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05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蔡继明:调整假期应征求民意

  ■ 对话蔡继明

  赞成实行长周末的人应该会增加

  新京报:您怎么看新京报的这个数据?这个数据和您最初的设想是否一致?

  蔡继明:78.4%的人赞成长周末,这个和我们当初提出这个建议时的设想差不多,也很高兴能够得到很多网友的支持。我其实更想解释那些反对的声音。

  新京报:数据显示有21.6%的受访者不赞成取消小长假为长周末。您怎么看待他们的反对理由?

  蔡继明:这三条理由可能是出于误解。第一个是认为传统节日挪动失去了原有的意义,反对者主要的理由是这条。其实我们的建议并不是挪动那些节日,我们的建议是,如果假期赶在周五周六周日周一自然就形成了长周末,如果出现在周二周三周四,那就不要挪动,那就放一天,这就保证每周都会有两天的双休日,也不会出现连续工作七八天的情况。这条反对的理由其实是不成立的,可能是对我们原有建议不理解。

  我们建议挪动的只有五一,将五一放在每年五月的第一个星期一就可以,这样和清明、端午、中秋加起来,根据我们近三十年测算的结果,可以每年凑成三到四个长周末。也就是说除了五一之外,其他固定的日子是不变的。

  第二个反对理由是认为小长假和长周末差别不大,其实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小长假放假的原则是以节假日为中心来挪动双休日,这必然会打破原有的劳逸结合、平衡的安排。长周末则是以双休日为中心,如果没赶上周末就没必要硬凑,所以这两种是不一样的。最近这一两年来公众比较反感的就是随意挪动双休日。

  第三个意见更不能成立了,长周末和小长假都是三天,对出远门还是周边游,没什么不同。

  新京报:也就是说,变小长假为长周末,其实根本就不会影响人们的正常休假,只是在调整节奏?

  蔡继明:现在是五个小长假,如果改长周末就是会减少两个,但会增加三个左右的长周末。我们是在假日不变的基础上,来分析放假的方法。目的也是为了避免出现连续休三天再连续工作七天的情况。

  实行长周末不会影响旅游业发展

  新京报:您当时提出这个建议的初衷是什么?

  蔡继明:2006年清华大学成立假日改革课题组时就提出的。当时就建议,为了避免集中放假的安排,应推行带薪休假,而且在黄金周取消的同时就建议要实行长周末。但没建议过要挪用双休日。从前大家最关心的是黄金周的调整问题,当时小长假的问题没引起太大的关注,但最近几年黄金周的弊端还有小长假的弊端越来越多地反映出来,从去年开始到今年年初,我们就把当初设立的假日改革的方案又提了出来,就是重复了一下。

  新京报:您认为当年为何没有一并采纳实行长周末的建议?

  蔡继明:当时也是采取一种折中的方法,毕竟黄金周实行了八年,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人们休假的习惯和惯性。当时节假日的调整安排主要是从产业的角度来说迎合了旅游业的一种需要,同时也是满足了一部分人要过较长假日的需要。但是当时的做法无论对于旅游业还是公众来说,似乎都是一种妥协的退而求其次的假日安排。要避免集中度假造成连续休几天连续工作几天的情况,还是要推行带薪休假。

  新京报:那么实行长周末是否会影响旅游业的发展?

  蔡继明:所谓影响发展都是片面的判断。包括黄金周的取消和实行都不会对旅游业产生影响。实行长周末,长线旅游不会有影响,短线旅游可能稍微有点影响。但是全年52周的双休日是没变的。一般的城市周边游,其实一天半就够了,这个对旅游业不会产生明显的负面的影响。

  退一步说,即使影响,也不能用旅游业来绑架我们的假日制度。旅游业只能根据公众对假日的偏好和安排来调整自己的经营战略和产品结构,来适应社会文化的发展。而不能反过来让国家的经济发展制度的安排迎合某一个部门的利益。

  改革应该广泛征求民意

  新京报:您的建议目前得到回复了吗?

  蔡继明:没有。

  新京报:您认为实施起来会有难度吗?

  蔡继明:这个不会像当年取消五一黄金周阻力那么大。唯一一个问题是五一这个节日怎么界定的问题,政治上可能会有一些阻力。如果要实行,必须要广泛征求意见。我们很多部门完全是可以做一些更科学更全面的调查,然后再召集一些专家学者,开一些听证会,来论证一下。任何一种假日制度都不可能是十全十美,但两权相害要取其轻,要慎重。

  新京报:如果实行,你认为会遭遇像上一次假日改革给您个人带来的巨大冲击吗?

  蔡继明:当时的假日调整准备并不充分,也没经过广泛的深入的公众的参与与讨论。但从去年开始,似乎对集中放假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强烈。应该说也是到了一个改革合适的时机。

  □新京报时事访谈员 兰燕飞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