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2月02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工业设计,长不大的“金手指”

  本报记者 吴妙丽

  杭州飞鱼工业设计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余飚日前刚刚和义乌工业设计中心正式签订入园协议。

  “飞鱼”是目前浙江省最大的工业设计公司之一,产值列华东区前三甲,先后获得号称工业设计界的奥斯卡——德国IF奖以及中国红星等设计大奖。

  余飚说,“飞鱼”刚起家时服务的对象多为中小企业,后来渐渐放弃,因为单子多而小,做得太累。而今入驻小商品海洋义乌,某种程度上是种回归。“但我们肯定不希望仅以收取设计费为生,那显然会活得不容易。我们希望以一种新的模式服务于义乌小商品制造业的整体转型,取得共赢。”

  然而,成长的烦恼依然困扰着工业设计,如果说,当前转型升级加速的浙江制造,为被称为点石成金“金手指”的工业设计提供了更大舞台的话,那么,在这美好前程面前,浙江工业设计依然显得有些“有心无力”。

  为人作嫁几时休

  “现在的工业设计公司是‘为人作嫁几时休’。”新“杀”入浙江的国内工业设计领军企业深圳嘉兰图公司副总裁王永才说,传统的商业模式是甲方委托乙方,然后按项目计费。嘉兰图曾帮助了很多的企业,甚至是从零到某一个产业领域的销售冠军。但嘉兰图永远只是乙方,收取设计费。

  做不大——几乎所有的设计公司都遇到这样的瓶颈。未来怎么走?

  如果说靠一笔笔设计费撑起公司的业绩,只是做加法;那么,嘉兰图现在就要折腾把加法做成乘法。王永才介绍,嘉兰图更多地强调给客户提供有价值的服务。其业务战线也因此拉得更长:从前端的企业战略规划、产品线规划、产品策划、品牌策划,市场研究,到后端的供应链服务,不仅帮助客户设计好,还帮他组织、生产、制造。

  嘉兰图一直在谋求商业模式的转换。“我们期望和企业利益共享。不按项目计费,根据销量提成,这是方式之一。”

  “有人会为20元的产品付60元的运费,只因为当地买不到。创意产品在电子商务上极有市场价值。”做设计出身的潘宏波,则看到了另一种创新模式的商机。现在,他创办的浙江聚宝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正与中国工业设计协会共同搭建工业设计云服务平台。

  在潘宏波看来,工业设计、创新设计是浙江制造走向浙江创造的核心。但现代工业设计结合制造,解决的仅仅是生产制造端的问题,要真正让工业设计、创新设计可持续发展,还要解决销售端的问题。潘的理想是,通过整合电子商务供应链分销体系,建立创新设计产品品牌化营销渠道,实现产业链整合,形成集成创新。

  设计产业化3.0命题

  不管怎样的模式,余飚坚信,工业设计只有自身实现产业化才有前途。

  这也是余飚决定进驻义乌的理由。他看重的是小商品背后的制造能力。一组数据也增添了信心:义乌小商品单品就有170万种,销往全球248个国家、地区,去年出口额仅通过人民币结算达180亿元。哪怕每个1元里工业设计只占1分钱,其产值也能有10多个亿。

  “当然好的设计必须加上好的制造。关键是找准结合点。”余飚说。

  现在,这个找准结合点的问题,政府也在思考。

  在掀起新一轮工业强省革命的浙江,工业设计被提到重要位置。

  浙江提出,把工业设计作为产业来培育,结合浙江现有经济版图,建设特色工业设计基地。

  省经信委生产服务业处处长骆云伟向记者介绍,包括义乌工业设计中心在内,省政府2011年确定的首批12家特色工业设计基地目前都已开园。对此,省政府安排了1亿元左右的专项资金予以支持。

  然而,工业设计毕竟不同于其他商品,产业基地应走怎样的路?中国工业设计协会秘书长刘宁给浙江支招,1.0版产业园是出租房子;2.0版产业园不单单当房东,还提供服务;3.0版产业园,则应以产业链驱动资源整合,建立起市场平台、金融平台、云服务平台,助推园区企业打通自身产业链,同时介入当地特色制造业的每一个环节,形成一个新的产业集聚模式。

  面对这样一个思想的产业,如何提供有效的知识产权保护也是产业园有待破解的难题。

  鉴于工业设计处于传统产业链中极具附加值的环节,业内专家对政府有更高的期盼。

  A-ONE创新设计学研中心董事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石振宇认为,浙江要实现产业的转型升级,一定要重视原创产品的开发。而政府首要就是把工业设计基础研究抓起来。工业设计一定要立足于人的基本需求、行为习惯、生活形态进行研究,使产品具有更大的人类指向性。“工业设计师不能只关注赢利,否则就没有产业的未来。”他认为,基地非常有必要建设工业设计基础研究室,这件事企业做不了,只有政府能做。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