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1月25日 星期六

财经 > 正文

分享到新浪微博

字号:  

陆志明:“新招”难解美国经济近忧

陆志明

趁第十九次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在檀香山举行的机会,美国大推此前冷门的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TPP)。奥巴马迫不及待地向外界表露:美国已和其他八个APEC国家就TPP的贸易大纲达成了一致,将以亚洲为重点来刺激经济增长。国务卿希拉里更明确表态,TPP是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重点。其后在峰会部长级会议上,她干脆直言,未来十年美国将在这一地区大量增加外交、经济和战略等方面的投入。

美国“重返亚洲”云云,似乎更多的只是起到强调作用。事实上,美国在亚洲的经济、军事、政治存在,从未明显削弱过。英国和欧盟是美国自二战以来最重要的全球战略盟友,即便现在遇到欧债危机的困扰,但是这一重要地位也非众多亚洲国家所能企及。因此,从本质上来看,华盛顿一再重弹“亚洲重点论”,主要目的不过是为在欧洲经济疲软之际,在亚洲寻求更多的经济政治利益,以推动国内经济复苏和抑制外部亚洲国家的崛起。尤其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客观上似乎有些削弱了美国的地位,这是美国怎么也不希望看到的。而亚洲国家因为存在历史遗留的敏感问题,部分小国有凝聚起来或寻找靠山以争取自身利益的动机,这让美国找到了实现亚洲经济战略的切入点。

但是,TPP这一机制是否能达到奥巴马政府的这一战略目标,还得看这个机制本身是否有超越其他多边经贸机制的优势。毕竟,在当下和平发展占据世界主流的时代,经济利益是所有行动背后最为强劲的推动力,也是左右世界各国政局的主导因素。政治因素更多的是围绕经济因素运转,体现经济利益主体背后的诉求。

从TPP的历史沿革和趋势特征来看,短期内实现奥巴马政府目标的可能性并不大。TPP最早由文莱、智利、新西兰和新加坡等4个APEC成员国于2005年签署,在这四个经贸总量较小、互补性较强的国家之间建立高标准的贸易协定有其积极意义。毕竟APEC涉及国家众多,谈判旷日持久,且不具备较强的目标约束,先在少数国家内部实现贸易自由化可以规避谈判持久战的威胁。

然而随着2008年美国、澳大利亚、秘鲁和越南,2010年马来西亚的先后加入,这一机制的内部结构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国家规模和数据大幅增长,原本较为容易达成的贸易自由化协定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如贸易伙伴之间的互补性、对等性等等。再加上未来日本很可能加入,原本的机制恐怕很难胜任多国之间经贸关系的协调。所谓内部国家越多、机制越复杂,整个体系的稳定性和协调性就越差,TPP机制也难以规避这一客观规律。譬如在农业政府补贴问题上,日、美之间无疑将会发生较多的争执。

君不见,日本各地农民正群起抗议野田佳彦首相准备加盟TPP的行动。据日本农水省给出的数字,日本若加入TPP将承受高达11.6万亿日元的损失,并使340万农民失去工作。要知道,日本大米等农产品的关税为400%左右,如果完全撤除关税,当国外大米涌入日本市场,日本农业恐难以为继,众多农民将放弃对稻田的耕作,日本食品安全将岌岌可危。这在日本,始终是个打不开的死结。日本此前与其他国家达成的各项经济合作协定中,总共有大约940类产品不在取消关税范围内,其中850多种为大米、麦、肉类等农畜产品。

从实际的经济利益分配来看,美国早已与TPP中绝大多数成员国达成了众多的双边贸易协议,在现有双边贸易机制上再多加一个贸易协定,实际意义究竟有多大,恐怕也难以有所定论。但是就美国国内大选的形势来看,反对党很可能利用这个事实抨击奥巴马政府浪费公共资源进行低效率的外交活动。

此外,奥巴马要想重振出口,却舍大从小,为了TPP的5亿消费者市场,将中国13亿消费者市场排斥在外,这无疑又成了共和党的另一话柄。再说,即便美国力邀日本加入TPP,但在世界经济复苏状况仍非常虚弱的情况下,这些国家不可能绕过中国这个巨大市场,单独与美国贸易往来。尤其像澳大利亚、智利等资源出口国,近期的经济复苏主要受益于中国市场的需求。通过TPP来孤立中国的想法,难免显得幼稚。

环视全球,中国已成世界经济核心的组装工厂,即便工厂要搬迁也不可能是一朝一夕所能完成,更何况工厂自身也在不断演化发展。中国周边国家的劳动力成本也在随着中国成本的提高而提升。而中国并不是当年的日、韩,劳动力成本上升之后产业会迅速转移,中国还有广阔的腹地和巨大的市场有待开发。

从根本上来说,美国政府要想重塑出口,就必须增加高科技的技术产品出口。要想用美国那样高昂的劳动力成本从事简单装配生产活动,恐怕很难被其他国家接受。而中国也需要时刻保持清醒,只有完善建立庞大的内需市场,发展国内经济,“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挫败某些国家“合围、孤立”的最有效武器。(作者系交通银行金研中心研究员)

  •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陆志明
  • 编辑:廖娟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