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7月11日 星期六

财经 > 新闻 > 专家视点 > 正文

分享到新浪微博

字号:  

周天勇:刘易斯拐点还未来到

中国劳动力过不过剩,刘易斯拐点是不是来临,涉及中国未来的劳动力就业战略和政策,需要严肃地加以讨论。

刘易斯拐点是否来临,从理论上要进行深入的研究。我认为,刘易斯拐点在中国没有到来。主要是出于这样几个方面的理论和国情理由。

第一,中国城市化水平还很低,农村人口还要继续向城镇流动,包括劳动力。按照刘易斯的模型,刘易斯拐点的到来,只有在农村和农业中没有剩余的人口和劳动力时,才能成立。从统计看,中国2009年城市化水平46.59%,处于低城市化水平国家。只有城市化水平达到70%时,说刘易斯拐点来临,才比较接近现实。

第二,按照劳均耕地来看,中国农业中有大量剩余的劳动力。从大数估计,全国近7.8亿劳动力中,城镇固定劳动力大约为2.8亿人,农民工2亿人,在农村从事农业的3亿人。中国目前的农业劳动生产率很低,农业劳动力在全世界看,也属于极度过剩的国家。

第三,制度改进和技术进步,将加快农村剩余人口和劳动力向城市流动。由于中国的户籍迁移、居住、公共服务、社保等制度的城乡分割,实际使一部分中年和妇女劳动力不能够从农村向城市流动。如果这些制度逐步均等化,农村中的中年劳动力和妇女劳动力就会向城市转移。而改革是一个趋势,农村留守的劳动力终究是要向城市转移的。

第四,刘易斯拐点来临的一个重要标志,是农村的劳动生产率和工资水平与城镇的劳动生产率和工资水平基本接近,中国农业和城镇在这方面还差得太远。

第五,分析刘易斯拐点是不是来临,既要看供给曲线,也要看劳动力的需求曲线和需求趋势。一是从所有制结构看,国有和集体企业在上世纪高峰时期曾雇佣1.3亿劳动力,现在国有企业雇佣人数不到3000万,集体企业雇佣人数不到500万,这意味着国有和集体企业减少了近1亿工作岗位,而且还在继续减少。二是从产业结构看,现在40%劳动力在农业,27%在工业,34%在服务业。但去年农业增加值占G DP的比重已降到10%以下。这意味着40%的农业劳动力仅创造了不到10%的G DP,可见农村农业的劳动生产率与城镇工业和服务业相差有多大。而刚才已述,刘易斯拐点的假设之一是农村和城市的劳动生产率大体相当。三是从企业规模结构,以及每千人口拥有的企业数量看,发达国家每千人45个左右,发展中国家30个左右,而中国只有12个左右,中国小企业少,许多地方都是大型工业企业发展主导,提供就业机会很少。简言之,无论是从所有制结构,还是从产业结构,还是从每千人口拥有的企业,特别是能吸收劳动力就业的小企业数量看,中国远远没有到劳动力需求把农村过剩劳动力吸收得已经没有了的时候。

总之,刘易斯拐点没有来临。当中国刘易斯拐点来临的时候,大约是城市化推进70%以上时。因此,刘易斯拐点来临,恐怕要等到2020年以后。

  •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周天勇
  • 编辑:习人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