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11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新起点 新挑战 新辉煌

  记者 倪冰 通讯员 马帅 陶然

  党的十八大提出,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健全促进宏观经济稳定、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现代金融体系。完善金融监管,推进金融创新。十年来,浙江银行业与浙江实体经济共同成长,形成了令人瞩目的“浙银品牌”和“浙江高品质银行现象”。站在新的起点上,展望未来,浙江银行业又将以怎样的信心和勇气迎接新的挑战?

  回顾过去:改革和创新为浙银品牌 不断注入新的生机和活力

  问:对浙江银行业过去十年的发展,你印象最深的一点是什么?

  韩沂:我感触尤为深刻的是浙江银行业开拓进取、改革创新的精神和意识,始终坚持用改革的办法破解发展难题,用创新的举措应对危机挑战,不断为浙银品牌注入新的生机和活力。

  问:服务实体经济是银行经营的应有之义、应尽之责,浙江银监局如何引导浙江银行业积极满足实体经济的需求?

  韩沂:在引导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的过程中,我们做到了三个“兼顾”:

  兼顾政策性和灵活性。在确保信贷政策与全国“总基调”协调一致的基础上,投放节奏上做到“有快有慢”,投放顺序上做到“有先有后”;突出重点,大力支持浙江四大国家战略、四大建设及产业转型升级规划;重点在先进制造业、有利于就业的产业以及必要的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加大有效信贷投入;继续提升对“三农”和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水平。

  兼顾效益性与普惠性。针对浙江部分企业出现的波动与困难,浙江银监局及时出台一系列差异化监管举措,部署困难企业帮扶工作,督促银行合理调整经营预期,规范经营行为,减轻企业融资成本,同时进一步做好“三农”和小微企业金融的增量扩面工作,认真履行银行的社会责任。

  兼顾竞争性和长效性。加快推进欠发达地区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新设、引进与延伸步伐,引入金融竞争机制,不断提升金融服务充分性。

  问:农村金融是现代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省农村金融这几年发生了哪些可喜变化?

  韩沂:农村金融产权制度从2003年的股份合作制逐步推进到现代商业银行股份制,到今年9月底,全省已改制成立5家农村商业银行。新型农村金融机构2007年开始试点,从成立全省首家村镇银行——长兴联合村镇银行以来,到今年9月底,已成立49家村镇银行、8家农村资金互助社和1家贷款公司,而且经营业绩稳居全国首位,新型农村金融机构正成为新的县域金融生力军。到2013年,基本可实现全省县(市)辖区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全覆盖的工作目标。目前,我省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农业银行、农业发展银行、邮储银行和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多轮驱动”的农村金融服务体系已经形成。

  经过近几年的发展,全省涉农贷款从2007年底的1.06万亿元增加到目前的2.4万亿元,增长超过一倍,成为全国涉农贷款投放最大的省份,农村金融产品也更趋多元化。

  问: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是浙江银行业的显著特色,你对浙江银行业服务小微企业的现状作何评价?

  韩沂:我用三句话概括。

  第一句话:余额全国第一。浙江银行业金融机构小微企业的贷款余额连续多年位居全国第一。到今年9月末,全省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达2.13万亿元,比年初增加2134亿元。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较2009年初增长3倍多,小微企业贷款占全部贷款的比重由2009年的21%提升至37%。

  第二句话:专营机构众多。浙江银行业小微企业专营机构数量多,专营服务体系全国领先,一个覆盖全省的专营机构体系已在浙江形成。

  第三句话:服务特色鲜明。浙江银行业已经在全国形成小微金融服务的浙江品牌。辖内法人机构如浙商银行、杭州银行等均已建立相对独立的小企业金融服务体系;大中型银行均将各自在浙分支行机构作为小微企业金融的试点分(支)行,在系统内率先实行或试行相关差异化政策;小法人机构更在小微金融方面尽显特色,尤其是台州地区的台州、泰隆和民泰商业银行等机构,形成了小微金融服务“全国看浙江、浙江看台州”的现象。

  问:小微金融服务如何进一步创新?

  韩沂:小微金融服务必须不断创新,目前创新的着力点是,要在小微企业风险定价机制、贷款方式和还款方式以及精细化管理上,探索更加契合小微企业运营实际状况的模式。

  问:作为监管者,如何处理好监管与鼓励创新的关系?

  韩沂:金融创新与金融风险相伴相生。浙江银监局始终坚持科学处理监管与创新的关系,在有效管控各类风险的基础上,大力引领浙江银行业创新金融服务和产品,不断提升支持地方经济发展的能力。比如在小微企业贷款还款方式的创新上,目前辖内已有21家银行创新推出了5大模式、41款还款方式的创新产品。

  问:本土银行茁壮成长的同时,外资银行的面孔也在悄然增加。外资银行的进驻给浙江带来哪些影响?

  韩沂:目前,已有11家外资银行进驻浙江。外资银行的进驻,给中资银行带来了紧迫感和竞争意识,也使得我们的金融服务更趋多元化。特别是外资银行在进出口贸易、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等方面特色化、差异化的业务专长,非常契合浙江以进出口贸易为主、以中小企业为主的经济金融环境。

  展望未来:机遇与挑战并存,没有等出来的美丽,只有走出来的辉煌

  问:回顾过去,展望未来,当前浙江银行业面临怎样的挑战?

  韩沂:首先是宏观经济形势的挑战。清醒认识和分析当前经济层面的问题和挑战,积极主动做好应对,是浙江银行业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

  其次是产业转型发展带来的挑战。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前三十年浙江经济快速发展的传统优势已经弱化,转变发展方式是浙江经济的根本出路。这一过程,既会给银行业打开全新的发展空间,同时,一些落后产能的淘汰也将给银行业带来风险管控的压力。

  当然还有银行自身改革转型的挑战。银行如何在转型发展中平衡好考核利润、服务实体经济、履行社会责任的关系,强化系统性、区域性风险防控,加大力度保护金融消费者权益,进一步增强银行业的社会公信力,都是浙江银行业需要积极应对的现实课题。

  问:应对挑战,浙江银行业有哪些优势?

  韩沂:长期以来,浙江各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银行业改革发展与监管工作,也为浙江银行业营造了非常良好的外部环境。面对新一轮发展,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和勇气。

  扎根浙江经济的浙江银行业,在长三角乃至全国都具有一定的比较优势。各家总行都对浙江实行一系列金融倾斜政策,浙江地方金融机构更是连续多年走在全国前列,形成了突出的品牌优势。

  同时,浙江沿海地区先发优势明显,县域经济特色突出,欠发达地区和山区经济发展后劲足、潜力大。各类银行业金融机构发展也相对均衡,抵御风险能力较强,具有良好的发展基础。

  浙江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浙江舟山群岛新区、义乌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点、温州金融综合改革等“四大国家战略”的深入实施,既为浙江经济“稳中求进”奠定了很好的政策基础,也为浙江银行业做精做专做强做大带来全新的战略机遇和发展空间。

  问:对浙江银行业下一个十年,你有何期翼?

  韩沂:经济是母,金融是子。未来十年,经济一体化和金融全球化的趋势不会改变,我国经济将进入向成熟经济体转变的新阶段,而新一轮的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即将到来,国际国内的金融监管改革也将逐步向纵深推进,经济金融的发展方式将发生巨大的变化。

  从浙江来看,未来十年是我省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关键时期,产业结构的深度调整、经济增长方式的逐步转变,既给银行业带来历史性的发展机遇,也使银行业面临调整带来的严峻考验。机遇与挑战并存,改革与创新仍是破题的关键。我相信,浙江银行业将认真贯彻十八大精神,秉承锐意进取、敢为人先的品质,走好“专精优特”的新路子,实现浙江银行业“指标领先、创新有力、服务优良、竞争有序、风险可控”的目标,稳健经营、优化管理,强化转型、不断创新,为实体经济提供更好金融支撑,为消费者提供更优金融服务,为“两富浙江”建设作出新的更大贡献。我相信,没有等出来的美丽,只有走出来的辉煌!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