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15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富春山居图》记:一生一传奇

  每幅名画,背后的故事往往都不输于名画。比如黄公望的这幅

  无论多么优秀的编剧编出来的故事,观众总能猜得到结局。而平常无奇的现实生活却时刻充满了不确定性,谁也无法预料未来。一幅《富春山居图》几易其手,从元朝到明清,再经过民国的风雨飘摇……这幅画的经历之曲折离奇,足可与画作本身媲美。

  一生一传奇

  《富春山居图》是元朝画家黄公望所绘,以浙江富春江为背景,整幅画卷用笔顿挫转折,随意而似天成,是“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

  南宋末年的一个中秋,黄公望出生于江苏省常熟城区的言子巷,这里正是孔子唯一的南方弟子、七十二贤人之一的言子的故居。黄公望本名陆坚,自幼父母双亡,浙江永嘉人黄乐见其聪明伶俐,收为继子,并喜言:“黄公望子久矣。” 其时,黄乐已经90高龄。陆坚遂改名黄公望,字子久。

  1279年,宋灭。元分天下民众为四类,依次为蒙古色目汉人南人, 10岁的黄公望沦为“四等公民”。黄少时才华已为当地人所共知,曾两度任书吏,最终身陷囹圄,出狱时年近半百。此后黄公望“坐看鸟争林”,一心学画,以占卜卖卦为生。期间讲经论道,口若悬河,不少名士慕名而来,学道求画者众。

  古稀之年,黄公望云游来到浙江省富春江畔,见庙山坞风光如画,远离尘嚣,便决定结庐于此。此后,无论是烟锁青山还是长空万里,他都每日竹杖芒鞋轻胜马,穿行于富阳山水之间,每遇佳景则坐而写之。时人所咏“虞山一派空濛色,落在黄痴水墨中”,这里的“黄痴”就指的黄公望。

  就这样黄公望在富春江畔居住了七八年。在他78岁时,“仆归富春山居,无用师偕往”。无用(即郑樗,黄公望的同门师友)向其求画,黄公望应之,始于山居南楼援笔作《富春山居图》。巨幅画成本非一日之功,加之时常云游在外,画卷又不能随身携带,很多时候都是在外看到茫茫江水,群山争奇,先行模写于小块纸样上,回到家中再“逐旋填札”。所以,尽管黄公望已经年逾八十,但画作却“阅三四载未得完备”。

  黄公望对待自己的画稿很是随意,很多先前的画作都随手丢弃了。即使这幅鸿篇巨制,黄翁也没有太放在心上。郑樗却不大放心,怕有人中途横刀夺爱,就请黄翁于画中题上自己的本号,以示画卷有主。

  画卷究竟历时几年而成,后人终没有定论。但可以确定的是,黄公望60岁才师从赵孟頫,79岁始作《富春山居图》,不管是画了四年还是七年,都可以算得上是一个传奇。

  尘世任飘萍

  画成人去。

  元至正十四年,黄公望卒,年86岁。

  尽管后人的研究中,这幅《富春山居图》并未到郑樗之手,而是一直存于黄家,由其后人保管,但黄公望绘制富春山居图的几年间,郑樗却是这幅画当仁不让的第一收藏人。

  明成化年间,黄家家道中落,画作也由此散出,为当时的画家沈周所得。沈周,明朝吴门画派的开山鼻祖,与当时的文征明、唐伯虎、仇英等并称“明四家”。

  经验告诉我们,冲动是魔鬼。沈周得到《富春山居图》后激赏不已,急于与好友分享喜悦之情,决定携画卷请一位友人题跋。这位友人人品不详,但他的儿子人品确实很差,竟然将《富春山居图》给调包卖掉了。沈周的愤怒和痛惜可想而知,但幸亏他生性豁达,为人宽厚,加上对方到底是友人之子,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嘉靖年间,安绍芳成了《富春山居图》的新主人。隆庆四年,无锡画家谈志伊将其收入囊中。万历二十四年,《富春山居图》被董其昌(晚明最杰出的书画家)所购得。

  董其昌暮年,因故将此画抵押给宜兴的收藏家吴达可,此后代代相传,到了其孙子吴问卿的手里。吴问卿专门建了“富春轩”藏画,日日观赏,几乎是茶不思饭不想,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喜欢美人也不过如此吧。

  明清之世,时局动荡。为了躲避战乱,吴问卿出逃,逃亡时只带了这卷《富春山居图》。陪葬这样的荒唐事,不仅限于皇帝,内容也不仅限于妃嫔。吴问卿临终时竟要求焚毁《富春山居图》为之殉葬。幸亏他的侄儿吴子文机智,火中救画,但画轴已毁。

  从此,《富春山居图》一分为二。

  前段横有51.6厘米,是富春江起始的山峦丘陵,古董商吴其贞得之,名为《剩山图》,后存于浙江省博物馆;后段636.9厘米,名《无用师卷》,再次在收藏家手中颠沛流转。期间,因为乾隆皇帝走眼,使得真正的《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幸免了他的荼毒,在清宫里安静地度过了187年。至嘉庆年间,该画才得以真迹面目示人。

  清亡,画仍存于故宫直至1933年。抗日烽火起,《无用师卷》及故宫其他重要文物辗转迁移,漂泊于饱受创伤的祖国各地。

  1948年底,《富春山居图》被带往台湾,存于台湾故宫博物院。

  海峡归去来

  一幅画卷,两处乡愁。

  杭州,台北。《剩山图》与《无用师卷》,从此海天相望。

  两岸的情割不断,文物交流也不能隔绝。十几年来,浙江省博物馆一直为两岸的《富春山居图》合璧展出筹谋划策,奔走疾呼。2010年6月16日,台湾方面表示,《富春山居图》合璧展出是两岸同胞共同的心愿,《剩山图》可以先到台北故宫博物院合璧展出,但《无用师卷》暂时还不能去浙江博物馆展出。

  但这期间两岸的文物交流一日也没有停止,海峡两岸的故宫文物也不再寂寞。

  2011年7月,台北照例是炎热的天气。台北博物馆的人们却顾不上这些,他们在为《剩山图》与《无用师卷》的首次合璧做最后的准备。

  参观者来了,他们在高温中排队数小时,就是为了一睹连乾隆皇帝也未看到的《富春山居图》全景。

  展柜内,《剩山图》与《无用师卷》并排陈列,静静地等待观赏的人们,一如富春江的山水,秀润淡雅,开阔辽远。

  600多年过去了,《富春山居图》终于完好归一,黄公望有灵,应该长舒一口气了。尽管短暂相会之后,《剩山图》又返回浙江省博物馆。但是,终有一日,未来《无用师卷》也会跨过海峡,回到浙江,回到原创地。

  品赏《富春山居图》,是为了画中的美景,让参观者领悟自然之美,同时也让公众从艺术中品读一段历史。

  画中,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文 | 杨帆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