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8年11月17日 星期六

财经 > 理财 > 正文

分享到新浪微博

字号:  

华西金牛是病态炫富?

  华西村金牛,重1吨。“华西村有钱了,用黄金造了一个金牛,这违背传统美德。有钱了,可以拿去帮助西部地区的贫困孩子,帮助老百姓。用些黄金堆在那里,美吗?”11月19日,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法规司司长徐宗威痛批中国的建筑文化存在“四远四近”,建筑文化表现令人担忧、令人痛心。(《新闻晨报》)

  “建筑文化与自然越来越远,与生活越来越远;与民族越来越远,与传统文化越来越远;离官场越来越近,离逐利越来越近;离浮华越来越近,离西化越来越近。”徐宗威“四远四近”的批判痛快淋漓,切中时弊。但他关于华西村金牛的定位却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多人并不赞同……

  反对

  先读懂华西再说事儿

  平心而论,徐宗威痛批中国建筑文化的“四远四近”,确实痛快淋漓切中时弊。但他将华西村的金牛扯进来,乱点了鸳鸯谱。因为金牛的前生后世与“四远四近”根本是八竿子打不着,拿它来与“小蛮腰”等搁在一块说事儿,显然是跑偏了!

  从表象上,造金牛违背传统美德,与崇尚节俭相悖,似乎还占着理儿。然而,将这尊金牛放在华西村的发展史上看,恰恰相反,金牛闪耀的正是华西人传承的传统美德之光。重1吨、价值3亿元的金牛与春节前向村民发黄金一样,一来制造关注点,扩大华西知名度,为旅游业造势,二来通过投资黄金保值,让全体村民的收入更上一层楼。据报道,金牛现在已增值三成。不知“小蛮腰”现在增值了多少?

  华西人不差钱,有钱就要搞各种投资,否则就是守财奴或是坐视贬值,甚或坐吃山空,富不过三代。但没听说华西人炒房团满天飞,也没有见到华西人放高利贷,出产了“跑路老板”。华西人利用多少年来打拼的金字招牌搞投资,钱生钱,连一丁点儿的资源都不浪费,可以这么说,“谁知大金牛,汗毛皆辛苦”。别以为华西人会把辛苦攒来的钱只用来炫富、玩虚荣,华西人精明到家了,每一个大手笔都是掰着手指头算过账的。就在地球人都在争论摩天楼和大金牛时,华西人已在数他们用这些东东赚回来的银子了。他们将传统美德演绎得叫你不细细咀嚼品不出来有多少传统美德的含量。

  再说华西的扶贫济困。“十一五”期间华西村投入2500万元,免费培训5万名村支书,智力扶贫带动了10多万人脱贫致富。此外,他们在宁夏、黑龙江建设了两个省外“华西村”,还在江西吉安建设第三个省外“华西村”。值得一提的是宁夏华西村,堪称中国扶贫史上的一大创举。华西村不仅帮助1万多宁南山区的农民解决了温饱,更在几代人的心里种下了穷则思变、求富发展的希望之树。因此,用传统美德来绑架华西金牛,不公平,也打错了靶子。要拿金牛来说事,还是先读懂华西村为好,否则,就要贻笑大方了。(梁江涛)

  金牛挤出的依然是奶

  徐宗威司长对华西村的这一指责,在逻辑上有点问题。华西村有钱了,就应该把钱全部拿去资助西部吗?要是这么说,那么所有的官员都不应该坐公车,毕竟还有孩子没有校车坐。这些年来华西村对西部资助不少,建起了不少“西部华西”。希望华西村承担更多责任,更多的应该是经验和理念扶持,其中包括必要的资金,但并不是说华西村有多少钱就拿多少钱对口捐助,这是在搞“均贫富”,这样做还会有华西村吗?

  这段时间针对华西村金牛的批评太多了,总的可以概括到炫富、小农上面。有批评才能有进步,华西村应该虚怀若谷,正确对待批评,理解人们对华西村的热爱和关心。但对于批评者来说,也不能以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通过批评华西村来保持自己的道德优越感。

  表面看,造金牛保值多少有一点农民意识,但这种农民意识并不能理解为是小农意识。为什么中国只有一个华西?华西村走的道路,既不同于一般城市走的道路,也不同于一般农村走的道路。回顾这些年来华西村的发展,可以看到,他们对于市场有着敏锐的感知,而且他们认准了道路就坚决地走下去,他们综合了市民和农民的智慧,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

  其实不谈投资保值,就一般舆论指责的炒作来说,为什么城市可以,华西不可以?这头金牛为华西赚足了眼球,这些眼球何尝不是未来的资源?华西村这头金牛,看起来那么耀眼,但它挤出的依然是奶。华西人并没有把钱吃掉喝掉,他们一直以自己的方式,坚定地走着自己的路。关注华西村,提醒华西村,但不要歧视华西村。否则,有小农意识的不是华西,而是我们。 (毛建国)

  支持

  病态的炫耀

  正如徐宗威所说,各地大体量、超高的建筑越来越多,只是为了标新立异,满足虚荣感。但华西村金牛背离传统美德的判断过于抽象,并且有忽视其内在本质——炫耀的嫌疑。只是当炫耀与虚荣感联系在一起时,其危害性已经超出了一般个体炫耀性消费,而是对社会和公共福利都构成了威胁。这是我们不能不正视的一点。

  华西村金牛与超高建筑越来越多都是炫耀性病态的折射,只是权力者把这种做法当成了“炫耀性成绩单”,而在我们看来,却是一种病态的炫耀性。在不少权力者眼中,炫耀性建筑是政绩的明证,是实力的象征。权力者总是以为华西村金牛与超高建筑越来越多代表着影响力和繁荣,但遗憾的是,这可能是一种权力的过度投机,是权力放大的自我表白,是权力“名正言顺”地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诉求表现。

  至为重要的一点,华西村金牛既是炫耀性病态的折射,更是炫耀性流行病蔓延的证明。这种炫耀性病态本身并不是一种没有目的的挥霍与浪费,其根本动机在于通过夸富式炫耀博得社会艳羡而提升其社会地位和声望、荣誉,从而获得社会性的自尊和满足。通过重1吨的华西村金牛的象征,完成其社会性比较,导致的结果很可能是一种无休止的金钱竞赛。

  权衡利弊,其消极作用是突出和明显的。一是影响积极价值观的建立,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社会的正常价值观。二是导致资源浪费,有悖于创建节约型社会和可持续发展战略。三是社会财富的效用没有得到很好的利用和体现,导致社会整体福利水平下降。(朱四倍)

  观察

  先富的烦恼

  “天下第一村”的华西村,是绝对的先富地区。富者有炫富的资本,也有保值增值的渴望。凯旋门、美国国会大厦、微缩版天安门、长城及维也纳画廊、爱因斯坦天文台,再到金牛……我们可以认为华西村在炫富,但按照华西村的解释则是,这些建筑都是我们在2000年作为旅游景点开发建设的“世界公园”旅游项目,并且,金牛让华西村旅游火起来。就金牛而言,亦是华西投资黄金保值的行为之一。据悉,今年“十一”黄金周期间共有10万多海内外游客前往华西村游玩参观。

  华西村金牛,其实是先富的烦恼。创业难,守业更难。先富难,持续富裕更难。对财富的保值增值,是富裕者共同的心愿,无可厚非。华西村所做的保值增值,单纯从经济学角度看,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财富品质。

  今朝华西村“克隆”景点,昨日华西村“克隆”发展。华西村曾经在“先富带后富”上努力。有资料显示:一个面积不足1平方公里的江南小村,用了13个多月时间,把土地面积“扩容”13倍,人口从1600多人增加到16000多人,奇迹般地谱写了中国农村行政区划调整的新篇章。这便是吴仁宝时代,华西村“克隆”出五个“华西村”。当然,“克隆”华西村有利也有弊,不能作为“先富带后富”的唯一途径。可是,现在的华西村似乎忘记了“先富带后富”的使命,也淡忘了如何创造性地开展“带后富”工作,而热衷于财富的保值增值。

  华西村是富裕的“牛郎”,贫困地区是贫穷的“织女”,现在缺少的是“制度老槐树”,缺少“政策鹊桥”。这既是先富者的烦恼,也是后富者的困惑。并不是所有的先富者主观上不想去带后富,后富者更是期待着先富者伸援手,由于缺少“制度通道”与“政策鹊桥”,将两类群体“分割”。当下,迫在眉睫是制度的创新,政策的“联姻”,实践的探索,让先富地区的财富向后富地区转移,让财富在后富地区增值,让财富品质在欠发达地区提升。(巢江淮)

  ■三言两语

  ●其实华西村有钱不如跟迪拜学,多建些超乎人类想象的场景,全世界都刮目相看。金啊银的暴发户没人喜欢……

  ——朝阳

  ●一个完全剥离了农村,甚至超越了城市的超级农村,已经失去了启迪与引导价值。这样的“百亿村”,别说让它存在“百年”,就是存在千年、万年,也已失去“先富”的意义了。

  ——蒋平

  ●其实我真不知道华西村有什么大企业,为什么这么有钱呢?

  ——王伟

  ●美德早已远去,金牛才是写照。

  ——温雨燕

  ●国家的各省、市、县、镇在建豪华办公楼、开名车、喝茅台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贫穷的地区?

  ——刘明光

  ●什么是传统美德?做好分内的事情是最好的传统美德。先修身才能齐家、治国乃至于平天下。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徐司长可以慷慨陈词,但作为一个官员,首先应该做好自己职责内的事情。

  ——钱兆成

  ●任何人都有权支配自己的财产,没有人可以说三道四。

  ——江赣春

  ●远近之间,是种价值理念的取舍。为什么如今的建筑远离自然和传统,那是因为自然和传统作为约束力量存在,成为了利益集团逐利路上的障碍。

  ——时言平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