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6月06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中铁十七局被指暴力清场 回应称是自残

  编者按:中铁十七局将国家重点工程非法转包给没有隧道施工资质的劳务公司,劳务公司在花费了巨额中间费用后亏损严重,于是要求十七局方面补偿损失,十七局不予认可,劳务公司则拒绝施工。双方的冲突一触即发。见不得光的开始,又是见不得光的结束,被绑架的却是国家重点工程——京福高铁。

  中铁十七局被指暴力清场回应称是自残

  

  林晶的衣服被母亲轻轻掀起,她的跨部和背部至今还有两处明显损伤,胳膊上也有一处淤清,福建省南平市人民医院门诊病历显示,林晶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回忆起当天被打的情形,林晶至今心有余悸。

  事情要从4月24日说起。当天中午11时20分左右,国家重点工程京福高铁闽赣段七标段负责岭根隧道斜井施工的福建翰宇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看守工地人员正准备吃饭,工地上突然来了十几辆车,包括两辆大巴和三四辆皮卡,大巴车不仅座无虚席,就连皮卡的车厢都坐满了人,其中一辆皮卡车还载有铁锨和木棍,这些人员部分身着蓝色的工作服,头戴安全帽,上面标有“中铁十七局”的标示,另外一部分人员身着迷彩服装,这些人员下车后非常有序的列队领取铁锨或木棍。

  看到大量人员涌入工地,有人按响了工地的电铃,看守工地的人员从室内跑了出来。留守人员只有三四十人,而且大多是老弱病残和妇女,涌入工地的这些人员高达二三百人,双方力量悬殊很大,瞬间工地被围得水泄不通。中铁十七局集团第六工程有限公司岭根隧道项目部负责人江炼波开始冲着看守工地的人员喊话,大意是林海(施工队负责人)已经被拘捕了,责令这些人员撤离工地。这些看守人员除了股东、债权人就是林海的近亲属,由于工程尚未完工,工程款存在较大争议,而且双方的民事纠纷正在法院诉讼期间,所以看守人员拒绝撤离现场。

  据当时在场人员描述,中铁十七局六公司的人员先是毁坏了监控探头,然后准备强行将这些人员清理出工地。看到这些情形后,有些看守人员掏出手机进行摄像,林海的表弟还拿出了摄像机。林晶告诉记者,当时这些人员涌入工地时,她就开始用自己的手机摄像,有十几个人用棍子开始砸她手里攥着的手机,手机被砸落到地上后,随后被铁锨拍成了两半,她也被拖出工地。林晶随后返回工地捡起了手机的残骸,她又被十几个拖着往工地外面走,刚走到厕所附近,突然远处有人喊了声,“她手里的手机。”话音未落,林晶撒腿就跑,但最终手机还是被抢了回去,期间,为了留存证据保护手机,林晶还遭到十几人殴打。

  事情发生时,福建翰宇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林海的父亲林同标正在南平市区办事,接到妻子的电话后他即可拨打了110报警,工地另外一名叫林海的人也报了警,派出所距离工地仅有七八公里,警方却用了两三个小时才赶到现场。

  一位刘姓股东告诉记者,案发当天工地多部手机被砸,留守人员刘建去宿舍取摄像机时摄像机也被砸坏,当时摄像机内还存有以前录制的许多证据资料,几乎被毁坏。案发当天除了林晶外,林海的母亲、林海的表弟陈鹏和“老庄”等多人遭到不同程度殴打。林海的母亲看到儿子被抓,女儿被打绝望的想从工地自杀,当时绳子已经搭到了梁上,人也踩在了凳子上,“项目部的人员”发现后,踢翻了凳子,老人从凳子上掉了下来,这才避免了一场悲剧的发生。

  林海的母亲告诉记者,在这次冲突中伤势最严重的是陈鹏,陈鹏和林晶一样案发时都在摄像。林海的母亲见到自己的外甥时,他脸色发白,已经被打得晕了过去昏倒在地上。“陈鹏当时遍体鳞伤,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直到下午两点多钟才被送往医院抢救,他被抬到救护车时鼻孔插着氧气管。”林晶说。

  工地发生冲突的原因还得从两年前说起。2011年年初,22岁的包工头林海花费450万元(后退回100万元)从福清人毛香平的手里承揽了国家重点项目京福高铁闽赣段七标段岭根隧道斜井项目。据林海的家人讲,接盘时毛香平仅修了条施工便道,隧道也只开挖了一米左右,时任项目经理唐昭霖也参与了这项工程的买卖,当时项目部对此次交易也是认可的,由于未能联系到唐本人,记者无法进行求证。

  2011年4月15日,林海组织人员进场施工,当时林海只是一位普通的自然人,没有任何的资质,双方也没有签定任何的合同。双方按照总价承包的方式进行结算,项目部负责钢筋、水泥、沙石料、炸药、燃油、供电,费用从总价中扣除,林海一方负责人员、开挖机械设备、车辆、管路、五金等。直到2012年5月,双方才补签了岭根隧道斜井的隧道施工合同,合同的落款日期是2011年4月5日。福建翰宇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营业执照显示,公司成立的时间是2012年3月7日,合同“早产”近一年。

  双方的合作从非法转包开始就埋下诸多隐患。

  按照最初的设计方案斜井的长度为1094米,在施工过程中按照项目部的要求改为817米,虽然工程量少了五分之一,但是施工队伍该购置的机械设备一样都不会减少,无形中增加了施工成本。

  岭根隧道全长5000多米,项目部将隧道划分为三个标段进行分段转包。斜井完工后,林海开始组织工人开挖岭根隧道正洞中间标段,双方暂定的施工里程为1335米,正洞施工初期双方没有签定任何合同。岭根隧道三个标段成本最高的要属中间标段,渣石、原材料等都要通过斜井输送,斜井长度缩水后坡度加大,额外增加了运输成本,地势低的标段积水可以自行外排,而中间段只能靠抽水机排水,这一因素也对施工成本构成影响。奇怪的是虽然成本高,但是项目部给付的工程款却比两端的两个标段低出许多。2012年6月20日,福建翰宇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因无力承担运营费用被迫停工,这时主洞已经开挖700多米。

  由于同在一条隧道施工,另外两家价格高出许多,林海等人多次找到项目部相关人员进行交涉,但是效果一直不是很明显。项目部相关人员解释另外两家之所以价格高是因为他们共同参与了围标。据福建翰宇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反映,补充协议签定前,福建翰宇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领导曾遭项目部个别领导威胁,不按照项目部打印好的协议签字,就不给拨付工程款。2012年9月23日,项目部、翰宇公司、林海本人三方签定了一份岭根隧道正洞段的补充协议。

  参与福建翰宇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岭根隧道项目的股东人数较多,由于工程款纠纷,股东们曾纠集工人打砸项目部,补充协议约定,林海必须清退其余股东。从2012年9月26日至2012年12月19日,项目部以预付工程款和现有设备做抵押等方式先后给付翰宇公司1105万元。“翰宇公司动用这笔资金为参股的四位股东办理了退股。”翰宇公司一位刘姓股东说。

  股东的钱退了,农民工的工资却没有发放。2013年初,大量的农民工多次聚集在中铁十七局六公司和业主单位京福闵赣铁路客运专线有限公司门口拉条幅维权,这些农民工还分别向南平市政府和福建省劳动监察总队反映,这种情况下中铁十七局六公司又为翰宇公司垫付了198万元的农民工工资。

  2013年1月10日,中铁十七局六公司向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翰宇公司退还多支付的工程款9215962元及利息34844元。翰宇公司相关人员告诉记者,公司承揽斜井工程时连营业执照都没有取得,截止目前也不具备任何的承揽建筑工程的资质,甚至连劳务资质都没有取得,补签合同的日期和公司成立日期也存在明显出入,隧道正洞段的补充协议更是被迫签署的,应该属于无效合同。

  中铁十七局法务部孙部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4月24日的这次进场是按照南平市政府的要求进场施工,否认进场时有打砸手机、摄像机和打人的行为。他称京福高铁是国家重点项目,福建省和南平市领导都非常关注,林海的工地已经停工四个多月,如果工程不能按期完工,有可能会影响全线贯通,这将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据孙部长解释,翰宇公司之所以有人受伤是因为当天下雨,有可能是摔伤或者自残。

  翰宇公司的人员告诉记者,案发当天下午当地确实有降雨,但是当天上午案发时并未降雨。

  4月28日,记者来到南平市公安局政治处宣传科,宣传科和政治部领导汇报后表示,媒体采访需要当地宣传部门开具介绍信。

  随后记者来到南平市委宣传部,宣传部联络站朱站长与公安局联系后表示,警方办案要求准确性,由于案发时间较短,目前当地警方仍在调查中。

  记者获悉,4月24日,翰宇公司遭遇“清场”前两天,林海因“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被南平市警方刑事拘留。翰宇公司相关人员表示,三个月前翰宇公司拖欠的农民工工资就已经发放完毕。

  国家重点工程被层层分包、非法转包,双方利益无法协调时,暴力清场等不光彩手段开始登场,近年来,国内建筑领域此类事件层出不穷。如果究其根源,以这个事情为例,中铁十七局将国家重点工程非法转包给没有施工资质的劳务公司,为后来双方的冲突种下了因果。整顿和规范建筑市场秩序,任重道远。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