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5月29日 星期五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罗军:欧美重回制造业不会削弱亚洲制造业

  受欧债危机和欧美重回制造业双重因素影响,亚洲制造业能否维持过去低成本优势继续发展,亚洲制造业应当如何积极应变?这成为2012年开年以来,亚洲制造业面对的一大句号。

  对此,《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日前专访了亚洲制造业协会首席执行官罗军。亚洲制造业协会(AMA)是亚洲地区先进制造业企业、科研机构、工业城市于2007年发起成立的非营利性、非官方的行业商会。

  ??? 欧美重回制造业不会削弱亚洲制造业

  《瞭望》:您认为亚洲制造业目前面临的最大危机和挑战是什么?

  罗军:在欧美债务危机影响下,全球经济低迷,需求下降,增长乏力,创新严重不足,是亚洲制造业面临的最大危机。在亚洲区域来看,传统的发达经济体正在加速萎缩,到2011财年底,日本国家和地方的长期债务总额相当于GDP的184%,居主要发达国家之首。根据我们研究分析,如果日本不能在减少财政支出,增加新的经济增长点方面有所作为,经济危机可能会在最近5年引爆,导致日本经济陷入严重衰退境地。而中国、印度等新兴经济体虽然经济强劲,但是在资源和环境的双重压力下,产业转型和升级的压力非常巨大。而东盟国家工业化水平整体上还比较低,未能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分工体系,经济还显得十分脆弱。

  《瞭望》:目前,发达经济体纷纷重回制造业,以提高本土就业率,这将对亚洲制造业产生怎样的影响?

  罗军:奥巴马总统上任后,提出了“再工业化”和“重回制造业时代”等口号,而欧洲国家在债务危机的打击下,也对制造业倍加重视,其实,这对全球制造业是一件好事,有利于推动全球新一轮产业革命,并促进全球制造业的协调发展。欧美等发达经济体对制造业的重视,并不会削弱亚洲制造业的发展。

  迄今为止,欧美仍然是先进制造技术和高端装备业水平最成熟的经济体,仍然领跑全球制造业的发展,虽然在2010年,中国制造业规模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但是全球制造业在产业体系的分工格局并未打破,发达经济体占据产业链的高端部分,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只是占据产业链的中端或者中低端,并不能形成完整的竞争态势。其次,美国重回制造业时代,并不是在中低端领域和新兴经济体展开竞争,因为人力成本是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竞争的最大优势,目前,中国劳动力成本仅仅是欧美同等产业工人的十分之一。欧美对制造业的重视,一方面是调整国家的经济重心,将过去对虚拟经济的偏好转向实体经济,另外方面则是在科技领域进一步强化,把握高端,以达到继续引领全球制造业的目的。

  《瞭望》:亚洲制造业未来的“新比较优势”将是什么?

  罗军:短期来看,亚洲制造业的优势还是会集中体现在劳动力成本、原材料、物流等比较优势上,未来的发展则主要来自于中国、印度等新兴经济体强劲的市场需求、成熟的投资环境、完善的产业分工和高效的政府决策体系。

  从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发现欧美日等传统的发达经济体开始陷入新的衰退,新的全球经济格局由于新兴经济体的强劲增长日益成为全球新的经济增长极,亚洲成为全球新的经济中心,为亚洲制造业的区域配套、产业提速创造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而中国“十二五”工业转型将全面提速中国工业的整体水平,改变传统的粗放式发展模式。如果顺利,中国可能在2020年前基本实现工业化。

  在中国与东盟自由贸易区成功运行以后,东盟工业化将全面推进,并将快速融入到中国新一轮工业化的浪潮中,为亚洲制造业增添了新的发展动力。

  《瞭望》:亚洲制造业应当如何打造国际品牌?

  罗军:打造国际品牌,必须建立在卓越企业基础上。国际品牌不是靠广告宣传出来的,而是企业美誉度与知名度的结合,单有知名度也是远远不够的。

  亚洲制造业要打造国际品牌,并获得国际上的广泛认可,首先是企业必须受人尊重,具有良好的社会情操,做合格的社会公民,传递“爱”、“友好”、“和平”、“进步”、“和谐”的声音。在科技创新、可持续发展、关爱社会等方面发挥标杆作用。其次,要学会沟通,尊重彼此的文化。品牌的实质就是文化,不同的品牌代表着不同的文化。如今亚洲并不了解西方,西方也不并了解亚洲,企业要做文化的使者。同时,品牌应该与产品的创新相结合,也就是说,亚洲制造业要着力于科技创新,不间断地推出具有竞争优势的产品才有利于打造国际品牌。手机市场的发展给我们很多启示:90年代初期中国刚刚引进手机的时候,一下子诞生了许多国内国际的品牌,但是摩托罗拉却是一枝独秀;到了2000年左右,诺基亚开始独领风骚,而摩托罗拉开始了下坡路。到了2010年左右,苹果异军突起,诺基亚一蹶不振。很多国产的品牌如熊猫、TCL、联想、中兴等等,都在苦苦挣扎……这充分说明:国际品牌并不是产品制胜的唯一法宝,还需要科技的长久支撑。

  《瞭望》:中国制造业为何总是远离世界500强?

  罗军:中国制造业其实并未远离世界500强,反而是加速进入了500强行列。据2008年“财富500强”统计,中国(大陆)制造业进入世界500强的仅有宝钢、一汽、上汽、中铝、联想集团等5家企业入围。到了2011年,就新增加了中航工业、首钢、中国电子科技集团、中国机械工业集团、中船重工、东风汽车、南车集团、南方工业集团、北方工业集团、河北钢铁集团、中国冶金科工集团、武汉钢铁、华为、沙钢等20家企业入围。客观地说,最近10年来,中国制造业不仅数量猛增,而且质量也有了显著提升,过去低端商品标签的“中国制造”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

  如今,中国制造业已经开始在航天、高铁、高端装备、钢铁、通信技术、造船等领域取得了巨大突破。宝钢集团在生产高端汽车板材方面占有重要地位,并开发出硅钢等新材料。

  上海振华重工依托自主创新,连续15年保持了港机市场75%的全球市场占有率,并开始在智能化码头、钢结构等领域崭露头角。华为、中兴在通讯设备领域已经跃居全球前列。

  《瞭望》:应当如何打造亚洲制造业的跨国公司,实现全球战略突破?

  罗军:过去,日本、韩国和我国台湾地区诞生了许多成功的跨国企业,现在来看这些纪录正在被不断刷新。我们认为更多的亚洲制造业走出亚洲,走向世界只是一个时间问题,随着中国、印度等亚洲新兴经济体工业化进程的不断向前推进,并全面融入全球经济,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印度等亚洲新兴经济体的企业熟悉和掌握国际规则,增强自身实力以后,将投资触角伸向世界各地。

  亚洲制造业的全球化,首先要培养一大批熟悉国际规则的人才队伍,使更多的经营管理和研发人才积极参与到全球化的浪潮中,加强与欧美制造业的对话。第二,企业要有全球化

  视野,产品的研发和设计、营销必须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制定目标。第三、企业要在科技创新上抢占制高点,制造业的竞争归根结底还是科技实力的较量。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