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2月03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银行再融资折射经济转型之困

  ■ 金融观察

  整个经济增长的粗放式格局,使银行业难以走出过度倚重信贷扩展的粗放式经营模式。

  继招行和中信银行的融资计划先后获银监会批准后,近日中行公告,该行董事会同意发行不超过600亿人民币或等值外币减记型合格二级资本工具,期限不少于5年,以用于补充中行二级资本。

  最近多家银行启动再融资,预示着新一轮银行融资似乎正扑面而来。

  银行业资本缺口有多大?本月初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表示,一季度末银行业核心一级资本缺口为33亿元;而今年5月初央行副行长刘士余指出,如果5家大型商业银行保持现有增长水平和内源融资比例,明年将首次出现405亿元的资本缺口,到2017年资本缺口累计将达1.66万亿,而若利率在现有水平上下降30%,则明年的资本缺口将达3836亿元,2017年则达2.82万亿元。

  显然,随着经济增速放缓,真实信贷需求趋向不足,银行业今后要保持现有的业绩增长水平或将不再现实,通过外源融资缓解愈发严峻的资本金缺口将是无奈之举。

  那么,银行业将采取何种融资方式补充资本金?当前看来大致有两个通道:一是股市再融资,二是通过发行金融债补充附属资本。

  不过,不论是补充核心资本还是发行二级资本,估计渠道都不会太畅通。原因在于,历经数年的信贷井喷发展,市场愈发警惕经济刺激下的诸多负面影响再度淤积银行系统,即银行系统面临不良资产反弹风险,并预期银行业绩即将告别高增长。显然,这将预示着市场对银行业的估值不会太高,股权融资成本收益或将接近临界值。

  鉴于此,当前银行业将陷入资本饥渴与融资不畅的双重困惑中。这种双重困惑根源于国内银行业的经营软约束、过度冒险及经济转型和增长之困。

  其一,以国有资本主导的金融业本身固有的所有权虚置,及股东软制衡,导致管理层倾向于过度冒险的经营策略,即在明知信贷井喷将加速耗损自身资本金下,依然追求资本耗损型的信贷扩展,致使始终陷入间歇性的资本饥渴中;其二,国家信用与金融机构信用的混搭,在刺激银行管理层冒险的同时,也牵制了银行的运营独立性。

  更为重要的是,整个经济增长的粗放式格局,使银行业难以走出过度倚重信贷扩展的粗放式经营模式。

  相对于直接融资市场的股市具有较强的市场约束,以银行和国有资本主导的债市和信贷为主的间接融资市场,则缺乏显著的市场约束。因而银行系统的市场约束实质性缺位,反过来固化了经济粗放的路径依赖,加剧了经济转型升级之困。

  由此可见,当前要有效舒缓经济转型和银行粗放式增长风险,亟须加强金融改革和开放,如推进发展债市、股市等直接融资市场,允许民营资本设立银行等金融机构,推动资本项目可自由兑换等。

  与此同时,在银行等承担部分信贷扩展损失下,通过摸底地方债和国企债等,加强财政对部分存量地方债的核销,及适度私有化国企以降低国企整体债务等,缓解存量风险,真正有效隔断金融机构与政府信用的混搭。

  □刘晓忠(广东 财经评论人)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