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5月28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酸”出来的幸福

  本报记者 谢伟

  编者按:

  来到西藏,传统的“酸奶”概念会被彻底颠覆。在高原明媚的阳光下,吃一口酸甜可口的酸奶,其厚重的层次感、纯正干净的口感,会让你整个心情都荡漾开来。

  一杯酸奶,承载着藏民族千百年的历史文化和生活变迁。藏北羌塘作为我国屈指可数的天然牧场之一,酸奶文化尤其深厚。近年来,为让这一特色产品走出去,走向市场,在政府扶持下,着力开展以经济合作社为载体,大力发展奶制品经济,实现了经济和社会效益的双丰收。曾经在草原传唱了千百年提炼酥油的劳动歌曲,如今正通过发展酸奶经济转变成牧民群众手中的财富。

  图为那曲县罗玛镇牧民群众正在自家作坊内手工封装酸奶。 本报记者 谢伟 摄

  如今,那曲牧区小小的酸奶成了抢手货。作为绿色食品,消费者纷纷把它当做馈赠亲朋好友的佳品,尤其在冬季,它更是难得一求的“贵重物品”。

  酸奶在那曲是一种很常见的食品,特别是身处乡下牧民家时,热情好客的牧家主人总会给您盛上一碗新鲜的酸奶,路途的疲惫会随着消退许多,那份浓浓的情谊和“酸”的满足远远超过暴殄盛宴。

  随着时代的变迁,那曲的酸奶也走出了封闭的时空局限,更多热爱它的人们可以品味到它的那份醇厚和真挚。

  夏秋季节,沿着青藏公路的牧民群众,几乎户户都会在路边兜售牧区自制的新鲜酸奶,你可以以60多元的价格买到2公斤左右的新鲜酸奶,价格与品质是完全成正比的,虽然在包装上与保质期方面比超市稍有逊色,但是在品质和成色方面绝对可靠。

  其实,那曲牧区的群众特别淳朴,他们加工酸奶的过程也特别简单,用新鲜的牛奶经过传统的方法发酵,装盆就好了,不添加任何防腐剂,绿色产品就自然而然诞生了,同时,产品的背后也为牧民群众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但是,出于其他考虑,土生土长的酸奶难以满足内地客人的需要。近年来,在政府的大力扶持下,我区的牧民经济合作组织和牧民经纪人孕育而生,酸奶走出了草原,也为当地牧民群众架起了通往甜蜜幸福的桥梁。

  布罗布是那曲县罗马镇12村的村委会主任,布罗布在藏语里的意思是“宝贝男孩”,父母希望他成为牧区最宝贝的男孩,闯市场到现在,这位“宝贝男孩”用自己辛勤的汗水,改变了贫穷的家境,成为镇里最有名的富裕户,同时也带动了当地牧民群众增收。

  “过去,牧民都是自产自销,家里的牦牛奶自己吃不完,除了做成酥油外,没有别的方法处理,只好扔在家里。”罗玛镇镇长何建萍说。

  青藏公路,从那曲县罗玛镇横穿而过。但多年来,固守着传统的游牧方式、逐水草而居的罗玛镇牧民,对门前的这条“黄金路”没什么“感觉”,挣钱的机会白白浪费着。

  牧民和市场,宛如隔河而望,看得见,摸不着。

  2005年6月,爱动脑筋的布罗布当起了把牧民和市场“连”起来的建“桥”人。他在罗玛镇建起了首家牧民经济合作组织奶制品加工点,从牧民家收购牛奶,然后制成酥油和酸奶在青藏公路边出售。纯天然的制作,独一无二的口味,布罗布的酸奶很快受到过往旅客的追捧,生意很红火。牧民不再为牦牛奶吃不完而发愁了。

  “我们这个点,差不多能辐射周围400户牧民。这些牧民卖给我们牛奶,最多的一家一天能卖50多公斤,最少也有10公斤。”布罗布说。单单出售牦牛奶一项,有的牧民家庭一天就能收入1000多元。看着布罗布制售酸奶能挣钱,周边一些牧民也想当老板。看到牧民们跃跃欲试的致富梦,罗玛镇乘势而为,支持鼓励布罗布建些副点承包给其他牧民。

  如今,除布罗布的主点外,罗玛镇已建起了13个副点,在青藏公路沿线,“飘”起一条有名的“酸奶带”。

  “他们副点的效益非常好,”何建萍说,“一个副点一般可以辐射100多户牧民。大一点的副点,年收入都在10万到20万元之间。”

  现在,布罗布他们的酸奶名气越来越大,拥有众多“粉丝”,很多顾客不辞辛劳从拉萨驱车几百公里来到罗玛镇,为的就是来这边买酸奶。

  “酸奶带”、布罗布的致富故事,只是那曲牧民经济合作组织助民致富的一个活标本。截至2012年年底,那曲县的牧民经济合作组织已达70家,年产值5000余万元,成为牧民增收的强劲引擎,牧民群众笑靥如花的脸上,呈现着心里的甜。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