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08月24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文苑楼阁缘何寂寞空虚冷

  记者 陈炜

  道是故居文物,却已落寞孤独。

  因南湖革命纪念馆旧馆、通越阁、瓶山阁等一些文化建筑长期闲置,沦落成令人惋惜的摆设,近日,古城嘉兴掀起了一股寻找“空壳建筑”热,试图发动社会力量,为这些“寂寞美人”寻找新的出路。

  这是嘉兴文化建筑保护和利用的尴尬,同时也引发了杭州湾地区一些文保人士的深思。如何破解难题?有专家称,合理利用与保护古建筑密不可分,只有更好地“用”,才能更好地“保”。

  尴尬 软设施短板导致文化建筑闲置

  2011年,南湖革命纪念馆新馆在嘉兴南湖南岸落成后,原先的旧馆便再无人问津。两年过去了,这座22年前集资320万元建设而成的地标性建筑,每天大门紧闭,成了令人惋惜的“空壳建筑”。在嘉兴,与南湖革命纪念馆旧馆一样“闲着”的文化建筑还有范蠡湖公园内的仿古建筑通越阁、大运河边修缮一新的落帆亭……

  “此前为了写提案,我们几个人专门进行了调查,发现修建、重建的落帆亭、通越阁、岳王祠、勺园、双魁巷、分水墩等一批历史文化景点都空关在那里;花巨资修建的月河、梅湾街、芦席汇等历史街区也有相当一批建筑大门紧闭,没有得到有效利用。”在嘉兴市政协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张进喜看来,当地大量存在“空壳建筑”的主要症结,在于对文物景点的恢复性建设中,忽视了“软设施”的建设。

  经验 杭州推出第二课堂实现双赢

  如何让“空壳建筑”物尽其用,避免社会文化资源浪费?作为文化建筑众多的历史名城,杭州的一些做法或许可以为当下一些“空壳建筑”找到一条出路。

  杭州市在打造“第二课堂”方面的措施全国闻名。杭州建有上百个公益性场馆,其中不乏博物馆、名人故居和历史建筑。目前,这些场馆中的绝大部分成为“第二课堂”的活动场所。中小学生每人每学年必须参加6次以上“第二课堂”活动,同时,学生们却对自己手中的“第二课堂券”用在哪个博物馆或历史建筑有自主选择权。杭州市财政每年会安排专项资金兑付学生参观所用的“第二课堂券”。

  为了更好地吸引学生,一些场馆会经常举办一些浅显易懂、参与性强的展览与活动丰富的教学内容。这样做的好处是,博物馆、历史建筑既避免了被“空置”的危险,也对中小学生的教育起到了积极的促进。

  出路 文化走向市场才能生机常驻

  “文化与市场不是断然分开的,如果两者之间结合得好,文化不仅不会消亡,反而会找到更加广阔的天地。”在桐乡市博物馆馆长张新根看来,产生“空壳建筑”的根本原因,是没能充分发挥它们的价值和魅力。“政府花大力气建这些文化设施,要是不对外开放或是无人去看,实在太可惜。”

  张新根称,杭州“第二课堂”的做法无疑是将文化和市场有效结合的一种体现,既弘扬了历史文化,也开拓了新的市场。嘉兴的“空壳建筑”要想改变闲置命运,也要合理利用起来。“利用可以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原功用的延续,比如像岳王祠可以延续原来的功能,依然作为纪念岳飞的场所;还有一种开发与原先截然不同的新功用,南湖革命纪念馆旧馆是不是可以考虑定期办一些艺术文化方面的展览,哪怕收取一点成本价的门票,也会受到市民的欢迎。”

  有文物保护方面的专家称,合理利用好文化建筑,就是对它们最好的保护,两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长期封存反倒会加快古建筑的损毁速度。有些上千年的建筑,因一直对外开放,所以能保持原貌。而一些只有几十年的建筑,却因封存很快就损坏了。”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