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4月01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底特律为中国鬼城敲响警钟

  据新华社电 7月18日,素有“汽车城”之称的美国中西部城市底特律申请破产保护。几乎就在这宗涉及逾180亿美元债务的美国最大规模城市破产案浮出水面的同时,一条名为《中国鬼城盘点》的新闻在中国国内引发关注和争议。

  这篇几乎登上了国内所有主要财经新闻网站的消息图文并茂地罗列了中国从南到北、从西到东共计12座设区市。该文称,由于过度的房地产开发,使得这些城市出现了大量无人居住的空置楼盘,看似繁华整齐的水泥森林背后其实是鲜有人迹的“鬼城”。这其中,既包括北方矿产名城鄂尔多斯,也包括中部赫赫有名的郑州郑东新区。

  与底特律相似的是,这些城市都存在着大量无人居住的房屋;与底特律不同的是,这些城市中的许多仍然在继续建设着无人居住的房屋。

  近年来,随着产能过剩问题日现,中国一大批传统工业城市、资源型城市走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无论是“钢城”还是“煤城”,抑或是其他靠单一传统产业支撑发展的城市,无不面临着转型升级的压力。在“新路”没找到的情况下,许多城市仍在“旧路”上做着文章,而更多的城市则将目光投向了“见效”快的房地产业。

  尽管上榜城市中不少都在第一时间发出了与“鬼城”说完全相反的解释,但大量数据和图片,还是让外界看到了房地产热潮背后的另一面。

  “鬼城”之说也许有言过其实之处,但不能否认的是,在缺少核心竞争力和新兴产业支撑的一些中国城市,靠卖地缓解财政压力,靠房地产投资拉动地方增长已经是种惯用的模式。在这种带有“短视”色彩的发展模式下,大片无人问津的商品房只不过是城市产业空洞化的一个注脚。

  在许多业内专家看来,底特律的破产带给中国的警示首先在于,城市的发展不能过度依靠单一产业,必须克服追求低质量高增长的惯性思维和政绩观。如若不然,不仅“鬼城”之说将成为现实,中国许多传统的工业城市更有可能走向衰落。

  随着底特律的破产,关于中国地方债务问题的关注也再次升温。如果说,一个城市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变革尚属“远虑”,那么高额的城市负债无疑是城市发展面临的“近忧”。

  今年6月,审计署公布了其对36个地方政府本级政府性债务的统计,截至2012年底,36个地方政府本级政府性债务余额为38475.81亿元,比有统计以来的2010年增加4409.81亿元,增长12.94%,而这不过是全国地方负债总量的一部分。

  随着地方债务快速扩张,负债结构不尽合理,再加上整体经济发展速度放缓、财政收入增速大幅回落,地方债务出现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不断累积。眼下,靠卖地支撑还债已经是许多地方政府公开的秘密。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规范地方债务融资平台,从制度上监管使用好地方债务融资,已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