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7月11日 星期六

财经 > 正文

分享到新浪微博

字号:  

魏杰:明年经济下滑压力大 必须进行深度调整

  经济必须深度调整,长三角珠三角调整最关键

  著名经济学家、清华经管学院教授魏杰昨日上午在广州举行的建设银行2012年中国宏观经济走势报告会上表示,明年我国经济面临保增长和抑通胀的两难选择,必须要进行深度调整,对经济结构、增长方式和经济制度三方面进行转变,才能解决上述两个问题。而其中,长三角和珠三角的经济深度调整最关键,他建议,应该给予上述两个地区的经济转型政策倾斜。

  成本推动型通胀要求新对策

  魏杰认为,通胀预期将决定明年的宏观政策。最近由于CPI持续回落,目前市场上对通胀预期的乐观情绪越来越浓厚,甚至有人预期会回落至2%。但魏杰认为,由于货币供应量庞大的事实并没有改变,明年通胀依然压力大。“当前,全国金融机构、非金融机构以及民间融资三种途径加起来的货币供应总量估计有85万亿,但是今年GDP总量最多只有44万亿,货币供应量与GDP总量的比例接近190%。未来通胀依然压力大。”魏杰指出,这一比例说明我国创造货币的速度大于GDP,货币一放松通胀肯定飙升,因此紧缩货币政策基本不改动。

  他还表示,从新增货币流向来看,大量货币变成了理财和收入,其中央企是理财的重点力量。“理财的后果是金融成本上升,推动劳动力成本上升。现在我国通胀已经逐渐表现成为成本推动型。这这种情况下,明年货币政策在治通胀方面将会失效。明年决策层还需要继续重点研究治通胀的新方法。

  明年经济增长不容乐观

  目前我国经济正在缓慢下行,但魏杰认为明年经济增长情况不容乐观,下滑速度很快,不排除会呈现较大幅度下滑态势。

  他表示,目前拉动增长的三驾马车开始乏力。出口出现大幅度回落。美国正通过恢复实业来提高就业率,这使得未来对美国出口仍将下滑。此外,目前新增投资负增长,消费增速缓慢。“预计第四季度经济增速在8.7%左右,明年的目标不是保八,而是保七。掉到7%以下是硬着陆。”

  另外,根据刘易斯拐点,我国人口红利也快吃完,劳动成本上升很快。这个阶段增长压力会逐渐显示。

  微观上,地方政府是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但目前地方政府靠卖地的增长方式行不通,地方项目资金非常紧张,一旦停下来,对经济增长影响非常大。

  经济必须进行深度调整

  不难发现,抑通胀和调结构是两个难以兼得的调控目标。魏杰认为,要同时达到两个目标,明年必须对经济进行深刻的调整。“对策一定要清晰,要忍耐通胀与经济下滑的压力,对经济发展进行深度调整。”

  他表示,若明年经济下滑后,再放松货币,中国又将失去一个转型的机会,结果只是将问题会往后推,下一次调整空间更小。而长三角和珠三角将是调整的重点地区,他表示必须对这两个地区明年进行深层调整给予一定的政策倾斜。

  魏杰认为,调整经济首先必须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比例最少要到55%以上,目前我国这一比例不足30%。“要完成消费驱动转型,必须尽快提高居民收入。”他建议通过减税、降税以及向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倾斜更多。此外,低成本增长方式也要转向技术创新型。他认为,技术孵化器很重要,差异化人才制度也很重要。

  此外,经济结构也需要进行调整。他表示,现有经济结构给未来经济的贡献只有4%,必须调整才有提升空间。而高端制造业、新兴战略产业和服务业这三种产业在近1-2年内会加速调整。“市场对高端制造业产品需求旺盛,却制造不出来,制造业的发展方向是高端制造。”

  最后,魏杰还提到了深化经济体制改革,他认为目前的体制已经释放完增长能量。政府要回归到社会公共管理主体位置上,放开资源。(黄倩蔚)

  • 来源:新华网 作者:黄倩蔚
  • 编辑:robot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