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3月29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别样创业:老严的蹦极人生

  在一个微信群里初识老严时,以为他顶多二十来岁。头像上扎眼的跑车,群里面活跃而热心的发言,感觉大好青少年一枚,活力无极限。

  第一次见面,是在西洽会的一个群活动上,那天古都西安下着夜雨,晚到的老严送了大家每人一个钥匙扣,而且钥匙扣上还赫然印着每个人的名字。普通的小礼物瞬间变成了每个人的“量身订做”,意义一下子变得不一样。

  经营着西北最大翻译公司之一的老严,很少提工作,嘻哈着跟大家聊朋友,聊旅行。当聊到他的头像,聊到赛车的时候,老严的眼中放出了不一样的光。

  我便知道,一个喜欢听发动机的轰鸣,一个和韩寒赛过车的人,必然是有不一般的故事的。

  投笔从戎路

  老严全名严政权,陕西渭南大荔人氏。18岁之前的老严,都没有到过西安市,最近的城市就是渭南。而他第一次从大荔到渭南,是搭着一个亲戚拉沙的大卡车去“长见识”,然后乐呵呵地看着那个小村庄越来越远。

  可以想象,一个半大的男孩坐在大卡车鼓鼓的沙包上,一路兴奋地看着车旁掠过过去从未有过的风景。也许,那便是一个孩子最初对未来不一样的憧憬和希望。

  1990年,老严参加了高考。那时候的高考是真正的独木桥,几百个应届生里只录取了5个,老严便是其中之一。就这样,都没有到过西安的老严,第一次真正离开家乡,去的就是遥远的北京——他被录取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一名学生。

  老严的这段故事应该从1994年说起。各方面成绩能力都很突出的他,在面临毕业大家找工作找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因为校团委领导的认可和青睐,只需等着一纸留校任命。

  因为一直没找工作,带着对面试的好奇,这一天,老严带着几份简历去了学校一个招聘会。在熙攘的人群中,几身飒爽的军服让他眼前一亮,原来是国防科工委按照国家“双选”政策,也来“摆摊”招聘大学生。感到新鲜的老严,和一位穿着军装的领导只是闲聊,彼此感觉都很不错。在放下一份简历后,他便回到了学校。

  故事并不是像一般人想象的那样,千里马遇到伯乐赏识顺理成章“被录取”,而是“伯乐”居然就此没信儿了。

  这反而吊足了老严的胃口。两个礼拜后,他拿出那位领导留给他的电话号码,跑到学校教研室,因为是军线,不容易打进去,他拨了一遍又一遍,好容易接通了,领导还是那天的领导,态度却非常冷淡,说工作的事情,“再研究研究”。

  前后态度的反差,让年少气盛的老严下午就骑着一辆自行车去部队找这位领导理论。进了部队,领导正在开会,他就在外面等。等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那位领导终于开完会,见到他非常吃惊:“你还在啊。”然后问他,三方协议带了吗?老严一边拿出随身携带的三方协议,一边想跟领导理论一下他前后态度的问题时,领导接过表,很干脆“啪”地一声,一个鲜红的公章就盖到了协议上。

  “那可是盖章生效的啊。我其实只想找他理论,根本没想到部队上的人那么干脆。当时第一反应就是,我把自己就这么给,卖了。哈哈。”回忆起这段经历,老严笑得很灿烂。

  机会永远留给有心人。就这样,老严开始了他投笔从戎的部队生涯。

  从荣誉巅峰到一无所有

  老严开始了作为一名军人的军旅生涯。按照部队规定,第一年,俗称“红牌”,就是肩章上没有任何东西的学员,开始在各个部门轮岗。本来作为大学生技术干部,又是刚开始的学员,当时是十分清闲的。但不安分的老严,注定要折腾出些故事来。

  因为大学专业学的是计算机,又有大把时间,老严便一天都泡在计算机中心。“那会儿电脑很初级,用的还是386、486,DOS系统,汉字卡,程序非常原始,计算机特别不稳定,动不动就死机。”老严说,“闲着也是闲着,我就琢磨着做套新系统出来,把一些程序给模块化。”

  用了3个多月的时间,一套新的程序诞生了。指令贯彻非常明确,也很少再死机,执行一些数据任务时特别流畅——“红牌”小兵一下子让全部门的人刮目相看。

  就在老严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这种成就感时,部门领导却对他擅自修改程序大发雷霆,狠狠地处罚了他。然而纸包不住金子的光芒,这件事被上级领导知道后,参谋长亲自到老严所在部门测验,还让“红牌”小兵亲自在全单位演示。证明新系统确实好用后,上级领导批示让他教全部门的人学习和推广。一个小插曲是,批评他的那位领导,自尊心特别强,没多久找了个理由便调离了单位。

  老严一鸣惊人,所开发的技术获得单位“科技进步奖”,还被列为重点培养对象。没多久,便成为单位技术方面的挑头人,还时不时被部队外的企业“请”出去培训,外带赚点外快。那是一个外资企业大规模进入中国市场的年代,技术人才,尤其是计算机人才炙手可热,因为一些外派的交流合作,许多企业挖人挖到了部队里。那会儿老严被挖时就被一家企业开出3000多的工资。

  手里拿着“金刚钻”,眼活手勤的老严,几年后便成为部队大院里第一批开上自己小车的人,当然,那个年代,尤其又在部队的特殊环境,必须保持低调。“问起来就说是亲戚的车,虽然靠劳动致富,但从来不敢说是自己的。”可以说,老严的军旅生涯,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过得非常滋润。

  一晃六七年。时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老严很多同学下海的下海,出国的出国,但老严的生活,似乎静止在部队大院里。看着军衔一年年地变化,从红牌到星星,也会有抓不住的一种莫名空虚。直到有一次,他在天津的同学,托他帮忙报名清华大学的MBA辅导班。老严请了假,在了解MBA的过程中,他才惊异地发现,外面已经变化这么大,一个更广阔的世界在等着他。

  于是,老严交给清华MBA的报名费,交成了2个人。之后他以TOP10的优异成绩顺利通过了入学考试。他想求知,想去上学,想离开部队,想要不一样的发展。但在跟部队交涉时,被直接拒绝了。

  “那会儿也是年轻,觉得好多人只是在部队混日子,想走时也就那么走了。我为部队贡献了这么多,居然还卡我,不调档案,不让我走。于是跟领导据理力争,态度也不是很客气。”老严回忆说。

  当时他已经是营级干部,户口、工作和房子都在部队,上面说如果要转业,就什么都没了。倔脾气上来后,老严梗着脖子没有妥协一分,硬是选择了离开。

  从1994年到2000年,6年青春,就这样回到了原点。

  第一个辞职的公务员

  在部队里,士兵退伍叫复员,干部离开则叫转业。就这样,老严被转业到合肥市政府。那会儿的老严,MBA已经读了一年,履历内容又很漂亮,正好是地方所缺的高素质人才,于是直接任命了他区长助理的职务。

  然而此时的老严,一门心思只想下海施展拳脚。于是,这位区长助理只去了合肥一次,就在他的辞职报告上亲笔签了字。老严也就此成为合肥历史上第一个辞职的公务员。

  回到北京后,老严在中关村呆了一阵子,从2002年到2007年,一直在外企和港企工作,比如在李泽楷旗下的公司做过技术部经理和销售总监。有意思的是,后来又被猎头公司挖到了李嘉诚旗下的公司做市场总监,可以说是中国最初那批IT精英的一员。

  但是,专注于做事的老严,后来不满于董事会里中港双方领导层面内斗矛盾导致的公司业务的复杂化,终于辞职,并告别了IT界,开始做自己的翻译公司。

  “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做主比较好,这就是我创业的最初想法。正好也有很好的一些机会,就开始做翻译这行。”老严说,“离开部队算是人生一个最大的转折点,开始创业其实更顺其自然一些。现在看来,也许当年很多东西并不成熟,但不后悔。”

  赛车、蹦极和旅行

  老严依然能记得第一次蹦极时的情景。“我其实患有严重的恐高症,电梯太高往下看都受不了。”老严说,“90年代的时候部队组织去春游,200来号人去蹦极,30多层楼高的样子,最后真正去蹦的,只有我一个。”

  “那天下着小雨,签完免责书后上了高台,绑上绳索后,几米远的台子,我抓着栏杆,胳膊都在抖。那是一种巨大的恐惧感和压迫感,完全迈不动步子。”老严深情地回忆,“后来,深吸一口气,二百五精神上来了,心头一片空明,脚上也有了力量。大踏步走向跳台,想也没想就跳了下去。失重和悬空带来的刺激感,终生难忘。”

  老严爱好有二,赛车和旅行。最好是开着赛车去旅行。2011年,他在上海的F1跟车友们赛车,包括韩寒,问及结果,他说很可惜,还是韩寒赢了。老严和车友们带着爱车进行环球拉力,从中国到澳大利亚,走遍了好多个国家。车友里面,还有90后。

  所以,没有人觉得老严老过。虽然他的人生精彩,但书写的全是干净利落的转折号。

  ——很多事不是有没有能力,而是敢不敢。这是老严的蹦极感悟,何尝又不是他的创业体验。每个创业者都有属于自己性格的不同故事和标签,任时光匆匆流过,回忆起来,都是一种满满的充实。老严呢,braveheart,他的成功,源于一颗忠于自己的勇敢之心。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