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12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德国模式”难治南欧失业病

  从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从非洲到欧洲,“毕业即失业”的魔咒在年轻人中蔓延。目前全球15岁至24岁失业年轻人总数接近3亿,几乎相当于美国的总人口。

  在青年失业问题困扰多国的今天,德国却一枝独秀:平均失业率5.4%,青年失业率维持在8%以下,在欧洲只有奥地利能望其项背(8.9%)。相较之下,南欧邻国哀鸿遍野:西班牙和希腊近一半青年失业,意大利和葡萄牙这个比例也高达三分之一。

  德国如何奇迹般地对青年失业症免疫?到德国取经的人发现一个秘诀——双元制职业教育计划。

  根据该计划,德国年轻人同时在学校学习职业理论和在企业接受职业培训,而非先学习再工作。培训责任由德国政府和企业雇主共同承担,通常学生每周到职校1至2天,学习行业理论、经济学、外语和其他社会科学课程,剩下的时间则在企业做学徒,领取约等于正式员工三分之一的工资。

  虽然职业教育计划并非德国独创,但是“双元制”在该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体现。有别于普通职业教育,前者以在校学习技能为主,后者则强调企业和学校并重。该计划最大的好处在于解决学生所学技能与劳动市场需求错位的问题,学生能学以致用,避免与社会脱节。

  值得一提的是,世界上很多国家,大学文凭通常被认为远比职业技能证书含金量高,职业学校更多是年轻人考不上大学后的一个保底选择;而在德国,职业学院毕业的学生社会地位并不低人一等;相反,因为眼不高手不低,往往比硕士和博士毕业生更易找到工作。

  最近,作为欧盟的老大哥,德国开始向“水深火热”的南欧兄弟国输出“德国模式”,解决当地迫在眉睫的青年失业问题。不过,“德国模式”不好全盘照搬,原因有三:一、双元制职业教育计划离不开企业的支持,需要强大的经济支撑,学徒岗位的数目最终由市场说了算。德国是欧盟最大的经济实体,且幸运地在欧债危机爆发前推行过就业和福利制度改革。而南欧正经历捉襟见肘的艰难时期,企业能养得起多少学徒?

  二、某种程度上,德国所面临的问题和南欧国家恰恰相反:德国人口老龄化严重,移民人口相对较少,缺的正是掌握一技之长的年轻劳动力。去年,德国有3.3万个学徒岗位空缺无人填补。本周,德国和西班牙签署合作协议,由德国企业向西班牙年轻人提供5000个学徒岗位。表面上看是德国在帮助西班牙纾困,实际上是各取所需。

  三、德国双元制职业计划并非完美。除了因职业分类太狭窄、操作太复杂而受诟病外,学徒薪酬太低也是潜藏在“德国模式”光芒背后一个不容忽略的问题,加上德国迟迟未能通过法律保障最低工资标准,不断拉大的收入差距及其负面效应,已经开始从经济层面影响到社会层面。 王希怡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