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4月05日 星期天

财经 > 财智 > 财智要闻 > 正文

字号:  

无锡尚德:"国有化"是子虚乌有 "掏空论"极不负责

  树欲静而风不止。对于无锡尚德和其董事长施正荣来说,近期以来连篇累牍的负面报道,让这家曾经被无数光环笼罩的明星公司处于舆论的风暴眼之中。“无锡尚德命悬一线”、“无锡尚德将被国有化”、“无锡尚德与政府关系恶化,施正荣将被扫地出门”……面对一系列传闻,无锡尚德一直没有给予正面回应,更是加剧了市场的猜测。

  直到昨日,尚德电力媒体关系副总裁龚学进代表公司,正式对上述坊间传闻进行一一回应。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龚学进表示,光伏业处于景气低谷,尚德确实面临一系列困难,但坊间的各种传闻都是以讹传讹。“说无锡市政府要将尚德国有化,说无锡政府动用财政资金支持尚德,说施正荣在掏空尚德,这些都是谣传,是完全不存在的。”

  高负债是行业特性使然

  光伏制造业目前处于十分困难的时期,各大光伏巨头的负债率都超过70%,动辄数十亿美元的债务,让光伏巨头们举步维艰。此前有报道称,无锡尚德的负债高达35亿美元,年底到期债务就达10多亿人民币。到明年3月,到期的短期债务近20亿美元,但尚德目前手中的现金不足5亿美元。

  对于上述说法,龚学进表示,35亿美元负债是误传,尚德的财报里说得很清楚,尚德的总负债是23.5亿美元。“我们确实有不少债要还。还债的方式方法很多,也在跟债权人沟通,比如延期还贷等多种方法。但债务不是秘密,光伏业负债率高是全行业特征,与行业高速发展对资金的渴望有关,外界对此要客观看待。”

  龚学进指出,光伏产业有两个特征,一是该行业是“大头娃娃式”产业,体量大。“我在小天鹅工作过,小天鹅用30年才做到50亿人民币的规模,尚德短短几年时间就做到了200多亿接近300亿人民币,跟欧洲之间的往来就有200多亿美元的水平。此前,光伏业一直是卖方市场,中国只要做个光伏厂,就有海外企业来买单。这使得光伏企业一直都在扩大生产规模,处于投入期,负债率自然就高。”

  另一大特征,是光伏业主要市场在海外。“这个产业是海外市场养大的,德国市场尚德一度占到35%的份额。整个中国产品在德国占到60%-70%的份额。如今,欧盟和美国对中国光伏业树立关税壁垒,产能阶段性过剩的矛盾也就激化了。

  龚学进表示,在光伏产品平价上网没有到来之前,政府这只手确实非常重要。“无论是美国、欧洲还是中国,光伏业都是非常需要政府的支持。不管是欧洲的标杆电价,日本的初装补帖,还是美国的税收减免,无一都离不开政府的手。”

  “国有化完全是子虚乌有”

  近期以来,江西赛维、无锡尚德先后传出将被国有化。有媒体报道称,无锡市政府给尚德提供了两条路选择:一是,政府出面购买该公司明年3月到期的总额高达5.75亿美元的可转债,然后经国开行注资救助,但前提是需要施正荣将全部个人资产做无限责任担保;另一个则是,上市公司尚德电力退市,实施国有化。此外,坊间还传言称,施正荣拒绝了政府方面的救助方案,无锡市政府对此很恼火,可能强行实施国有化。

  对上述说法,龚学进明确回应称,所谓两条路径选择,完全是子虚乌有。“不可能啊,上市公司是有限责任公司,有自已的游戏规则,银行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往来有合同要求,将全部个人资产做无限责任担保,专业的银行不可能提出这样的要求。”龚学进指出,尚德是美国上市公司,要遵守美国的法律法规。不是简单说同意国有化就国有化。“门外人说,政府都说了,银行多少钱进来(救助),国有资产多少钱进来(救助),不就完了吗?没那么简单,通过讨论、调研、磋商,慢慢取得结果。”

  龚学进还否认了尚德与无锡市政府关系紧张的说法。“无锡市政府跟尚德绝对没有决裂甚至对立,我可以明确讲是鱼水情深。政府对尚德备加爱护,过5万人的企业在无锡不多,尚德是无锡的一张名片。说政府对尚德关闭了大门,全是谣传,是完全不存在的。”

  “掏空尚德说法不负责任”

  除了无锡尚德,施正荣名下还有数十家企业,这些企业与无锡尚德之间都有着或多或少的关联交易,因此,外界有说法称,施正荣利用这些关联交易,在掏空上市公司。

  龚学进表示,这一说法完全是臆造,他个人替他(施正荣)抱不平。“尚德是上市公司,即便是关联交易,每笔资金往来都有据可查,审计机构是按照美国的财务制度在审查尚德的账目,根本不可能存在利益输送问题。施总本人,为尚德公司,为中国光伏产业,是殚精竭虑奔走呼号的。为了应对美国、欧盟的‘双反’强制性应诉,尚德不得不花大量的财力人力应诉,这不仅是尚德的自救,也是对整个行业的救赎,为整个行业取得话语权。所以说他掏空尚德,太不负责任了,他还是尚德的大股东啊,30%的股权还在啊,他为什么要掏空尚德?”

  南方日报记者 田志明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