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2月05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汤敏:保证居民收入翻番需政府企业让利

  人民网北京11月17日电(记者 吕骞)国际金融论坛(IFF)第九届全球年会于今日在北京召开。本届大会主题为:世界经济格局变迁与全球金融改革。国务院参事室参事汤敏在“中国收入分配症结与出路”专题会议中表示,最近十八大提出的人均收入翻番实际上要做很大的努力,政府得要让利,企业得要让利,把才能保证居民收入实现翻番。

  汤敏表示,现在谈收入分配,谈的是居民之间的收入分配,但是,实际上如果我们GDP生产出来以后,首先第一轮要在政府、企业和居民之间进行第一次分配,目前的情况是居民在整个GDP里面的分配只占大概42%、43%左右。

  汤敏说,如果我们不做大的结构性的调整,我们要保证居民收入翻一番的话,实际上要做很大的努力。因此我们现在首先第一个就要在政府、企业和居民的收入之间,这个首先要进行分配。或者反过来说,如果要保证我们居民7%甚至比7%稍微多一点的话,而GDP的增长又受整个客观形势限制,也就是说,政府得要让利,企业得要让利,把它这一块要让一部分出来,那么才能保证居民收入在2020年的时候能够翻一番。这个让利是需要改革的,需要勇气,也需要决心的。

  以下是演讲实录:

  谢谢。刚才李实用了非常翔实的数据作了非常详细的研究,谈收入分配的问题,收入分配确实是很大的问题,这个学者已经讨论多年了。我这个评论因为时间很短,我想补充或者加强李实老师刚才所说的关于收入分配的另外一部分。我们现在谈收入分配,谈的是居民之间的收入分配,但是,实际上如果我们GDP生产出来以后,首先第一轮要在政府、企业和居民之间进行第一次分配,目前的情况下,是居民在整个GDP里面的分配只占大概42%、43%左右,我们现在谈的很多的收入分配更多的是在42%、43%里面怎么分配的更公平,而百分之五十几的这一部分,我们现在谈的不够。所以,我觉得,我们首先要考虑就是在第一次分配里面,在政府、企业和居民之间这个分配首先要注意它的分配公平问题。

  最近十八大提出了两个翻一番,全国老百姓都非常振奋。一个是经济总量翻一番,另外一个是人均收入翻一番。很多学者已经论证,这个不难,因为十年翻一番,每年也就7%左右,应该完全能做得到。第一个翻一番做得到,我觉得不难。但是第二个翻一番,也就是居民收入翻一番,这个问题我觉得还是要经过努力。为什么?我们来看一看,在过去的改革开放34年的时间中,我们整个的GDP增长大概平均每年增长9.8% 到9.9%左右,居民的收入增长大概在7.7%到7.1%左右,也就是说我们9.9%的GDP,将近10%的GDP,能够使城乡居民的收入增加7%左右,也就是GDP和收入增长大概差三个百分点。

  过去十年中,由于科学发展观,由于注重了收入分配,情况有所改善。过去十年,我们平均的GDP增长是10.7%,城市居民的收入增长是9.2%,而农村居民的增长是8.1%,这两个一平均,大概差两个百分点,也就是GDP的增长和居民收入的增长大概差两个百分点。

  以这样的概念,30年平均差三个百分点,过去十年差两个百分点,从这个角度来看,未来十年,我们GDP的增长大概在7%到8%左右,因为一是整个世界经济不景气,二是中国的经济体量也比较大,不可能再保持过去10.7%的GDP增长。所以,我们在8%左右的GDP增长。如果按照过去30多年的情况,那么,居民收入增长,也就是百分之五点几。如果按照过去十年,也就是6%左右。所以,达不到这个7%。而过去十年,GDP增长非常快,而且我们采取了很多的措施,包括减免农业税,包括农村的八连增,八年的丰收,这个我们不能保证未来还保持这个。所以,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不做大的结构性的调整,我们要保证居民收入翻一番的话,实际上要做很大的努力。因此我们现在首先第一个就要在政府、企业和居民的收入之间,这个首先要进行分配。或者反过来说,如果要保证我们居民7%甚至比7%稍微多一点的话,而GDP的增长又受整个客观形势限制,也就是说,政府得要让利,企业得要让利,把它这一块要让一部分出来,那么我们才能保证居民收入的7%甚至稍微高一点的经济增长。如果我们算一算,政府至少要让一个百分点,甚至1.5个百分点,因为让出来之后,不是说这个钱全部到了居民手里,可能一部分让企业拿去了,反过来企业也得要一到一点五个百分点的GDP,这样有政府和企业同时让出了大概两到更高一点百分点的GDP到居民的手上以后,居民才能保证我们在2020年的时候能够翻一番。这个让利是需要改革的,需要勇气,也需要决心的。

  因为从政府来说,现在本身我们还入不敷出,还有赤字。企业也在抱怨。这个怎么做呢?我想第一,政府的税收肯定不能再增加,或者说在经济增长的时候不能比经济增长增长的更快,所谓让,就要比经济增长慢一些,我们说的1到1.5个百分点,就是目前情况下大概五千亿到7500亿人民币。到了2020年,一个百分点左右就要一万亿人民币,同样企业也是要让出一万到一万五千人民币来。这个怎么上?一个是政府在税收可能要减少税收或者是政府其他收入的增长速度,要把这个钱让出来。企业也可能要减少他们的利润,比如说在企业里面,整个的国有企业一年的利润大概在23000到25000亿左右,仅仅银行一个领域就是一万二千亿人民币左右的利益,这些就是怎么样把它让出来,民营企业可能那些暴利的企业也要让出一部分来。政府的怎么让?怎么样通过减税的方法,通过减少政府的开支的方法,至于具体的,因为时间关系,另外我们也要做深入研究。

  总的来说,即使这个做好了,也不是说收入分配就解决了。还有,把这个钱分到了居民手里头,在居民之间,刚才李实说的,怎么样让低收入的得到更多,让高收入的没有得到甚至少得到。这样我们的收入分配才能更公平。所以,我们要在关注居民之间或者说收入分配基尼系数的时候,我们首先要关注一次分配,也就在政府、企业和居民之间分配,而这里头有很多文章可做,有很多文章要做。否则的话,我们收入分配的问题很难得到根本上的解决。谢谢。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