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27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医疗集团模式助推分级诊疗

  记者近期在北京、吉林、江苏、河南等地采访发现,部分省市陆续出现了以大型公立医院为龙头的松散式“医疗集团”(有的称“医疗共同体”)。与对口帮扶模式相比,医疗机构间合作更密切、更高效,实现了大医院与小医院的“全方位”对接,即有“绿色通道”能双向转诊,大医院给基层培训医师,并派专家定期到小医院出诊、查房等。卫生行政部门及医疗专家表示,这种模式能较好地统筹城乡医疗资源,但要谨防大医院虹吸病人。

  一“点”带活全“面”

  北京市朝阳区八里庄社区70岁的居民肖利因心脏病,经常要往北京朝阳医院心脏中心跑,“此前每次去都要排队、挂号,楼上楼下的跑,有时候还不一定能挂到号”。北京朝阳医院医疗联盟成立后,肖利遇到的这些困难都解决了。联盟内的医疗机构有双向转诊“绿色通道”。肖利就可通过家附近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可以直接预约到朝阳医院的号,住院社区医生还可以帮忙把床位联系好。

  朝阳医院医疗联盟由朝阳医院牵头,包括朝阳区辖区内其他一家三级医院两家二级医院和七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联盟内某些医院不能进行的检查、化验,如核磁共振、C T等,朝阳医院接收联盟内小医院采集的标本,检验标本直接送化验室检查。患者在朝阳医院做完手术,可转到联盟内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康复,朝阳医院派专家定期查房。北京朝阳医院心脏中心主任医师那开宪每周在朝阳区八里庄第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坐诊两次、查房两次。他说:“病人手术后不愿意往下转主要是因为对基层医生水平不信任,我们定期下来查房,可打消患者的顾虑。”

  记者在吉林、江苏、河南等地采访时发现,当地都出现了类似的“医疗集团”。吉林大学第一医院集团以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为龙头,联合省内20家医疗机构,包括吉林省内县级医院还有部分地市级医院。河南省郑大一附院与全省100多所医疗机构建立远程协作关系,接受协作医院医师进修,与协作医院建立双向转诊机制绿色通道。

  有的“医疗集团”甚至跨省联合。江苏“苏北人民医院医疗联合体”2011年成立,联合体由江苏省苏北人民医院和扬州市基层医疗机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以及苏北人民医院对口支援的新疆伊犁州友谊医院、新源县人民医院、陕西省铜川县人民医院等150多家医疗机构共同组成。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是大型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2007年建设“医疗卫生服务共同体”,目前成员机构达262家,其中北京99家,外埠163家,服务范围覆盖北京市、新疆、云南、青海、山西等地。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院长王杉说,“为避免产权矛盾,在设计共同体的功能时,共同体不改变医院的隶属关系、不改变产权关系,而主要通过网络运行方式,实现信息的共享。”记者发现,医院集团都属松散联合,集团内成员保留原有体制和建制,行政隶属关系、产权关系、人事关系、医院等级、医疗收费标准不变。

  “医疗联盟”由几个大医院的“点”带动联盟内基层医疗机构的“面”,因此并非简单地“结对子”,而是大医院与小医院全面对接。医疗联盟建立后,大医院成了基层医院的“靠山”。朝阳医院执行院长陈勇说,基层医院原先对看上去复杂的病人,可能就不敢收。今后有了大医院作“靠山”,基层医院可以放心接收病人,大医院即可派专家下去诊治,还能通过“绿色通道”转到大医院。

  大小医院“牵手”畅通分级诊疗

  当前,我国的就医格局是大批常见病、多发病患者涌向城市大医院,造成大医院人满为患、资源紧张。但这种格局的产生,与当前医疗资源配置不平衡有着密切联系:大医院集中优质资源,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由于技术力量薄弱而无法取得患者信任。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院长王杉说,让大医院的优势资源向中小医院、社区医院覆盖,才能让社区医院变得强起来,才能让社区群众愿意到社区医院去看病。

  吉林省东丰县医院是吉林大学第一医院集团医院。东丰县医院副院长崔文说,吉大一院每年都派5名专家常驻东丰县医院,包括三名副主任医师、两名主治医师帮助门诊、手术、查房。每周六还会有10多位专家前来坐诊。仅2011年周六专家坐诊的患者就有一万多人次,手术627例(去年全院手术共4057例)。患者不出县,就能接受省级专家的服务。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集团成立三年来,第一医院共派出40个临床科室,9个职能科室,900余人次参加市县医院的义诊、会诊、讲学。吉林大学第一医院通过开展专家义诊、讲学、示教、进修、研讨和培训等各种形式的合作,使集团内各医院在管理水平、技术力量、服务质量等综合实力方面有了明显提高,集团各成员单位的综合实力与整体规模得到稳步快速发展。苏北人民医院院长王静成表示,大医院对联合体医院的帮助,主要体现在为他们培养人才、提升技术、转变管理理念。

  “除了医生力量的支持,‘共同体’的另一个重要职能就是培养基层医务人员,让他们自己逐渐发展起来。”王杉说,“共同体”为他们提供的应该是一个软硬件齐全的、并能获得长期发展的业务支撑平台。“谁不希望在自家门口就有值得信赖的医院解决病痛?”王杉说,如果基层医院、社区医院的医疗水平,都与大型医院一样,那么,把患者留在社区、基层,从而逐渐改变人们的就医习惯也不是不可能的。

  记者调查发现,与对口支援相比,医疗联盟因为是大医院主导,所以大医院更有积极性,帮扶也更到位。医疗界专家认为,靠利益纽带比行政命令来得更长远更实在。通过医疗联盟、集团或共同体的建设,提升了社区医院的服务水平,能够有名医会诊,可以双向转诊,大大降低了患者就医的风险,让病人到社区医院就诊可以得到比去大医院更多的实惠。

  北京市医管局局长封国生、王杉等认为,医疗集团式帮扶有助于让小病、常见病、慢性病患者回归二级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提高基层医院的技术水平和资源利用率,让患者在身边的社区得到更加便捷、规范的诊疗。同时可以把三甲医院解放出来,让大医院回归疑难重症患者的抢救治疗、专业队伍的教学培训和学术科研的攀登,缓解“看病难、住院难”,提高优质医疗资源的利用率。

  上下转诊面临困境需进一步改进

  记者调查发现,医疗联盟要实现患者顺畅的上下转诊仍面临一些困境,包括如何引导患者首诊在基层,大医院和基层在药品配置和医保报销政策上的衔接,以及基层医疗服务机构的服务能力等方面,都需要进一步改进和提升。

  首先,药品是摆在“医疗联盟”面前的一个难题。目前,北京朝阳医院有1400余种药品实施零差率,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零差率药品种类仅为519种,药品价格洼地、药品品类多,在一定程度上会制约患者到社区就诊、转诊向社区的积极性。比如治疗冠心病的常用药“波立维”只有三甲医院销售,心脏病人在大医院做完手术到基层恢复治疗用药就存在难题。“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随着改革的深入和推开,会有更多的病人返回到大医院,这与改革的目的是相悖的。”陈勇表示。

  其次,记者在采访时发现,医院领导层容易达成一致,但不同医院间医生间如何协调可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好的,尤其是有些科室没活干,而有些科室工作量又非常大,没活干或者清闲的科室比较欢迎搞联盟,工作量大的科室则不愿意配合。有专家提出,还需要有相应的协作运行、监督机制。而且,医疗集团内部各医疗机构间存在信息交流的问题,比如医院之间如何实现电脑联网、科室之间信息如何沟通等问题都需进一步解决。

  再次,专家提出,应防止大医院以合作为名垄断病员、虹吸患者。记者调查时发现,现实中确实也出现了这样的现象。集团式医疗机构间尽管没有纸面协议,但是集团医院间有种“默契”或者不成文的规则,患者无形间成为利益交换品。吉林省长春市卫生局局长齐国华说,发展医疗集团也是当前我们解决医疗公平的一个方式。主要目的是实现快捷转诊,这应该是主导方向,而不是通过办集团虹吸基层患者。有卫生局官员认为,这样的大医院收入每增加一亿元,周边的小医院就要死掉一个。

  •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李亚红 郭久辉 苏晓洲 朱旭东 
  • 编辑:罗伯特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