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08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同济教授撰文反驳澳大利亚学者对独生子女“不可靠不审慎”的评价

  自私、冷漠、吃不了苦、团队合作能力差……在公众印象中,独生子女普遍具有这些“缺点”。

  但也有可能,这些贴标签式的概括,只是人们的一种偏见。2月22日出版的国际权威学术刊物《科学》杂志,刊登了同济大学医学院教授赵旭东及其团队成员撰写的评论文章:《中国“小皇帝”显现的成功信号》。文章指出,最近几十年来,我国学者对独生子女作出纵向追踪研究和横断面研究后发现,独生子女虽在心理健康层面存有一定问题,但研究同时也表明,独生子女具有诸多优点。

  就像一枚硬币有两面,独生子女的优点,也不该被刻意忽视。

  独生子女个性影响经济发展?

  赵旭东的这篇评论,专门针对澳大利亚经济学家卡梅隆(L.Cameron)等人此前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而作。

  今年1月10日,《科学》杂志刊登了一篇名为《小皇帝:中国独生子女政策的行为影响》的学术论文。卡梅隆等研究人员将北京地区的421个受试者分为1978年前3年出生的一组和1978后3年出生的另一组,用经济行为学、心理学的方法作出测试。数据分析表明:“计划生育政策生产了比较不信任人、不可靠、不敢冒险、不愿竞争、悲观和不审慎认真的个体。”

  他们继而得出结论:独生子女的行为特点不仅对中国社会产生了显而易见的影响,甚至会对中国的经济发展带来深远影响。比如,独生子女不太愿意承担风险,从事像个体职业或金融行业这类高风险工作的可能性较小。“不愿承担风险、不愿竞争,也许要为创业能力降低感到担忧,也许还要为社会上的缺乏信任感到忧虑,因为哪怕是在商业交易中,信任也是非常重要的。”

  卡梅隆的这篇文章刊发后,很多外媒做了转载,包括德新社、路透社和英国《独立报》等等。

  独生子女优点“出乎意料”

  “不能仅仅依据经济学实验和个性调查匆忙得出结论。”在阅读卡梅隆的论文后,赵旭东认为文中的研究方法和结论有较大缺陷,有以偏概全之嫌。至少,很多结论和他手头掌握的大量临床案例和调查结果不符。赵旭东立刻和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同道一起汇集、分析相关文献并撰写了评论。

  赵旭东指出,最近几十年来,我国学者同样针对独生子女做了多维度的研究。很多证据表明,独生子女有一些出乎大众意料的优点。比如,独生子女从小被父母娇生惯养,一度被认为独立性差。但实际上,赵旭东说,南京脑科医院曾对1980年前后出生的第一批计划生育政策实施后出生的受试者,开展了为期15年的随访,发现独生子女虽然在儿童期存在较多的行为问题和较强的依赖性,但这些问题到少年期后便消失了。在依赖性指标上,独生子女与非独生子女的差异更是出现了反转。也就是说,独生子女的独立性不仅不差,而且较非独生子女还要高一些。

  还有一份针对社区人口的调查发现,独生子女“亲社会”的行为多于非独生子女,独生子女有较好的合群性。

  在教育心理学领域,早有研究表明,独生子女中学生的言语能力、数学能力等同于或优于非独生子女,且在校园适应方面表现更佳,焦虑水平更低。2011年,赵旭东教授的博士生姚玉红在其研究中发现,在“90后”在校大学生中,独生子女的校园适应好于非独生子女,与同伴、老师和家庭的关系也较好。

  “双独夫妻”婚姻问题并不多

  由于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已经实行了30多年,很多独生子女已经为人父母。赵旭东介绍,独生子女看似“任性”,但双独夫妻的婚姻质量并不差。

  2010年,曾有研究者对上海373个已婚独生子女家庭和470个已婚非独生子女家庭间的人际关系、婚姻调适、家庭亲密度与适应性等进行横断面调查,结果发现已婚独生子女家庭生活满意度、代际融合度均高于已婚非独生子女家庭,婚姻调适方面没有差异。也就是说,处于“4-2-1”家庭结构中间夹层的“双独夫妻”并不像大家惯常认为的那样,存在更多的婚姻问题。

  赵旭东说,科学证据表明,中国的社会、家庭对独生子女将会出现的偏差早有警惕和忧虑,因而做出了大量代偿性、发展性的努力,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大家担心的“副作用”,甚至还使独生子女的一些积极心理因素、心理潜能和弹性能够尽量发挥,让他们“意外地”强健。

  本报记者樊丽萍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