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8年11月15日 星期四

财经 > 正文

分享到新浪微博

字号:  

作家"被富豪"出版社不认账:版税销售量都是秘密

  第六届中国作家富豪榜于昨天发布,郭敬明、南派三叔和郑渊洁分别以2450万元、1580万元和1200万元的年度版税收入,位列榜单前三甲。其中,郭敬明更是继2007年和2008年之后,第三次登上该榜单的榜首。和往年一样,这份榜单发布之后,立即招来读者和图书界的一片骂声。很多读者认为,以收入来衡量作家的价值,这件事本身就很无聊;而对于出版社方面来说,这份榜单上的数据查无出处,看上去很可笑。

  按照往年的惯例,今年的中国作家富豪榜以去年11月10日至今年11月10日为时间节点,统计众作家的最新作品及其他主要著作加印的册数,再以10%的版税率为基数进行计算。除推出中国作家富豪榜外,此次榜单还附带了“漫画作家富豪榜”和“外国作家富豪榜”两份子榜单。朱德庸、几米和周洪滨跻身“漫画作家富豪榜”前三名,而《百年孤独》的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则登顶“外国作家富豪榜”。

  对于这份以财富为唯一衡量标准的作家榜单,很多读者都用了“很无聊”这一字眼来评价。“作家的价值只能用金钱来衡量吗?”读者“罗纳大耳朵”说,“作家是以文字为载体,将某些文化和知识以及他们的观念传播给读者。对读者产生积极的影响,这才是作家真正的价值,为何总以金钱来衡量人的价值?”还有读者指出,榜单上的很多作家的作品充其量是畅销书,缺少精神内涵。

  尽管中国作家富豪榜发布方宣称,其榜单“以期最大限度地反映出中国作家的真实收入”,但在出版社方面看来,这份榜单上的数据却显得“很可笑”。

  在“外国作家富豪榜”上,马尔克斯凭《百年孤独》的1100万元人民币版税名列首位,村上春树以《1Q84 BOOK3》620万元人民币版税名列第四,黑柳彻子因《窗边的小豆豆》365万元人民币版税位居第七,而这三位作家的三部作品都是由新经典文化有限公司在国内出版发行的。但是,面对榜单上的数字,新经典营销主管岳卫华却嗤之以鼻:“这些数字连我们都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这非常可笑。”

  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副社长刘明清则指出,榜单上所谓的版税收入,实际上都只是大致推测而已。“这是娱乐时代的做法,作家的真正收入要看税务局发给作家的税单,那个才最准确。”刘明清介绍说,并不是所有的图书都会在版权页注明印数,因此图书的发行量实际上是外人难以计算的。“即便有发行量数字,发行量和销量也肯定不一样,因为还有可能存在退货的情况。”

  一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出版社负责人同样对榜单数字提出了质疑。“作家版税、图书发行量、图书销售量都是出版机构的商业秘密,这些数字牵动着业内最敏感的神经,谁也不会轻易透露。”这位负责人反问说,“作家富豪榜对发行量的监测,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不过,高居中国作家富豪榜榜首的郭敬明,倒是对这份榜单很认同。昨天中午,他率先回应说:“这次作家富豪榜登顶,应该是有年底发售的《小时代3.0刺金时代》的功劳。”据他透露,出版社提供的数据显示,该书的全国预订量达到160万册。但是,郭敬明也同样感到有些遗憾:“2000多万元的收入,就能够在一个行业里夺得第一,证明作家依然是一个弱势的行业。”记者 路艳霞

  第六届中国作家富豪榜(部分)

  排名 作家 版税 经典畅销代表作

  1 郭敬明 2450万元 《小时代》

  2 南派三叔 1580万元 《盗墓笔记》

  3 郑渊洁 1200万元 《皮皮鲁总动员》

  4 杨红樱 1100万元 《淘气包马小跳》

  5 安妮宝贝 940万元 《春宴》

  漫画作家富豪榜(部分)

  排名 作家 版税 经典畅销代表作

  1 朱德庸 6190万元 《大家都有病》

  2 几米 2500万元 《向左走,向右走》

  3 周洪滨 1830万元 《偷星九月天》

  注:该表以十年版税计算

  外国作家富豪榜(部分)

  排名 作家 版税 经典畅销代表作

  1 马尔克斯 1100万元 《百年孤独》

  2 J.K.罗琳 900万元 《哈利·波特》

  3 布热齐纳 750万元 《冒险小虎队》

  文化时评

  如果文学只是一笔生意

  周南焱

  在第六届中国作家富豪榜上,年版税收入过千万的作家不在少数。这很让人产生一种错觉,既然作家的腰包鼓起来了,说明他们的作品很受欢迎,文学创作应该也很不错。颇有意思的是,上周末国内一批知名专家做客中国作家网,向网友推荐“五年来最喜欢的一本文学书籍”,结果绞尽脑汁竟然只推荐出两部当代纯文学作品。这两件事放在一起就很有趣,一边是作家在大手笔捞金,一边是好文学作品难觅。

  仔细看一下作家富豪榜单,不难发现,榜单前十名无一例外是商业类型化写作的作家。青春玄幻、盗墓小说、通俗讲史、武侠小说以及职场小说,这些商业化作品霸占着榜单。茅盾文学奖得主刘震云、贾平凹、张炜,虽然也登上富豪榜,但均名列25名之后。榜单可能未必准确,但也反映出一个事实,艺术性较高的纯文学作品缺乏市场,即便是茅奖得主,也只能勉强列入作家富豪榜的末席。

  实际上,榜单上的作家富了,只是表明商业类型化写作受到大众追捧,而纯文学作品并不受读者待见。纯文学创作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曾领社会风潮之先,进入九十年代后便逐渐沉寂,如今更是日渐显出萎缩、边缘化的迹象。与之相反,盗墓、职场、悬疑等类型化创作日渐丰富,取代了纯文学曾经显赫的位置,成为大众阅读文学作品的主流。这些类型化文学作品,相对比较轻松、通俗,阅读起来较有快感,更偏重娱乐化消费。

  由此看来,发家致富的可能只是商业类型化作家,而坚持纯文学创作的作家却大多未必活得这么滋润。事实上,由于文学类期刊的稿费长期居低不涨,对大多数纯文学作家来说,仅靠创作来维持生活,并非那么容易。现实生活压力迫使他们要么在寂寞中继续坚持文学理想,要么向富豪榜上的作家看齐,去创作商业类型化作品。

  拿金钱来衡量纯文学作品的艺术价值,显然有失偏颇。但客观上,商业化写作的市场强势,会使得关注心灵的纯文学作品受到冷落。从作家富豪榜来看,如果文学只是一笔生意,即便赢得了市场码洋的胜利,对于文学创作的整体品质却并无益处。因此,要重视商业类型化写作,也更应扶持纯文学创作,如此才能形成严肃高雅文学与商业类型创作齐头并举的局面。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