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18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探索不同类牌照管理制度 民营银行欲突围

  长达十年的漫漫呼吁期结束,民营银行的设立终于走到了冲刺的最后关头。

  从6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首次提出 “探索设立民间资本发起的民营银行”时起,民营银行的设立终于不再仅由学者们讨论,这个话题成了行政官员们开会时的议题。

  作为民间资本活跃的地区,温州自2001年以来曾多次向监管层提交申请,要求设立民营银行,但都无疾而终。始于2012年、被称作手持“尚方宝剑”为全国金融改革探路的温州金改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也未能完成这一突破。

  经济增速下滑、产业空心化种种“疾病”缠身,温州模式风光不再。一边是巨量民间资金无处可投,一边是大量嗷嗷待哺、无处筹钱的中小企业。如何运用好金融资源去支持实体经济,成为温州不得不思考的问题。其中,民营银行的设立,被温州人寄托了很高的期望。

  据悉,民营银行将会设立,但具体细则尚在制定中。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日前到申请设立民营银行的热点区域温州了解到,浙江省银监局正在制定一份名为《民间资本发起设立有限牌照的民营社区银行办法》的草案。这意味着,定位为服务小微企业的社区银行或将率先被监管层批准,类似民生银行的全国性民营银行并不受监管层青睐。

  温州民间尚未递交新申办报告

  7月31日,在上半年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暨经济金融形势分析会议上,银监会主席尚福林首提对设立民营银行的要求。尚福林提出,自担风险民营金融机构的要义在于发起人承诺风险兜底,避免经营失败损害存款人、债权人和纳税人利益。民营银行的设立路径由此更加清晰。不过,对于机构设立、股权设置和股东资格、公司治理、经营管理等各方面目前还没有详细的规定出台。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去年曾联合递交过申办报告的12家国内外温州商会及华峰集团、均瑶集团均在6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后向金融办递交了申办报告。记者在温州市金融办了解到,在6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之后,尚未有企业家向温州市金融办递交设立民营银行的可行性报告。以上三方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也均表示,今年并未有向政府提交设立民营银行的申请。其中,华峰集团和均瑶集团暂时还没有设立民营银行的计划。

  “对于办民营银行,温州的意愿很强烈,很多企业都有想法,但真正书面提交申请的没有一个。”温州市金融办综合处副处长刘逍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意愿强烈的温商没有行动的原因是细则尚未出台。

  “我们想的和做的是没有用的,是浪费时间嘛。 ”68岁的杨嘉兴对本报记者表示,温州金改启动以来,他和几个合伙人也搞了很多方案,但这些方案一直都没有批下来,结果一两年的时间都浪费掉了,有些人对设立民营银行也没有了信心。

  他说,目前正在等待细则出台,细则允许符合条件的,他和合伙股东们还会提交申请。

  12家国内外温州商会曾在去年积极活动,联合递交申办报告,申请设立一家“温商银行”。但在眼下的利好消息面前,发起人之一的义乌商会会长姜永忠对本报记者表示,大家都在等待。

  “我们已经谈了一年多了,没有意义了。原先我们已经报到国务院和银监会了,现在还在那里,我们还没有具体的想法,等国家政策出来再说。国家允许做就有国家的一套规定,让办我们就按照规定来办,不让办讨论再多也没有用。”姜永忠表示。

  细则如何制定,决定的天平完全在中央一侧,地方层面并无讨价还价的余地。

  温州市金融办综合处副处长刘逍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温州市金融办曾在去年讨论过设立民营银行的方案,不过该方案没有建立在民资完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据媒体报道,温州金改最初改革方案申报稿中曾提到试点民营银行的内容,但这部分内容最终没有获得批准。

  探索不同类牌照管理制度

  浙江省银监局温州分局局长赵秀乐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上层正在考虑“全民资发起的、有限牌照的社区银行”,方案初稿已经完成,目前正在征求温州分局的意见。该方案由浙江省金融办牵头制定,最终的决定权在银监会和人民银行总行。

  “设立银行,要有监管、风险防控、主发起、如何设立等各方面的规定。因为是有限牌照,还涉及到对业务的框定。还有就是出了风险后涉及到退出的问题,这时老百姓的存款怎么办。”赵秀乐说,尽管是有限牌照,但肯定会经营存贷业务,可能会在地域和金额等方面对业务范围有所限制。

  河北省银行监管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有限牌照是指是对其从事的业务在许可证上有限制,不是什么业务都可以开展的全牌照。”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对本报记者说,银行业目前尚无有限牌照一说,监管层仅仅对银行业跨地域经营有所限制。

  此次明确探索设立的民营银行为有限牌照,在适当控制民营资本经营风险的同时,或许还被赋予了另一重深意:对银行业的有限牌照管理制度进行探索。银行人士表示,银行业一直以来实行的业务经营准入制度,要开展相关业务需要获得对应牌照。各种牌照数目众多,但没有进行对银行分大类进行监管。

  今年年初,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光大集团董事长唐双宁曾提交过一份修订《商业银行法》的建议。他提出,根据风险不同,可借鉴英国、中国香港等地的银行准入规定,根据风险不同实行三类牌照:吸储类机构(即全牌照银行)、非吸储类机构(即有限牌照银行)、自有资金放贷机构(如小额贷款公司等)。不同种类持牌机构业务范围不同,监管要求应区别对待。

  银监会主席尚福林6月29日在陆家嘴论坛上亦表示,将优化分类监管机制,积极健全牌照分类管理制度,对不同类型银行机构在经营地域和业务范围上实行差异化管理,并建立相应的考核和评价体系,降低同质化竞争带来的风险。

  设想办区域性民营银行

  对于设立民营银行,温州目前有两种设想。

  其一,由石家庄温州商会牵头,海内外12个温州商会共同参与“温州现代商业控股银行”(简称温商银行),类似民生银行。按设想,这是一家服务全国温商的全国性商业银行,会逐渐在全国各地商会推行温商银行分行,以盘活温商的资金。

  温州民间金融人士杨嘉兴原来的设想与此类似。 2012年5月杨嘉兴提出筹办温州农村发展银行,总注册资本金20亿元,年贷款利率不超过15%,推行承兑汇票,解决企业间货款相互赊欠等问题。

  不过,在经历一年多的等待后,杨嘉兴逐渐放低了要求。“现在要做规模不会很大,利率会放低一点。 ”杨嘉兴对本报记者说,目标不再是做全国性、大规模的民营银行,而是想办注册资本金5亿元左右的区域性民营银行。

  按照杨嘉兴的设想,银行的股本将分A、B两种股。其中,A股的持有人即主要发起股东要承担无限风险,B股的认股人只承担股票的风险。与此同时,A股股东参与经营,仿照私募资金设立对赌条约:在给B股股东支付约定股息后,如有超额利润将在A股股东间分红

  股权设置方面,股东持股分散,几百家参股,不是由一家绝对控股,也允许银行金融机构以较小的持股比例参股。

  在经营方面,主营存贷款业务、银行有些业务的代理。利率比基准略高些,在一分左右浮动,但不超过一分二。服务对象是中小企业。经营的政策方针完全由董事会决定。

  在风险控制方面,限于国内没有银行保险制度,新设银行将在国外找一家银行保险公司,防止挤兑风险。新设银行在存款准备金以外将留出足够的周转资金。在放贷员中间将实行贷款责任制,以控制单笔贷款出现风险。

  “办民营银行,总理用了两个字:探索。银监会主席用了两个字:试办。这说明办民营银行路是走通了,但成立的速度不会快。 ”曾在上世纪80年代创办方兴钱庄的方培林对本报记者表示,预计年内新设的民营银行只有一两家,并且侧重于社区服务型,不会是全国性大银行。

  无论如何,对于民间资本和民间金融家来说,机会已经出现。无论将来细则出来口子能开多大,满怀银行梦的杨嘉兴一点也不挑剔。

  “即使不让办银行也可以,要允许办金融机构,比如金融服务社,不够资格就办一个金融服务组,我把能量发挥出来为中小企业服务。国有大银行的贷款门槛太高,民间小贷公司的利率又太高,希望通过办民资银行能把中小企业的借贷成本降下来。 ”杨嘉兴说。

  首家民营银行花落谁家?

  在国务院提出放开创办民营银行的消息后,浙江、陕西、重庆、广东、福建等多地的相关人士都往银监会报送申办材料。曾作为金改试验区的温州、泉州和珠三角地区成为最有可能迎来民营银行落地的区域。

  “现在从南到北有很多发起人跃跃欲试要建立民营银行,至于谁能被选中作为试点,要看监管机构如何依据各区域经济发展状况以及当地金融风险程度高低、社会环境好坏加以考虑。更重要的是要看发起的民营企业家的资质和经营状况,都要加以综合考虑。”郭田勇说。

  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设立民营银行有三种途径:由民间资本参与度较高的商业银行转制;由小贷公司、担保公司转制;直接由民营企业发起设立。首家民营银行如何设立,是各方关注的焦点。

  国务院参事汤敏认为,民营银行试点可以升格一批经过几年市场考验的规范小额贷款公司与担保公司,让这些公司自担风险成立民营银行。因为小贷和担保公司有经营经验,自担风险成立民营银行,比新成立银行的风险更小,同时能鼓励小额贷款公司或好的村镇银行转型,达到“一箭多雕”的效果。

  浙江规模最大、有意争取银行牌照的小额贷款公司—瑞安华峰小额贷款公司董事长翁奕峰对本报记者表示,首家民营银行不会由小贷公司转制而来,更可能是由多家合格合规的民营企业发起。目前小额贷款公司的规模都很小,缺乏承担风险的能力。小贷公司发起设立民营银行,可能会对小贷公司的股东做一些限制。

  “目前只能猜测,所有这些都要等细则公布后才能确定。”周德文表示,银监会应该有紧迫感,既然已经做了,就不要让老百姓像以前一样不断等待。(记者 魏域涛)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