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2月28日 星期五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民间资本进入养老领域有三难

  政策支持,投资追捧,为何成都民办养老院却日子难过?

  □熊筱伟

  “民间资本这般积极地要投资养老院,前所未有。”成都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处副处长黎文强感慨。今年以来,黎文强已经接待了超过50家有意愿开设养老院的民营企业。

  成都市老年人口增长迅速。《成都 市 养 老 设 施 布 局 规 划 》(2011-2020)(以下简称规划)提出,到2020年,成都市养老床位将达21.7万张,约为现有床位数的六倍。“未来3到5年,成都民办养老业将进入爆发式增长期。”成都和信康复中心投资人赖瑞漳认为。

  近日,民政部下发《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养老服务领域的实施意见》,要求对民办养老院予以税收减免、财政资金补贴等多项扶植政策。去年11月出台的《成都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社会化养老机构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亦有一系列优惠办法。

  有政策支持,也有投资热情,但成都民办养老产业的现状仍是冷清。成都市民政局共登记198个养老机构,其中仅有34个为民办,占17%,远低于北京、上海等城市约50%的比例。民间资本进入养老领域遇到什么阻碍?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到2015年底,成都市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达244.8万人,占总人口的19.15%以上。

  ●成都市民政局已登记198个养老机构,仅有34个为民办,占17%,远低于北京、上海等城市约50%的比例。

  ●成都现有34家民办养老院,33家都是通过租地建房。

  ●成都的民办中小养老院,投资多在1000万元左右。

  一难

  租地建房不合法用地如何解决?

  8月25日,记者来到成都三环外的金瑞红鹤园。严娟礼婆婆在这里住了6年。最近,她睡午觉有点不踏实了。见到记者,严婆婆立马就问:“这儿是不是要拆喔?”担心红鹤园要是拆迁搬得太远,小女儿就不会经常来看她。

  搬迁的问题困扰着红鹤园院长宋晓辉。养老院是11年前租用村里集体用地修建而成。如今政府要征地,园子需要搬迁。每搬一次,都会流失一批客源。更让宋晓辉困惑的是,“现在能搬哪儿去?”

  成都现有34家民办养老院中,33家都是通过租地建房。成都市国土资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如今新建固定建筑需获得土地所有权,租地建房不合法。

  要购买土地,养老院可选择养老规划用地或商业用地。到2020年,成都全市共规划机构养老设施总面积11709亩。民间资本可以通过挂牌方式、以不低于土地成本的优惠价格购买。但成都市国土资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各种原因,规划为养老院的区域很难得到相应的用地指标。从去年至今,没有一处养老规划用地的交易记录。

  而商业用地虽有供应量,但价格高得买不起。晚霞社会养老服务中心董事长董建明曾看过高新西区的50亩土地,要价3200万元,加上后期建房成本,总支出将达7000万元,“办养老院根本收不回成本。”“土地问题是民办养老院的最大瓶颈。”黎文强表示,可以尝试租用建筑设施进行改造。

  二难

  想办成企业不行该在哪里登记?

  民办养老机构可分为在工商部门登记的企业,以及在民政部门登记的民办非企业单位。

  在哪边登记?对赖瑞漳而言,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工商部门登记系统里根本就没有养老这个分类。”赖瑞漳说,当初投资成都和信康复中心,就是看好养老市场,希望能通过开设分店实现上市,工商部门却告知无法登记。

  记者电话联系成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工作人员亦明确表示,不受理养老机构登记请求。

  成都市现有34家民办养老院都在民政局登记,均属于民办非企业单位。成都市民政局民间组织管理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作为民办非企业单位,养老院免征营业税等税收,但不得盈利。所有利润在除去日常工资、水电等开支后,需存入账户以备维修、老人活动等费用,不得在投资者间进行分成。

  记者就收入分配问题采访成都市5家民办养老院,对方均表示不愿多谈。再军爱心护理院院长黄再军反问记者:“不让赚钱,谁愿意干?”

  三难

  十年收不回初始投入赢利之路在哪里?

  8月22日上午,成都金福园养老中心院长何丽珍的办公桌上放满了雨棚广告。她正四处联系卖雨棚的厂家,对比价格。

  “今年暴雨多,原来的雨棚都朽了,不换不行。”何丽珍说,更换雨棚至少需要8万元。而这家养老院年纯利润还不到20万元。

  2001年,何丽珍同合伙人出资700万元修建金福园,11年过去还未能回本,但养老院已经需要维修了。细算投资收益,“还不如存银行定期。”

  记者先后走访了成都市8家民办养老院,发现虽然入住率大都在80%以上,但能在十年内收回初始投入的只有2家。

  在成都颐乐村养老院,记者见到,16间房、30余名老人只配有两个澡盆;护理工大都来自山区,年龄在50岁以上。主任刘家平表示,今年两次想提价,最后都不了了之,“硬件水平只有这样,提不起来。”

  黎文强介绍,成都以投资1000万元左右的民办中小养老院居多,主要服务中低收入老年人,涨价空间有限。而人力、物价都在上涨。

  成都目前还没有专门针对中高收入老人的民办养老机构。赖瑞漳认为,发展高端养老院,提升软硬件水平,提供年轻化、专业化的一对一护理,甚至组织国内外旅游等娱乐活动,其盈利空间很大。

  养老院医疗需求大,“医养结合”成为盈利的新增长点。再军爱心护理院与黄再军医院比邻而建,2011年护理院营业额40万元,而医院营业额也达600万元,盈利60余万元。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