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1月21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礼来制药或反制恒瑞医药 指控其为商业间谍

  一场好莱坞大片式的商战拉开帷幕,主角是美国礼来制药与中国恒瑞医药

  目前,恒瑞医药陷入窃取商业机密的旋涡,源自于远在美国的一场诉讼。有消息显示,美国礼来公司两名前雇员被指控向中国的竞争对手恒瑞医药泄露价值5500万美元的商业机密。

  显然,在经历了中国政府数月的反贿赂风暴之后,外资制药企业巨头——礼来制药开始反戈一击,挥起反“窃密”大棒将矛头指向来自于中国的竞争对手恒瑞医药,与十几年前恒瑞医药与礼来制药在国内的专利战不同,这次礼来制药将主战场转向了美国,且以商业间谍行为立案“旁敲侧击”恒瑞医药。

  礼来指出这两名前员工均系美国公民,被指控窃取礼来的商业机密以及合谋窃取商业机密,涉嫌窃取的保密信息与礼来潜在的新药品的早期临床研究有关。

  10月16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向恒瑞医药董秘办公室询问此案进展,一位工作人员称目前已证实涉案科学家之一“Guoqing Cao”确实为公司员工“曹国庆”,另一名员工还在证实中,并表示,公司未收到任何境内外司法机关就上述事项的任何法律文件,具体情况尚不清楚。

  进退两难

  中国对外资药企的一系列做法,让外资药企感到不安,适当的反击或许会增加与中国相关部门在药品价格方面谈判的砝码。

  恒瑞医药10月9日晚紧急发布澄清公告。恒瑞医药公告称,截至公告日,公司未收到任何境内外司法机关就上述事项的任何法律文件,并表示公司在经营、研发活动中,一向遵守适用法律的要求,不存在任何违反适用法律的行为。

  截至10月17日止,恒瑞医药股价蒸发40多亿元,下跌近10%,即便是在10月15日医药板块整体大幅上涨的利好层面下,恒瑞医药仍下跌2.41%。

  北京潮阳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专业律师胡钢告诉记者,美国此类商业机密泄露案件要看具体的控告对象,刑事诉讼和民事诉讼的后果以及涉及的赔偿还是有很大的区别。

  他表示,目前,诉讼还是针对两位科学家涉嫌泄露商业机密,这属于商业间谍行为。而恒瑞医药未收到任何境外机构的法律文件,是由于目前整个案件还处在针对两位美国公民的刑事调查阶段,是否牵扯到恒瑞医药,还要看该案诉讼的结果,以及未来美国礼来是否采取法律行为。

  “负责审理此案件的司法机构是美国联邦法院而非州法院,足见美国方面对此案件的重视。根据美国法律,窃取商业机密的行为一旦被定罪,个人可处以10年有期徒刑或25万美元罚款,若被确定为商业间谍,个人则可判15年有期徒刑或50万美元罚款,而企业犯罪最高可处以1000万美元罚款。”胡钢说。

  胡钢告诉记者,曾有数名外资药企在华高管向其表示,外资药企认为数月前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对外资药企的反贿赂调查存在内外有别的不公平现象,相关调查人员曾表明反贿赂调查的主要目的便是要求一些外资药企大幅下调药价。

  “或许中国对外资药企的一系列做法,让外资药企感到不安,适当的反击或许会增加与中国相关部门在药品价格方面谈判的砝码,而以保护知识产权为由是最为有效的方式。”胡钢分析道。

  业界人士认为,恒瑞医药如果主动出击,并为两名在职员工进行辩诉,则有可能会被拖入以企业为主体的漫长诉讼战中,而且其在美国和欧盟市场的经营也会遭受极大影响;若对此置之不理,则即便能够避免美国方面的起诉,恒瑞医药在全球的人才战略也会声誉扫地,其今后在研发创新领域也会大受影响。

  旧怨新仇

  恒瑞与豪森在医药市场上的表现,让制药巨头礼来早已将其视为眼中钉。

  恒瑞医药已经不是第一次与礼来制药“打交道”。2000年,礼来制药以恒瑞医药侵犯其肿瘤药吉西他滨专利为由将恒瑞医药告上法庭,经过长达7年的审判,法院最终判决吉西他滨专利无效,礼来制药败诉。

  不过,恒瑞医药的抗肿瘤药也在另一家医药企业豪森医药的不断蚕食下,其市场一直难有更大的突破,而由于恒瑞医药董事长孙飘扬与豪森医药实际控制人钟慧娟为夫妻关系,因此两家同业竞争的药企被投资者戏称为“夫妻店”,由于孙飘扬对并购豪森药业的承诺迟迟未兑现,恒瑞医药股东的权益被不断损害,这两年投资者们对恒瑞医药怨声载道。

  恒瑞与豪森在国内互相内耗,但是他们的其他产品在国内外医药市场却是风生水起。

  2011年12月,恒瑞医药发布公告,宣布恒瑞生产的伊立替康注射液通过美国FDA认证,获准在美国上市销售。2012年8月,恒瑞生产的注射用奥沙利铂通过认证,获准在欧盟上市销售。2012年9月,豪森生产的抗肿瘤药品“盖诺”通过美国FDA认证。

  最近,豪森另一款抗肿瘤药品“泽菲”冻干粉针剂通过美国FDA认证。此前,该药品由礼来垄断,豪森“泽菲”的研发成功,打破了外企对该药品的垄断。在药效相当的情况下,患者使用豪森“泽菲”的价格仅为进口药的一半。该药品自上市以来,国内市场占有率不断扩大,相关统计数据显示,豪森“泽菲”2012年国内市场占有率达到70%。

  恒瑞与豪森在医药市场上的表现,让制药巨头礼来早已将其视为眼中钉。

  如今,恒瑞医药在抗肿瘤药、手术用药、内分泌治疗药、心血管药方面具有较强竞争力,不过在糖尿病药物研发上却乏善可陈,而礼来制药却在这个领域领先。2009年中国糖尿病药物高端市场95%的份额由包括礼来制药在内的三家外资药企瓜分完毕。

  此次诉讼案中,起诉书显示Guoqing Cao和Shuyu Li将涉及糖尿病、心脏病和癌症药物研发的专有信息拷贝至外部硬盘,并多次互相发送包含商业机密的电子邮件,正与礼来与恒瑞在癌症药物、糖尿病药物之间的竞争相符。

  祸起“挖墙脚”

  经过这几年的“挖墙脚”,孙飘扬获得的人才都属于恒瑞医药一直想进入但无法突破的领域。

  早在2009年前后,恒瑞医药董事长孙飘扬将研发重心转向创新药,由于当时客观条件不够,主要是缺乏研发人员,在这种情况下,恒瑞医药对于研发人才的渴望程度可想而知。各种因素之下,恒瑞再次期望走捷径——借力礼来,只不过这次恒瑞医药采用的不再是仿制其药品,而是直接挖走礼来制药培养出来的人才,这也成为双方矛盾不断激化的导火索。

  恒瑞董事长孙飘扬出自于中国药科大学,而这些年来,孙飘扬从礼来挖来的科学家多数都与孙飘扬互为校友。

  2009年,恒瑞医药将礼来制药的首席科学家郑玉群“挖”至公司担任副总经理。孙飘扬与同学郑玉群,两人均1982年毕业于中国药科大学,不在一个系。郑玉群2001年被礼来聘请担任首席科学家,后升任为制剂室主任兼研究指导,2009年加入恒瑞医药,任美国恒瑞公司首席执行官。不过,近期郑玉群已从恒瑞医药离职。

  2010年,恒瑞医药又在礼来挖来了校友张连山,孙张二人均于1982年毕业于中国药科大学。张连山在礼来曾担任多个研究项目的高级化学家、首席研究科学家以及研究顾问等职务,后来短期任职美国MarcadiaBiotech公司的高级化学总监,2010年8月起担任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而张连山的主要任务,便是“建立国际领先的糖尿病创新药物研发体系”。

  知情人士分析,出事的李丹和曹国庆虽不是孙飘扬药大的同门师弟,但李丹和曹国庆来恒瑞医药,礼来制药的前辈郑玉群和张连山一定出力不少。

  1999年,曹国庆加入美国礼来制药心血管及代谢疾病部门任资深生物学家,2002年升任主导科学家,2006年和2008年升任研究顾问和资深研究顾问。曹国庆在供职于礼来制药期间学术成就斐然,曾获得礼来研发最高奖研发总裁奖,在国内外有影响力的杂志发表论文逾70篇。李丹不仅曾供职于礼来制药,而且还是研究肝癌领域的专家。

  经过这几年的“挖墙脚”,孙飘扬获得的人才都属于恒瑞医药一直想进入但无法突破的领域。在医药中肝病和糖尿病用药可谓蓝海,利润高,销路广。

  恒瑞医药2013年半年报显示,该公司针对II型糖尿病又研发出一种新药呋格列泛片,并于日前获批在美国开展I 期临床试验。不过,时至今日,恒瑞医药的瑞格列汀和呋格列泛片仍未上市,在国内糖尿病药物市场上依旧处于缺位状态。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通过这几年持续的“挖墙脚”人才战略,恒瑞药业一定程度上得到了企业研发所必需的人才与技术,但是这也让企业深陷未知的法律风险中,而像礼来这样的对手不会轻易出手反击,一旦出手,必是掌握了相关证据,一击必中。“谁也不知道美国联邦法院会做出怎样的裁决,目前来看,恒瑞医药前景不妙。”

恒瑞医药(600276) 详细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