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14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王培全和他的90个儿女

  “与很多慈善机构不同,我收养孤儿基本没有接受过社会资助,几乎全靠一己之力在做。十几年来,我为收养、教育这90个孩子以及从事其他慈善事业累计投入了2000多万元。”大连培心雨林孤儿院创办者王培全说。他收养的孩子,90%都读过大学,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走向社会,在会计、教师、律师、司机等岗位上,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王培全感到,这是对他做慈善的最大回报。

  苦难人生开启关爱之旅

  王培全是大连培心雨林孤儿院、大连报关学校、大连海浪模特艺术学校董事长,并担任大连市人大代表、大连市中山区工商联副主席等职务。

  2004年5月,央视《东方时空》为藏族孤儿布琼次仁“寻家”的报道勾起了他童年的回忆。素有硬汉子之称的王培全,在看电视时泪流满面。

  王培全8岁时,母亲逝世,父亲长年瘫痪。为了能生存下去,当小朋友们玩耍的时候,他却要去挣钱糊口。

  艰难困苦磨炼了王培全的意志,孤苦伶仃更加深了对人间真情的渴望。当看完《一个藏族孤儿和他的52个父兄》之后,他马上决定资助布琼次仁到大连报关学校读书。

  2004年8月21日,王培全专程到西藏,脖子上挂着藏族同胞赠送的100多条哈达,把布琼次仁和另一个孤儿格桑接回了大连。为了感谢他的善举,山南地区行署专员和民政局长向他赠送了一面写有“爱心暖孤儿,汉藏一家亲”的锦旗。

  王培全进藏收养孤儿的消息,经媒体报道后,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云南、新疆等地的民政部门纷纷来电,请他去收养一些少数民族的孤儿。王培全难辞爱心之举,又踏上云南的土地。

  那是云南省丽江市永宁县泸沽湖摩梭族聚居地区,王培全一行倒了三遍飞机,开了一天的汽车,然后又骑了一天的马,才到达目的地。沿途,脚下是万丈深渊,王培全说万一掉下去绝对就是“空难”。一个月后,他从云南领回了5名孤儿,又从新疆领回了4名孤儿。

  随着接收孤儿的增多,王培全产生了一个宏伟的愿望:让56个民族的孤儿团聚在身边,组成一个大家庭。

  从2000年到现在,王培全在新疆、云南、内蒙古、吉林、黑龙江、四川等地先后接回并收养90名分别来自汉、藏、维、彝、羌、摩梭等36个民族的孤儿或流浪儿童,王培全则被各地区人民冠以“活佛”、“老舅”等亲切称谓。从“定时炸弹”到爱心奉献

  在王培全收养的孤儿中,有几个是父母被判死刑或重刑的特殊孤儿,他们的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和扭曲。

  王培全曾问过他们:“如果没有人收养你们,你们将来做什么?”有的孩子竟然回答:“杀人放火,杀一个不赔,杀两个赚一个,因为社会歧视我们。”

  为了不再刺激这些特殊孤儿脆弱的神经,王培全从细节入手,培养和保护他们的自尊。他曾在大连市郊建了一栋面积千余平方米的别墅,原准备给自己家住。收养的孩子多了,便把这座别墅改建成为孩子们的住所,并起了一个寓意深刻的名字:“培心雨林”。从培养身心和谐开始,把他们培养成茂盛的栋梁之材。

  王培全把大多数休息时间都用在了“培心雨林”。谁有了想不开的事情,他就去促膝交谈;谁与别人闹了点小别扭,他就问明缘由,化解矛盾;谁要是伤风头痛,他便精心照料。他还定期召集大家开会,给他们讲自己的创业历程,讲做人的道理。对于不讲卫生、挑食、说话带脏字等毛病,他都指名道姓地给予批评,并限期改正。他深情地对孩子们说:“你若流泪,湿的是我的脸;你若沉沦,苦的是我的心。我希望你们在这个大家庭里快乐生活,健康成长。”

  这些孩子把王培全看作是最亲的人,都称他为王爸爸。有一次,王培全积劳成疾住进了医院,吃药打针病情不见好转。孩子们忧心如焚,他们满怀深情和祈祷,每人掏出一元零花钱,集体给王爸爸买了一幅“百寿图”,并郑重地签上自己的名字,祝福王爸爸早日康复,健康长寿。接过百寿图,看着这群不是亲生胜似亲生的儿女们,王培全一边笑着一边流泪,动情地说:“这是我这一生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第二天,他的病竟神奇地好了。

  孤儿的性格往往是孤僻的,但“培心雨林”的孩子们个个都变得活泼开朗。在采访中,记者听到孩子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将来要像王爸爸一样,回报社会。”

  彝族姑娘王芳是王培全的“大女儿”,去年从报关学校毕业后,便留在了“培心雨林”,给弟妹们做饭,照顾他们起居。其实毕业后有很多选择,王芳说:“‘王爸爸’这几年日夜为我们操劳,苍老了许多,所以我想先帮‘王爸爸’干点儿活,然后再考虑其他。”

  “我有一个儿子,刚收养时,身上有一些恶习,比如,去偷马葫芦盖等。在我的悉心教育、培养下,他逐渐改掉了坏毛病,懂得孝顺,懂得感恩了。”

  做好慈善需要“造血功能”

  “我吃过苦,挨过饿,知道四处漂泊流浪无依无靠的滋味,是因为遇到很多好人,我才能活到今天。我现在日子好过了,也应该为别人做些好事。”王培全认为,想要做慈善,必须要有强大的“造血功能”。要有自己的产业来养活慈善事业,否则仅仅依靠社会捐助,不仅会苦了孩子,也难以长久。“你可别小看那90张嘴,每天吃饭就至少需要上千元,领他们逛一次公园,就得几万元……我只有拼命发展事业,才能养得起和供得起他们。”

  供养一个近百人的大家庭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为了从全国各地接回这些孩子,王培全飞机票就花了近100万元,孩子们往返上学的车票装了满满一麻袋,随着收养的孩子逐渐增多,花费也就越来越高。王培全3年前收养的内蒙古小孩儿贝贝,突发家族遗传性糖尿病住进了医院,据医生介绍,这是几十万分之一的发病概率,当贝贝住进儿童医院ICU重症病房时生命垂危,医生甚至问是否要抢救,王培全斩钉截铁地说:“无论多大代价也要保住孩子。”在支付了近20万元高昂的救治费用后,贝贝终于转危为安。

  多年来,王培全的妻子戚桂香跟着他吃了不少苦。“培心雨林”的花销大,他们就从自己家里省,夫妻俩出门在外只舍得吃5元一碗的面条,但戚桂香理解自己的丈夫。王培全承诺,每个孩子结婚时都给1万元贺礼。他笑着说,这就是90万元啊,虽然压力很大,可是动力更大。

  王培全只有一个亲生的儿子王轶。“我当初特别不理解爸爸,我在国外上学时也很艰苦,曾经在饭店打工维持生活。有一次,我给爸爸打电话说想爸爸妈妈了,想回国看看。结果他犹豫了片刻,还说,回来一次路费就得过万元,你还是别回来了,有这钱我又可以接一个孤儿领养了。”王轶至今记忆犹新。

  然而,随着人生阅历的增长,王轶心头增添了更多对父亲的理解与尊重,如今他接过了父亲手中的慈善接力棒,继续着“培心雨林”的事业。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