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4月05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土耳其加入欧盟热情骤降

  加入欧盟,像欧洲人那样生活――土耳其人已梦想多年,并一直为这个梦想努力。然而,近期欧盟泼来的一盆又一盆冷水,令土耳其人的入盟热情骤降。

  第一盆冷水是伊斯坦布尔申办2020年奥运会失利。土耳其副总理阿林奇在失利当天即表示:土耳其把举办奥运会作为国策,为申奥付出了太多努力,但在欧盟国家中,仅有意大利全力支持土耳其,对此我们非常失望。土耳其总理也在不同场合表示:某些国家对土耳其的成见让我们失望。土耳其多家媒体都对欧盟国家的支持倾向提出质疑。

  第二盆冷水是欧洲法院拒绝土耳其人免签的裁决。近日,欧洲法院宣布雷拉案败诉并作出土耳其公民无权免签证进入欧洲的裁决,在土耳其引起很大震动。2007年,土耳其公民雷拉欲探望生活在德国的继父,遭德国驻土大使馆拒签,为此雷拉向欧洲法院起诉。如果法院判决雷拉胜诉,土耳其公民将获得欧洲免签3个月的权利。但欧洲法院的判决无疑告诉土耳其人,想踏进欧洲生活,还为时太早。

  第三盆冷水是在叙利亚问题上被欧盟抛弃。为解决叙利亚化武危机,美俄达成《日内瓦协议》,主要欧盟国家都对协议表示了坚定的支持和欢迎。土耳其再一次被欧洲盟友抛开,被迫表示对协议的欢迎,其挫败感不言自明。土领导人多次强调,解决叙危机的前提是必须推翻阿萨德政府,但协议使叙政府获得了喘息的机会。

  早在凯末尔建立共和国之初,土耳其即把“脱亚入欧”作为基本国策。1963年土就与当时的欧共体签订《安卡拉合作公约》,成为后者的联系会员国,1999年土成为欧盟候选国,2005年土加入欧盟的谈判终于正式开启。土耳其把加入欧盟确定为跻身世界强国的首要条件,期望借入盟提升经济竞争力,改善国民生存条件,加强国家安全,拓展外交空间。

  然而,欧盟认为,在土耳其入盟的35个条件中,迄今达标的仅有13项。由于土耳其的政治、宗教、文化和民众生活方式等与欧盟国家存在巨大差异,北塞浦路斯领土纠纷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土耳其入盟困难重重。

  在欧盟内,德法和希腊是土入盟的主要反对者。德国不想看到土耳其入盟使其经济利益受到影响;法国不希望其主导的地中海联盟因土耳其入盟横生变数;希腊和土耳其历史上就是宿敌,两国有着解不开的恩怨情仇,至今不能完全释怀。

  最新民意调查显示,土耳其民众对加入欧盟的支持率已由先前的73%大幅下降到目前的44%。近日,一部反映土耳其入盟的纪录片《漫长曲折之路》在安卡拉首映,似乎折射出土耳其面对接二连三的入盟受挫开始反身自问:土耳其还要不要把入盟这条“漫长曲折之路”走下去?

  土耳其欧盟事务部长巴厄什不久前在英国《每日电讯报》发表文章说,土耳其更可能像挪威那样寻求“欧盟市场特别准入许可”,而不是欧盟成员国资格。巴厄什强调,由于一些欧洲联盟成员国的偏见,土耳其大概永远都不会加入欧盟。(本报安卡拉10月6日电本报驻安卡拉记者 李振环)

  • 来源:人民网 作者:李振环
  • 编辑:罗伯特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