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1月29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神化:永不停息的“神话”

  又一个毕业季到了,看着今年大学毕业生工作难找的新闻,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的杨玉莹为自己一年前的选择感到庆幸。去年,她离开北京,来到宁波,加入一家民营企业——宁波神化化学品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公司提供的平台很高。”她说,短短一年间,她在公司日常的国际交流中经常得到行业顶尖人才的熏陶,收获很大。

  神化是一个“神话”。这家公司成立于2000年10月,目前仅100来人,拥有不少毕业于清华、北大等名校的员工,平均年龄仅29岁。十年多来,宁波神化一直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在全球范围争夺大宗商品话语权的商业模式,并成功地在进口依存度超过80%的镍金属上赢得了现货价格话语权,成为国际市场上主要的镍金属现货做市商。2012年,宁波神化位列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181位。

  “创新是危机逼出来的,没有危机不会创新。”神化公司总裁袁维芳说,国际金融危机前后,镍的价格波动很大,风险很高。“最高54000美金,最低8000美金,价格波动带来经营的不确定性,对供应商影响很大。为度过金融危机,我们通过商业创新、经营创新、技术创新,为企业提供各种增值服务。”

  神化以终端客户需求为导向,在商品交易基础上,为企业提供的全方位增值服务包括:高品质产品、客户价值管理、高效物流、技术指导、行业交流。

  以用镍量较大的电镀行业为例。神化依靠自己在国际合作和交流中的信息优势,将国外的先进技术引入国内。目前,神化刚刚采用日本的无酸电技术在鞍钢建成两条生产线,实现电镀生产过程中的零排放。“技术服务、生产原料、管理全是我们的。这两条生产线建好后,宝钢、武钢也来跟我们谈合作了。”

  这种商业行为创新,使神化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活下来,并活得更好。

  据悉,神化打算近期投资一个技术开发中心,引进德国的研发资源和先进技术。“把最好的工厂办起来,标准建起来,检测中心建起来,技术中心建起来……我卖一吨镍赚1块钱,这样整合以后可以赚5块,还跟客户的粘性更大。”袁维芳希望通过产业联盟的形式与企业合作,通过原料供应渗透到制造业的各个环节。“依托原料优势,我们通过产业联盟做金融服务、技术服务,再加上集中采购、集中销售,就可以建立起良性的市场竞争机制。”

  神化公司今年一季度的销售额有20%的增长,其中八成靠卖镍,其余二成靠配套创新服务。“其实卖镍也是靠配套赚钱,因为现在市场价位不好,单纯卖镍要赔钱。”

  “我想为制造业企业服务,他们非常缺钱、缺技术。”袁维芳希望神化成为替中国制造业提供服务的新型企业增值服务商。他建议:“未来,政府应该更开放包容,更有战略眼光,不仅要重视原始技术创新,还要重视商业模式创新。目前,我们对这样的软创新重视还不够。”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