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0月22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煤炭海运商:停船等死 跑船找死

  在煤炭业红火的年代,海运商也是一个很牛的群体。通常,在煤炭商的总成本中,运输成本会占一半。“1万吨的船跑一趟能挣一辆保时捷。”如今,行业不景气,清淡交易的煤炭商也连累海运商没活干,所以一旦有活儿,海运商都是抢着接,运费也从160元/吨降到了30元/吨。

  “停船等死、跑船找死。”浙江海运商陈总用八个字总结当下的运输行业,他对运输行业和整个经济的悲观预期大大超出了记者的想象。

  如果有幸见过他当年的意气风发,也许便能理解他此刻的心灰意冷。2007年,在“一条一万吨的船跑一年就回本,跑一趟就赚一辆车”的财富效应感召下,陈总的家乡上演着一出造船“大跃进”。船舶的暴利让所有人都跑去做跟船相关的工作,农民跑去当船工,教书匠跑去做船东,甚至做服装的、做鞋子的、做螺丝螺帽的企业都跑去造船。“造价高达6000万的船,跑一年就能回本,钱从没这么好赚过。”于是,造大船成为所有人的梦想,因为船越大,拉的货越多,赚钱速度就越快。“举个例子说吧,1万吨的船跑一趟能挣一辆保时捷,5000吨的船只能赚奥迪车了。”

  对行情的准确判断让陈总获利颇丰,头天晚上报价还是130元/吨的运费,随着不断远行的船舶,果真噌噌的涨起来。电话那头的贸易商每隔5分钟便主动改一次报价,不到半小时,运费便涨到了160元/吨。

  通常,煤炭商的总成本中,运输成本会占一半。煤炭紧俏时,运费越高,煤炭商的利润空间就越小。但要是有煤没船运,煤就不能变成钱,因此煤炭商对于海运商的坐地起价也无可奈何。如今,行业不景气,清淡交易的煤炭商也连累海运商没活干,所以一旦有活儿,海运商都是抢着接,运费也从160元/吨降到了30元/吨。

  陈总说,如今已经鲜少出去应酬,几个哥们偶尔相聚,也都会不约而同的点一首《敢问路在何方》,或许,歌词正是这个行业的集体写照。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