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4月01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高额补贴成为通病 阿拉伯国家能源改革在即

  神秘而广袤的沙漠之中,石油特有的气味从每一寸土地散发开来,冒着熊熊烈火的井口随处可见。这就是阿拉伯地区,一个因石油而改变的宝地。

  19个阿拉伯国家坐拥世界46%的石油储量以及25%的天然气储量。量多、质高、极易开采是阿拉伯国家石油的完美标签。沙特和科威特是开采难度最小的国家,开采成本仅有3美元,难怪当地石油开采商对美国页岩井喷式发展不以为然。

  当然,浮华背后暗藏危机,阿拉伯国家石油业也遭遇着成长的烦恼。

  内部的贫富分化

  似乎一提到阿拉伯国家,就让人联想到“石油富国”。实际上,各国能源分布并不均匀,并非所有国家都富甲一方。

  事实上,阿拉伯国家中只有8个国家通过能源出口成功致富。沙特自然不必说,还有一个国家也十分惹眼,它就是卡塔尔。虽然卡塔尔国土面积仅有1.14万平方千米,但资产超过百万美元的家庭占比却高达14%,这一比例可谓世界之最。如果把该国的GDP平分到25万国民手中,那么每人可拿到70万美元。阿拉伯国家内部贫富分化十分明显,像卡塔尔这样的富国的人均收入几乎是也门、苏丹和毛里塔尼亚的50倍。

  近来,贫富差距似乎有缩小之势。一些较为穷困的阿拉伯国家虽不太可能成为第二个卡塔尔,但也门、突尼斯和埃及等能源并不富裕的国家也有所行动,纷纷加大油气资源的出口。2009年11月,也门更是首次出口LNG,亚洲成为其主要的供货市场。

  再比如摩洛哥,直到现在仍完全依赖进口,目前该国的海上勘探初露头角。今年年初,摩洛哥国家油气及矿产办公室与雪佛龙签署协议,共同开发位于摩洛哥海域的3个深水区块。

  另外,被视为“非洲石油业新星”的毛里塔尼亚也开始在大西洋大陆架上开采油气。国际能源署(IEA)预计,该国石油总储量达200亿桶。2006年,毛里塔尼亚正式跨入产油国行列。2012年4月,毛里塔尼亚政府与英国Chariot油气公司签署协议,合作开发前者领海油气资源。

  地中海东部水域的大型天然气田蜿蜒曲折地跨越多国海界,这片海域因此火药味十足。埃及是这片海域最早的拓荒者,今年4月16日,埃及天然气控股公司将地中海沿岸8个气块的勘探权授予了8家企业;以色列近几年也迎头赶上,2009至2010年,以色列公司与国际能源巨头先后发现了塔马尔、利维坦等地中海大型气田;另一个觊觎地中海资源的是黎巴嫩,4月初,黎巴嫩启动首个地中海油气许可证招标,并吸引了来自25个国家的52家石油公司;加沙也希望从中分一杯羹。

  油价影响力渐弱

  近年来,油价始终徘徊在100美元左右,如果这个数字长期稳定在这个水平或是更高,那么约旦60%国土下蕴藏的页岩油的商业价值将无可限量。约旦也将摆脱对邻国燃料的依赖。

  不过这只是如果。1999年,英国《经济学人》曾预测,油价可能会暴跌至每桶5美元。随后的几年,油价不降反升,于2008年达到巅峰:145美元/桶。在产油区政治动荡以及亚洲需求急剧增长的背景下,有人坚信,即便全球石油产量不断扩大,目前供需之间脆弱的平衡也很难打破。

  然而历史告诉我们,长期的高油价会刺激大量投资,进而提升产量。20世纪70年代便是如此,在高油价的推动下,能源进入集中开采期,阿拉斯加和北海的石油生产开始变得有利可图,结果导致80年代的油价崩盘,尽管当时亚洲需求不断上升、“两伊战争”冲击着全球供应链,但油价仍持续下跌。阿拉伯地区的石油生产商因此受到重创。沙特和利比亚的人均GDP锐减1/3,直到20年之后才重回1981年水平。

  不过,时至今日,如果油价再次出现起伏,对阿拉伯大型石油生产商已不构成威胁。过去10年,这些石油巨头所积累的财富已经达到19个阿拉伯国家GDP的总和——2.9万亿美元。其中约有一半转为主权财富基金(与私人财富相对应,是指一国政府通过特定税收与预算分配、可再生自然资源收入和国际收支盈余等方式积累形成的,由政府控制与支配的,通常以外币形式持有的公共财富——编者注)和外汇储备。

  能源补贴:共同的痛

  阿拉伯国家的油价盈亏平衡点水涨船高已成现实,沙特已突破每桶80美元,阿尔及利亚则高达110美元/桶。这让能源出口占政府收益70%的两个国家有点吃不消。

  不仅是沙特和阿尔及利亚,在整个阿拉伯地区,强大的资源财富与政治利益盘根错节,不断侵蚀着国家经济。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阿拉伯石油工业每年可带来7500亿美元财富,其中约1/3、近2400亿美元用于对国内消费者的能源补贴上。

  沙特每升汽油售价还不到0.2美元,国内消费可吞噬其石油总产量的1/4,长此以往,沙特石油25年内就将消耗殆尽。去年,整个阿拉伯地区的石油消费量再次上升5.2%,这一增速放眼世界无出其右。1980年至今,阿拉伯地区的石油消费量基本保持6%的年增速。

  对于富国而言,即使目前还能应付,也不能永远这样下去;对穷国来说,如此高的能源消费与大份额的补贴已造成了毁灭性打击。也门政府为维持国内燃料的低价,通常要花费相当于也门GDP 6%的财力,比该国在卫生、教育上的总支出还多。这些补贴大多流向了柴油业,因为也门大量种植一种名叫“卡特”的农作物,它是镇静剂的重要原料之一,而用来灌溉卡特的水泵正需要柴油作为燃料。

  埃及在这方面的财政压力也不小,政府的能源补贴账单已达180亿美元,远高于在公立学校和医院上的支出,导致其预算赤字率高达11%。或许过去政府还能应付,因为之前多数能源由国有企业供应,能源补贴并非通过现金补助。但是,随着国内能源消费的快速上升,2009年又成为能源净进口国,加上政治“变天”带来的动荡,能源补贴已成埃及亟需解决的问题。

  据IMF测算,2/3阿拉伯国家的能源补贴占比GDP超过5%,而这些国家的粮食补贴只占0.7%。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在像埃及这些国家中,廉价的交通费用鼓励了人流出行,便宜的电力价格也吸引到如化肥、水泥等高耗能行业入驻。与此同时,补贴也带来了公平问题,既得利益通常都进入工厂厂主和耗能大户的腰包。IMF估计,苏丹能源补贴的50%流向了最富的1/5人口,而最穷1/5却只拿到了3%。

  正因如此,减少能源补贴成为许多阿拉伯国家挽救经济的必要举措。约旦、也门等国已经开始行动。2010年6月,也门将柴油价格提高了13%。2012年11月,埃及批准了削减95号汽油能源补贴的法令;今年2月,埃及政府透露,预计未来5年内削减50%的能源补贴。

  在曾经那个汽油比水还要便宜的利比亚,政府也展现出了出乎意料的改革决心。利比亚目前的预算将会使汽油和电力价格大幅上涨,而将部分能源补贴转作每月500美元的现金补助。利比亚投资管理局的首席经济学家萨菲尔·哥克布说:“500美元听起来似乎很多,但相比补贴能源本身还是少的,这可以大大减轻政府的财政负担。”

  过去两年,IMF一直推行着48亿美元的一揽子贷款计划,以帮助埃及改革,打破能源僵局。埃及新一届政府将不得不接受该计划,该国也成为阿拉伯国家的改革榜样。美国波兹安咨询公司经理乔·瑟迪表示:“改革时机已到,他们既有钱又不缺时间。”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