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1月26日 星期天

财经 > 新闻 > 专家视点 > 正文

字号:  

观点:余额宝是“小漏斗” 不会撼动银行体系

  大约一个月前,我国第一本深入探讨第三方支付的著作《支付革命:互联网时代的第三方支付》面世,该书第一作者——上海市信息中心副主任、上海数字化与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马梅,对以余额宝为首的互联网金融进行了深入研究。她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专访,从互联网平台角度对理解“砸宝”与“护宝”之争提出了一些看法。她指出,余额宝作为互联网团购的金融产品,带来了商业银行吸储再分配,这会加速银行体系分化。

  不会撼动银行体系

  羊城晚报:余额宝是一种金融产品创新吗?

  马梅:严格来说,余额宝不是金融产品创新,而是销售方式的创新。余额宝销售的货币基金,在40多年前的美国和10多年前的中国早就有了。

  在销售模式上,余额宝可类比为互联网团购。只不过我们之前见到的都是餐厅酒店等团购,而这回团购到银行里去了。余额宝这种团购,让屌丝级别个人用户也能享受到金融机构对机构级别客户的“丰厚”议价待遇。货币基金本来是机构级别客户才能买的,机构级别客户是有VIP服务,与银行的交易价格是可“协议”的。现在余额宝让个人用户也“借船出海”了。

  羊城晚报:余额宝能撼动银行利益根基吗?

  马梅:余额宝谈不上撼动银行体系根基,它撼动的是传统金融产品销售方式。余额宝的出现,最大意义是实践证明给国人,背靠互联网超级用户规模的大平台,真的可搞出“人民战争式”的销售震撼力。越是数字化、标准化、批量化生产的商品和服务,越容易体现出互联网超级用户规模的大平台销售优势。可以说,在线上线下卖袜子的差异,都远大于在线上线下卖金融产品的差异。因为在线上线下看到的袜子会有色差,而金融产品在线上线下都是一串数字。

  资金仍流进银行

  羊城晚报:此次余额宝“护宝”与“砸宝”口水战如此激烈,您觉得根本原因是什么?

  马梅:“护宝”与“砸宝”的争论主要在于,散户存款从银行米缸飞出来,经余额宝绕一圈再飞回去的过程中,是否“吸血”伤及商业银行体系,导致让“全社会融资成本上升”来埋单。

  目前,余额宝没有能力挖空商业银行的大米缸,因为法定其不能直接吸储。2013年6月央行发布的《支付机构备付金存管办法》规定得很清楚,客户备付金必须存管在商业银行。支付宝账户不过是套在商业银行这个大米缸口上的一个小漏斗而已。飞来的“米”再多,还是几乎全部漏进商业银行的大米缸里的。

  当然,由于商业银行不是铁板一块,大米缸里还有好多个不同品牌的或大或小的米缸。余额宝的漏斗歪一歪,会引起米在米缸内部的分布变化。因为银行之间一直存在对存款资源的竞争,才给了余额宝协议存款的议价空间。

  合理竞争利于市场

  羊城晚报:钮文新说,最终的贷款客户将成为余额宝拉高社会融资成本的最终买单人。这样说合理吗?

  马梅:余额宝规模越大,其向商业银行“协议”讨价还价的力量越大。商业银行让点利差争取大客户的“协议存款”,在没有余额宝之前也是这么做的。当然,商业银行目前还不太适应余额宝把众多小户、散户联合起来变大户,和银行坐论分利差的形势。但以后可能不得不适应。

  我国商业银行境内存款一半左右来自活期存款。照余额宝用230天从0到4千亿的速度继续下去,商业银行原本廉价的信贷资源纷纷转为协议存款,商业银行的存款利率是有变相提高的势头。但存款利率提高,是否就一定造成“全社会融资成本上升”?

  这个问题好比问,如果手机芯片原材料价格涨了,三星手机价格就一定会涨?可能涨,也可能不涨。如果有很多企业竞争这个市场,即使成本上升,为了保持市场份额,就会有厂商通过提高经营效率保持有竞争力的价格。存款利率提高就一定造成“全社会融资成本上升”,只会发生在缺乏充分竞争的市场。同时,货币基金是利率管制的产物。如果利率管制放松了,散户得到的存款利率和购买货币基金差不多,余额宝再往上走的势头马上就会掉下来。

  钮文新关于余额宝冲击社会融资成本的担忧是合理的,但忧虑是过重的。相信银行有能力通过提升自身经营效率来化解融资成本升高形势。

  互联网成必争之地

  羊城晚报:互联网会加速大银行与中小银行的分化趋向吗?

  马梅: 商业银行因为利率价格管制、牌照管制,所以一直是卖方市场,银行挑客户,也因而被诟病为“坐吃垄断利润”。

  一旦利率价格管制放开、牌照管制放开,银行之间的竞争势必空前激烈,银行会迅速从卖方市场转入买方市场。而一旦转入买方市场,用户平台为王、销售管道为王的形势就会出现。银行体系现有格局就会加速分化。

  在《支付革命》一书中,我们也提到了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时代大银行与中小银行的分化趋向。没有余额宝出现,金融市场化进程中银行机构也会分化。有了余额宝,也未必加快金融市场化进程。银行体系的应对可能会经历从阻止,到模仿,进而到超越的历程。

  最近,银行协会的反应还处在第一阶段“阻止”。但余额宝已经深刻启发银行必须加快提升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平台能力。在金融市场化进程中,能否早点筑成这种能力,可能会成为未来银行体系内部分化的重要分水岭。

  需将余额宝纳入监管

  羊城晚报:有人质疑余额宝风险大,认为还是将钱放在商业银行保险安全。您怎么看?

  马梅:这个是伪命题。因为余额宝里的钱不在马云自家米坛子里,绝大部分仍在商业银行米缸里。兑付时不是马云兑付,还是商业银行兑付。此外,商业银行几十亿上百亿元的资本金,不是仅对应一个小小的余额宝的,其中也不是完全没有风险。当然,从长期看也需要将余额宝纳入相关体系内监管,进一步降低可能的风险。

  新产品将取代余额宝

  羊城晚报:余额宝之后,还会有如此受欢迎的产品出现吗?

  马梅:支付宝生于用户平台。即使以后卖货币基金的条件恶化了,为了赢得用户,余额宝还可能卖出别的金融产品来。

  设想一下,如果余额宝转而用P2P形式做阿里商户的供应链金融,或继“京东白条”之后搞出些“阿里白条”之类个人信贷,或获得牌照成了一家互联网民营银行,今天关于余额宝卖货币基金的是非之争,就比较多余。因为余额宝卖货币基金仅仅是平台上经营用户流量的众多创新方法之一。按照互联网企业的自我革命速度和被革命速度,一定会很快被时间归于平淡和被新品种淹没的。

  余额宝的横空出世让人们认识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屌丝用户群的需求力量可比人民战争,是不能忽略的。它也给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机构点亮了一个方向——得用户平台者得天下。传统金融机构,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争夺用户平台的极强竞争者,但非唯一竞争者。马云也不是唯一有实力问鼎用户平台的达人,还有马化腾呢。

  •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羊城
  • 编辑:姚慧婷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