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14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一条140字微博引发上市公司10亿元市值蒸发

   新华网北京1月30日电(“中国网事”记者甘泉 高皓亮)一条140字的微博+1200多粉丝=上市公司10亿元市值蒸发+宋丹丹道歉+社会恐慌+药监局被迫回应……

   这样一条不对等的公式在“失控”的微博的传播中却完全成为可能。

   日前“优卡丹”被曝对肝肾有毒引发广泛质疑。但随着药监部门、药学专家、企业以及爆料当事人的陆续澄清,这一传闻已被证伪。然而,蝴蝶效应是如何发生的?“有人起哄、无人埋单”的微博乱象谁来管?

  ? 一条微博触发“飓风”

  北京的冬季正是儿童感冒的高发季节。1月21日下午,北京某医院一名年轻的孟姓医生连续参与接诊多名感冒的幼儿后注意到,这些不到1岁的幼儿都在吃着同一种药——优卡丹。

  孟医生模糊记得,去年药监部门不是已经在下发文件中提到“小儿氨酚烷胺颗粒对肝肾有毒”,为什么还有人把药卖给这些不足1岁的幼儿?不知还有多少“蒙在鼓里”的父母?担忧之余他拿起手机,随手编发了一则不足140字的微博——

   “优卡丹和‘好娃娃’小儿氨酚烷胺颗粒,已经被充分证明了对儿童的肝肾毒性,一岁内禁服,六岁内慎服。但是为什么媒体还在播出他们的广告,药店也可以无阻碍购买。各位大V帮忙转发吧,让媒体撤除这种残害儿童的广告吧!”并@了宋丹丹、文章等名人。后两者的粉丝分别是1300多万和2600多万。

   事实上,早在2012年5月,有关小儿氨酚烷胺颗粒的新闻已经在社会上引发过一轮猜疑,一批药企因此蒙受负面影响。最后被澄清的事实是:国家标准的更新属正常,对肝肾有毒则是误读。孟医生后来自己也坦承,这条微博确实“事实求证不足,表述缺乏斟酌”。

   但小小的微博一旦发出,就像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扇动了翅膀;远处,一场“飓风”正在酝酿……

  孟医生并没有意识到这些,当时他的粉丝只有1200多个。就像此前,他也曾以实名认证的“那时花开的秋天1986”的网名发布过的上百条健康提示一样,这些微博鲜有较大反响。

  意外的是21日晚,演员文章转发了这则微博,并评论到:“请有关部门给出鉴定,并给与正确的使用方法!”该微博随即被转发2万多次。很快,微博上更多的大V、小V开始纷纷转发……

  宋丹丹25日也通过微博公开致歉:“假如今天网上爆料属实,我将诚恳地通过媒体站出来道歉。由于个人无法确切了解及掌握药检质量,今后无论是否有药检部门的审批,我都将不会再代言任何药品类广告!”

  紧接着传统媒体开始跟进。而相关质疑被数以万计地转载,持续发酵数日,引发社会恐慌……

   有人负责起哄,无人负责埋单?

  一条小小的微博所演化出的破坏力远远超乎孟医生的想象。

  为了有所补救,孟医生24日下午删除了最初的微博。此后一周,又先后发布了10余次微博进行纠正——或解释,或反思,或道歉。仁和药业也先后于24日、26日、28日先后通过深交所网站、官方微博发布澄清公告。江西省药监部门也出面作出回应。但这些努力的效果却并不明显,失控的传播也未能很快得到平复。

  仁和药业相关人员注意到,微博平台在推送辟谣信息远远没有炒作时那么”起劲“,而意见领袖在热心转发了质疑的微博后,对于澄清事实的微博却缺少进一步的关注转发。

  他们无奈地发现,一条微博能轻易地触发一场“飓风”,然而,更多澄清的微博却不能很有效地抵消这场“飓风”。

  “飓风”显示出它巨大的破坏力——优卡丹所属的上市公司仁和药业股价应声下跌;近一周也开始不断有股东到公司展开调查、质询……

  仁和药业负责人梅强29日告诉记者:“自舆情发生以来,仁和药业的股票已累计下跌近10个点,最大跌幅近5%。仁和药业目前有50亿元市值,如果考虑到近期医药股整体上扬的背景,已经累计损失约10亿元市值。”

  截至目前,相关负面影响也远远没有完全消弭。梅强担心,事件给投资者和消费者留下的“心理阴影”该怎么补救?他无奈道:“构建一个品牌的声誉需要付出巨大的心血,我们非常珍惜;一直一来我们以治病救人为宗旨,现在竟莫名其妙地成了毒人害人形象,让人欲哭无泪……”

  而“风暴眼”中的另一方——孟医生本人也陷入困扰,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有来自家长的指责,也有来自明星粉丝的指责;还有一些网民甚至怀疑他收受了企业的钱财或参与一场资本市场“做空”的阴谋……

  “原本是企业、销售人员有责任对1岁以下儿童的家长告知用药禁忌事项,但他们没做”,孟医生说:“我所能做的是善意提醒这些家长。可善心被利用了就不再是善心,会变成漩涡,那我以后还要不要这份善心……”

   哪一个环节的缺失?

  事实上与“优卡丹对儿童肝肾有毒”类似,近段时间以来,被网络广泛质疑的“速成鸡”、“房祖宗”等先后被证实属不实消息,对养殖户和当事人造成损失或困扰。

  “透过这些网络现象,不难发现:当面对一条不确定信息,产生时,各方力量不遗余力地‘猛推’;而辟谣时,媒体、意见领袖等却很多时候假装看不见,力量很有限。”武汉大学新媒体研究学者沈阳表示,这个过程中,媒体平台和意见领袖应有社会责任担待。

  他认为,一条信息有的更具传播价值,而有的更具社会价值。由于各种社交媒体平台之间存在着商业竞争,他们都会不由自主关注信息的传播价值。这些有“炒点”的信息会被第一时间通过各种渠道推荐和展示。但当消息被辟谣了,却往往没人理了。媒体平台和意见领袖理应更加重视信息的社会价值,以更“猛烈”的方式来传播这些信息才对。

  “在这个人人都能发出声音的世界,不要认为自己人微言轻,因为每一句不假思索的过激言语,都有可能被无限扩大,蝴蝶效应随时可能发生……”——这类网络现象看似偶然,却也有着其必然性。

  如何避免不必要的后果?有关人士认为:

  自媒体时代每个人都应对自己的言论负责,把好第一个环节。中国非处方药业协会副研究员骆燮龙说,尤其是医务等相对专业人士,发表的观点和建议,更应实事求是,有科学依据。

  此外,政府及企业回应环节应积极有效。社交媒体本身具有一种自我纠错的功能,但是一旦政府和企业缺位,就容易导致这种机制失灵,不实传言失控。

  孟医生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我预期自己在微博上‘@’相关药监部门或者企业能够得到及时权威可靠的回复,那我还会寄希望于通过‘@’同样是非专业的社会名人来促使问题解决吗?”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