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8年11月19日 星期一

财经 > 正文

分享到新浪微博

字号:  

地下炒金水很深黑平台吸金 专人“钓鱼”

经过调查,记者发现其中存在种种陷阱和黑幕,甚至还有一些正规公司在背后设置不为人知的黑交易平台。在此过程中,有不少年轻大学生被一些“投资公司”诱骗成为其“帮凶”。

记者调查:

从写字楼转战到民房

昨日,本报刊发地下炒金的报道后,一些投资者告诉记者,他们是在网络上或者QQ聊天群里被蛊惑而最终上当受骗。

“我们其实并不了解黄金方面的金融常识,更不要说自己去操盘。”家住福田的林先生反思说,说到底,很多人上当,就因“贪”字,而轻信了所谓“投资咨询”公司的诱惑,梦想通过伦敦金几百倍的高杠杆博弈而“一夜暴富”。

在记者采访中,由于在今年年初深圳曾经开展了专项整治活动,深圳的地下炒金活动在前段时间有所收敛,但随着国际黄金价格持续高位震荡,黄金投资成了目前最炙手可热的行业,深圳的地下炒金也死灰复燃。

根据记者通过多方渠道获悉,这些地下炒金活动开展逐渐从高档写字楼里转战到“家庭作坊”,一位业内人士直言,“这成了他们新的战场”。此言在记者了解的多个案例中得到证实。林先生说,8月17日,他在新洲路接到一张传单,把伦敦金鼓吹得“天花乱坠”,他听信所言进行投资。直到亏损23万元后,才产生怀疑,可此时他的资金早被一卷而空。按照传单上的地址一探究竟,他才发现这个所谓的公司陈设在福田岗厦的一处民房内。只有十多平方米,除了两台电脑,就是桌椅和电话。

在记者调查期间,有不少受害者是通过这样的方式被骗,他们说,当时他们都是把资金通过网上支付打给“投资咨询”的账户,然后和他们签订协议,但在上当后,那些所谓的“业务经理”早已人去楼空。

雇用“80后”网上推销

记者在调查中,这些地下炒金公司将雇用对象主要瞄准“80后”年轻人。他们被一些所谓的投资公司诱骗,这些公司以寻找金融投资专业人才为名向他们抛出“橄榄枝”,对其进行简单的金融知识和电话营销培训技巧就马上上岗。并鼓动这些涉世未深、经验不足的年轻人蛊惑亲人和朋友参加非法炒金活动。

记者在调查中,一位25岁从外地一所大学毕业的学生张晓明(化名)说,上个月,他来到深圳人才大市场找工作,在大门口就遇到了声称是知名投资公司的招揽,对方说,他们的工作很容易,并且收入很高,稍加培训就能“赚大钱”,他很欣喜地加入该公司。

但两个月后,他发现,实际这家公司就是几部电脑和电话组成的,租用在福田凤凰大厦一间办公室里。其他三个工作人员和他一样,都是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而他的工作内容就是,通过各种方式购买客户的电话资料,然后分发给其他业务员,由他们去通过QQ和MSN联系客户宣传有关外汇黄金保证金交易的内容。

“由于主要业务采取通过电话或网络,相关的经营活动具有很高的隐蔽性。另外,客户与公司签署合同也通过网络传送资料,客户投资款也通过银行汇款或者网银转款,不仅隐蔽且很迅速。”张晓明告诉记者,发觉了“里面存在的问题”后,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辞职。

幕后黑幕:

交易平台可修改客户密码

根据人民银行深圳中心支行相关人士的说法,目前国内黄金市场还是一个较为封闭的市场:参与交易的会员仅限于国内的产金、用金企业和商业银行,黄金还不能自由进出口,不能同步与国际市场进行24小时的交易。

“伦敦金、伦敦银等国际黄金交易在国内属于非法,投资者利益受损,很难得到法律保护。”市公安局经侦局相关人士说,这些非法地下炒金公司时常宣称他们是香港公司或者是国外的著名金融机构,得到相关金融机构的授权,招揽客户开户炒金,这些公司身披境外“合法”外衣,他们有很强的诱惑性。

深圳政协委员、市侨联常委刘平凡对此深有体会,由于地下炒金涉及到不少侨界人士,几年来,他不断接到华侨的投诉。“此后,深圳侨联对地下炒金活动很重视,并在去年牵头进行广泛宣传,并与深圳有关部门联合查处。”

他说,地下炒金利用1∶100甚至1∶500的高杠杆交易作为噱头,从而蛊惑投资者。“其实,这是很可怕的事情,哪里有这么容易以小博大?同时,其本身就是违法的。”刘平凡指出,这里面的陷阱鲜为人知,其一是这些投资的资金汇到香港或者国外的账户上,也就是说,当资金汇入这些银行或者公司的账户后,本人根本控制不了这些资金的安全。而很多的代理公司甚至通过地下钱庄来进行,风险可想而知。

“很多地下炒金公司还会直接把投资人的资金打给他们的私人账户,他们拿到钱一走了之,这种现象很普遍。”刘平凡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地下炒金公司“吸金”的手段除了要求每完成一笔交易提取50美元或者100美元的“手续费”之外,更大的“黑洞”还在于,他们专门设置了交易“黑平台”。

他进一步说,目前,深圳不少非法炒金通常使用的交易平台是MT4,该系统可修改客户资料密码、可强行平仓和改单、可开户选定杠杆比例。另外,MT4系统可以造假,在客户盈利时锁死系统,导致无法出金,或人为让客户无法进行正常交易。在虚拟平台上操作,客户看到的只是交易数字而已。“根据我的了解,目前深圳甚至有一些正规的公司,其背后也同样存在黑交易平台,很多投资者根本不了解,这是极其恐怖的事情。”

业内人士:

地处法律灰色地带,监管无法有效震慑

那么,到底什么是合法的黄金交易品种,深圳相关部门人士告诉记者说,一、上海黄金交易所的黄金现货延期交易(AUT+D);二、上海期货交易所的黄金期货交易;三、国内银行关于黄金实物及其他黄金产品交易。

对于目前黄金的乱象,业内人士感到很“纠结”。他们指出,这种现状和当前的监管和相关法律的缺失有很大关系。

“目前银行、金交所会员单位、期货公司都可以进行黄金代理投资业务,这3个机构的相关主管部门分别是银监会、人民银行、证监会,却没有一个统一的机构对境外黄金交易进行界定和管理,到现在处于交叉管理,但最后却很容易造成管理盲区,其间的关系需要去理顺才能适应当前形势。”

刘平凡告诉记者说,目前国内的黄金市场交易,到现在还一直沿用过去的两个法规。其一个是1983年国务院颁布的《金银管理条例》,另一个是1994年国务院办公厅颁布的《关于取缔自发黄金市场加强黄金产品管理的通知》。他担忧地说,这两个法规均是在黄金属于管制品的情况下颁布的,到现在还没有修订过,制定的内容主要是针对黄金走私和统购统配管理,没有任何涉及地下炒金的条文,这是无法从法律上去规范非法活动,“这很尴尬,让那些非法炒金者有恃无恐。”

他说,到最后,公安部门也只能按照《刑法》相关规定去处罚,通常以“非法经营罪”论处,最高可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款或者没收财产,“而对于禁而不绝的非法地下炒金,显然,这样的处罚还不能有效震慑他们。”

早前报道

本报记者深入调查深圳非法炒金公司骗局

“黄金梦”成“黄粱梦”

以1∶100投资杠杆比为诱饵“请君入瓮”

在国际黄金市场一片红火光景下,深圳众多投资者把目光转向黄金市场后,他们也许并不明白,目前的炒金市场上可谓乱象纷呈。为数众多的“地下炒金”公司公然抛出“一夜暴富”的诱饵,“1∶100,买卖国外伦敦金,投入1万美元就可玩转100万美元黄金”!

但记者调查发现,其间充满了诸多陷阱,甚至其背后多次操纵黑交易平台。而在这种情况下,国内的法律并不健全,致使这类非法活动禁而不绝。

近期,随着黄金价格在高位震荡,在深圳一些角落里的非法“地下炒金”公司近乎疯狂般四处出击,他们通过网络或者电话等推销方式吸引投资者参与其中,当这些投资者在“伦敦金”“以小博大”的诱惑下,纷纷跳入布满了鲜花的陷阱里,超过95%的投资者损失惨重,血本无归,有的甚至倾家荡产。

A

数据显示:5年数万人陷炒金骗局,“一夜暴富”梦破灭

当在广告上看到炒金可以实现“一夜暴富”的神话后,家住罗湖的沈先生把资金从股票上抽出来,投入47万元。他没有犹豫,他想,如果他能够“梦想成真”,按照网络上打出的“1∶100,买卖国外伦敦金,投入1万美元就可玩转100万美元黄金”,那么,他毫无疑问就可以成为千万富翁了。

接下来,他马上联系上坐落在罗湖一家公司,该公司业务人员十分热情,极力向他推销一种国际黄金(伦敦金),并说,虽然这也是赌博,但只要操作水平高超,完全可以“以小博大”。在多名业务经理的游说下,没过多久,沈先生就把资金全部押上去。

“刚开始,我还从大盘上看到了每天都有赚钱,但此后,情况并非像他们吹嘘的那么乐观,资金就像泡沫一样一点点破灭。”他说,最后,真的坐不住了,他频繁给那家公司打电话,但他们显得很镇定,一个经理说,“投资伦敦金,当然有风险,如果没有,大家都可以发达了,谁还去工作?”

面对这种情况,他只能自认倒霉。在记者采访中,沈先生只是其中掉到陷阱去的个案,而在深圳,类似的情况每天都在不断发生。一位姓林的华侨也深陷其中,他在投资10多万美元后,也几乎输了个精光。

根据深圳有关部门提供的资料显示,仅仅在去年,就有1500多名投资者在参与地下炒金中成为受害者,涉及资金高达18亿元。但深圳市政协委员、市侨联常委刘平凡说,实际的受害者远远不止这些,从5年前开始至今,受害者有数万人之多。

B

记者调查:以网络为拉拢手段,以“伦敦金”为主产品

记者随后展开调查,打开58同城和赶集网等网站,就可以从中查找到海量的炒金信息。记者在上面看到,这些通过网络手段拉拢投资者的信息内容显得很“正规”,他们首先在上面充分说明当前是炒金的最佳时期,然后还分析其中的利弊和风险,之后便留下“经理们”的电话等待客户到来。

通过这种方式,记者找到了一家博睿盛远公司,这位在网上留电话的“罗经理”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伦敦金的投资杠杆比例是1比100,“也就是说,您投资1万元,就能在国际市场操作价值100万元的黄金交易。”他还表示,由于国际黄金市场的总价在3万亿美元左右,没有一家公司可以操控这个市场,“也就是说您在这个市场里进行的交易是绝对公平的,没有所谓的庄家。”

此后,他便一再邀请记者前往其公司进行面谈,10月18日下午4时,记者赶到了位于深圳罗湖鼎丰大厦28楼的这家炒金公司。在他的引荐下,记者见到了该公司的“杨总”,他向记者建议说,目前一种是炒国内黄金,另一种就是伦敦金。

记者询问应该如何选择,他说,“根据我们的经验,应该是选择伦敦金。”他解释说,国内的投资黄金的杠杆比例一般都不超过13倍的比例,而做伦敦金会很刺激,投资的杠杆比例是至少可以达到上百倍。“我们现在这里的客户有500户,70%都是做伦敦金的。”

但记者随后表示对此“不懂如何去炒”,他说,“我们可以给你签订一个协议,如果你赚钱了,我们从中抽取30%的利润,如果赔钱,我们也赔给你30%。”为了验证其说法,他随后拿出一大叠“协议书”。“你看,这就是我们给其他客户签订的文本。你至少要投资5000美元资金,其中1500美元为保证金,我们收取一笔50美元的手续费。”他说。

当记者提出炒伦敦金是否合法?他说,实际上,国内并没有规定这方面的性质,现在深圳很多公司不都是在这样做吗?记者随后看到,在该公司的营业执照的经营范围上写着,投资咨询等内容,和黄金业务没有丝毫关联。

C

炒金公司:打的是擦边球,都可能会跳到坑里

此后,该公司的业务人员频繁致电记者,要求再到公司具体商谈投资事宜。对于投资的资金流向何处?他们表示,“可以通过网上支付的方式汇入香港的一家公司对公账户上。”他随后表示,“你的资金绝对安全,因为那边的账户是受到监管的,我们都是这样做的。”

但记者还是对其合法性提出质疑,该公司的“罗经理”又让一位王姓分析师致电记者,王先生干脆说,“目前国内合法的只有银行的纸黄金,其他的都不受法律保护,这在法律上是一个盲区。其他的都有风险,都是在打擦边球,资金都有可能出不来。”“我可以这样告诉你,其他的炒黄金方式,都可能会跳到坑里。”这位人士补充说。

记者在随后展开的调查中发现,目前深圳的“地下炒金”公司所推出的业务大多都是被国内禁止的“伦敦金”。21日,记者又前往福田国际文化大厦13楼,这家香港科大世纪国际投资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张先生说,他们不做国内的黄金,专门炒“伦敦金”。

他向记者介绍说,“我们这里炒伦敦金,投资的杠杆比例从1比100到1比500的都有。”对于资金的投入,这里只要2000美金起步,但资金要汇往新西兰,“我们都是这样做的,那里的资金都是受到严格监管的,你可以放心。”

他还告诉记者说,“如果你不懂炒金,我们可以帮你炒,但有一个规定,如果我们帮你赚了几倍,那我们的利益就是对半分成,在一倍之内,我们要提取30%利润。同样,如果是赔钱了,我们会赔偿30%。”

为了验证其资质,记者提出要查看相关证件,他随后从抽屉里拿出两页纸,这是其在香港注册的公司,而对于其代理IKON公司的交易文本,他递给记者一大叠中英文资料,上面仅显示有签名,而无公章,记者对此也无从辨别真伪。

D

公安部门:地下炒金公司善打游击战,禁而不绝

深圳市公安局经侦局相关负责人指出,所谓地下炒金就是非法炒卖黄金期货,是一些公司没有经过国家主管部门批准,擅自开展炒金业务,将投资者提交的保证金通过隐蔽渠道汇往国外账户,用于黄金买卖交易,并从中收取高额交易佣金。

他说,地下炒金及非法炒金的特征是:一,资金要汇到境外或者打到国内的个人账户,甚至一般的国内公司账户;二,伦敦金或者交易模式完全雷同于伦敦金;三,交易时经常出现无法下单或者无法平仓等操作。

而根据记者的调查情况,深圳尽管在年初进行专项打击活动,但这些地下炒金公司“纷纷转战江湖”,一位业内人士戏称,“他们习惯了游击战术。”而在目前,这些公司的发展速度非常快,他们在几年来禁而不绝,让受害者前赴后继地上当受骗,无论是个人还是相关部门,都应该去深刻反思。

骗术2

通过客户经理或迫使客户频繁交易诈取客户佣金。投资者每手缴纳的佣金不菲,通过短时间的多次交易,客户账户资金很快会损失殆尽。

骗术3

骗术败露或客户账户出现较大盈利时,诈骗团伙往往关闭客户账户、劫掠金钱,然后逃之夭夭,或改换公司名称继续进行诈骗。而客户往往自认倒霉,即使想维权也没有足够证据,只能不了了之。

  • 来源:东方网
  • 编辑:李杨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