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8月12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火锅有毒:亿万富豪龙利源之死

死者龙利源生前照片(资料图)。

  47岁的高州亿万富豪龙利源,坐在八甲火锅城二楼包间时,也许未曾想到,面前的这碗猫肉汤,会是自己最后的午餐。龙利源更想不到的是,向猫肉汤投入断肠草使其成为致命毒药的人,竟是和他共进午餐的八甲镇农业办副主任黄光。

  2011年12月23日,8时50分左右,高州富豪、广东省人大代表龙利源,要去阳春市八甲镇办事,但同行的黄文还没到。于是,他在云谭街口和小贩们聊起天来。

  平常,龙利源会和小贩们在街边打“升级”,“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亿万富豪”。和小贩们聊了一会儿后,黄文来了,两人上车出发。半个小时后,两人到达八甲镇,黄光这时正在开会。黄光是八甲镇农业办副主任,“一般村里,卖山木,或出租山地,到最后的开山、清山时,都必须通过黄光,因为他是镇政府里管山地、林业方面的官员”;“当然,每次请黄光动身,都要塞个千儿八百(元钱)的”。

  于是,龙利源和黄文便去八甲镇站前路的八甲火锅城坐着等。火锅城只是一栋普通的四层民居,是一对夫妻开的小饭馆。店主夫妻阿万和阿珍热情地招呼着他们,给他们泡了一壶茶,两人一边看电视一边等黄光。

  在等黄光的过程中,龙利源对火锅城老板说,中午会回来吃饭,让他宰一只猫,炖一锅药材猫汤,再炒一个青菜。

  11时10分,电话里得知黄光开完会,龙利源和黄文便去林业站接他,三人一同出发去看山。而这时,火锅城夫妇已经宰好了铁笼里两只猫中较小的那一只,放在锅里炖了。

  黄光其人

  龙利源是高州源兴木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在龙利源妹妹的叙述中,龙利源从18岁起就先后烧炭、收购鸡鸭、开作坊缝制蛇皮袋,到乡下收购四季豆等,做一切能挣钱的生意。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龙利源才在东莞开了一个手袋厂;到2000年,厂里聘有工人近600人,承做惠普的电脑包。但这时,龙利源将东莞的工厂交给弟弟打理,他回到高州从事林业承包。

  黄文就是从此时开始给龙利源打工的。这10年下来,他们已经在高州、阳春甚至是四川种下了4万亩的松树,砍了不知多少山木,并在2007年成立了高州源兴木业有限公司。

  这一年,龙利源由高州市推选为广东省第11届人大代表。有了省人大代表的身份,再加上东莞高州商会会长的头衔,龙利源无论是在高州政界、商界,还是民间,都拥有了很高的声望。但让龙利源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在与高州毗邻的阳春市,却起不了作用。龙利源的事业在阳春市的困境与绝路,从表面上看来,源自于这个叫黄光的人。

  45岁的黄光系阳春市石望镇人,上世纪80年代末从湛江农校中专毕业后,被分配到八甲镇炮管办工作,并很快做到炮管办主任一职。

  在1995年之前,八甲镇有许多做炮竹的家庭作坊,各村往外销售炮竹时,必须得到炮管办的签字放行,否则会被没收、罚款。所以,“黄光在做炮管办主任时赚了很多钱”。这期间,他娶了镇上一个铁匠的女儿为妻。

  1994年前后,黄光在炮管办主任任上遭到审查。当时,与他一同被审查的还有八甲镇国税所所长黄世端。“黄世端被罚没30万元,坐了一年多的牢。因为举报黄世端有功,黄光只被关押了一段时间,没有获罪。”

  从拘留所出来后,黄光先是包下街上的一排棚屋,右边开大排档,左边开卡拉OK厅。之后,他又包下一栋楼房,开了一家“竹园大酒店”。后来,黄光疏通了关系,再次进入镇政府工作,任职镇农办,并一直做到了镇农办副主任的职位。

  对于黄光赌博“六合彩”的传闻,黄光的妹妹说:“是的,我哥会赌六合彩,有时候一万元两万元地去买。”黄光和龙利源,这两个看似完全不同的人,最终却“狭路相逢”。

  5000亩林地的纠纷

  2009年6月,在黄文的介绍下,龙利源和黄光相识。初次会面,龙利源先向黄光说起了八甲蓄能水电站项目的事情。

  阳春市八甲蓄能水电站是中广核建设的阳江核电站配套项目,用于低峰抽水蓄能、高峰放水发电。项目地址在八甲镇九折河,水库建成后将淹没周边5000多亩的林地。龙利源问黄光,将要被淹没的林地上的树木,有没有办法卖给我?当时,黄光的答复是,回去看看。

  不久后,“黄光说行,说他会跟镇长说(黄文语)”,但前期疏通很重要,龙利源立刻给他打去1万元的办事费。过了几天,黄光又索要更多。龙利源依然很大方地给他汇款5万元。龙利源说:“我会一共给你150万元,不管你怎样弄,只要能搞定了这个事情就行。”黄光听了这话,就让龙利源先付70万元的定金。2009年9月,龙利源向黄光的私人账户汇去70万元。黄光给龙利源写了一个收据。

  当时,黄光对龙利源说,关于这近5000亩山木的出售事宜,阳春市政府是要进行公开招标的,但我能在公开招标之前就搞定。70万元汇过去不久,黄光说事情搞定了,要求龙利源付剩下的80万元,以签订合同。此后一段时间,龙利源给黄光汇过去一笔又一笔钱。

  2009年底,黄光拿来一份合同给龙利源看,“那份合同上盖着八甲镇镇政府的章,但黄光只给龙老板看了一眼就收回去了,说是要拿到阳春市林业局报批。因此,现在我们手上并没有这份合同(黄文语)”。

  其后,龙利源还给黄光汇过去26万元的山木契税。但山木一直未能砍伐,因为八甲蓄能水电站一直在做周边的道路建设。到了2010年,此项工程由中广核移交给南方电网。

  2011年底,南方电网开展水库周边征地工作。这时,黄光再次向龙利源提起此事,说“已经完成征地了,很快就要开工了,不如让我给你办一个施工证,揽一些电站的配套工程来做”。

  “龙老板当然知道我们是木业公司,不是做工程的。但他说,只要他黄光说能办就让他办吧,花个一百几十万元没什么,如果资质能升级也是一件好事。”

  于是,据高州源兴木业公司的现金日记账记载,2011年7月26日,给黄光汇过去80万元,“是办证的钱,但证件也没能办下来”;11月29日,又给黄光汇过去30万元,“黄光说广州一个建筑企业转让施工证,转让费为30万元”。在这一段时间里,除了这些大笔的款项外,还有每笔几千元到几万元的办事费几十笔。

  据高洲源兴木业公司现金日记账和相关汇票记录,从2009年9月至今,龙利源一共给黄光累计汇款330万元。

  龙利源的妹夫阿水说:“大约在2011年12月2日,黄光终于把证件拿回来了,但只有一个复印件。黄光说,原件在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备案,但我一看就知道是假的。证件上面有一个编号,我到网上查,没查到。黄光又说,要20个工作日才能联网。很明显,他这是骗人。”

  于是,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龙利源开始向黄光追债。有一次,龙利源甚至说,如果黄光不还钱,就让东莞高州商会的人去找他。而另一次在与黄光的争吵中,龙利源当着黄光的面,拨通了他在检察院任职的一位朋友的电话。

  龙利源之死

  2011年12月23日。

  三个人看完山地途经林业站时,黄光下了车,自己开车去了火锅城,“在车后备厢里有一包断肠草切片”。一回到火锅城,黄文就问老板猫汤炖好没,老板说差不多了。黄光吩咐老板炖久一点。

  在二楼包间里,龙利源和黄文喝茶的时候,黄光的电话响了。黄光走出包间接电话,10多分钟后才回去。等他回去后,汤也随后送上来了。这时,黄光分了一根烟给黄文,两人一起抽烟,龙利源不抽烟,动手给每人盛了一碗猫肉汤,然后自己先吃了起来,吃了几口后说:“怎么没放盐?”黄文也说:“是啊,怎么没放盐?”便大声叫老板上来。

  相关

  黄光投毒:疑为六合彩巨亏起歹念?

  县级市高州在行政区域上隶属于广东省茂名市,1962年出生的龙利源是高州云潭镇人。 1997年,看中了木材加工市场的龙利源从东莞回到高州云潭镇创办了“源兴木业”。因为木材加工生意兴隆、销路广泛,2007年左右,龙利源已经成了高州乃至整个粤西南富甲一方的企业家。外界传说他资产过亿元。

  龙利源的朋友罗先生告诉记者,案发前十几天,龙利源曾致电他,称打算向高州市纪委和茂名市纪委举报他生意上的某些伙伴。罗先生问到底怎么回事,龙利源只说了句“收钱不办事,很可恶!”龙利源也曾经让黄文给黄光带话,到底能不能办赶快给个话。不能办就把钱退回来,“不要伤了和气”。

  黄文回忆说,在被害前几天,龙利源的心情不是很好。龙利源对他说,八甲镇的这笔生意做完后再也不想见黄光这个人了。

  被抢救过来的黄光后来向警方供述称,由于他挪用了龙利源的巨额资金,而龙利源多次催他归还欠款,无力还款的黄光便萌生了与龙利源同归于尽的想法。

  至于黄光挪用龙利源的资金做了何用,警方并没有通报。但龙利源的家属告诉记者说,警方在黄光使用的汽车上发现了六合彩宣传资料,所以他们怀疑黄光正是因为参与六合彩赌博巨亏而挪用了龙利源的钱,因无力偿还,便产生投毒杀人的歹心。(据《华商报》)

  下转2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