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7月14日 星期二

财经 > 新闻 > 专家视点 > 正文

分享到新浪微博

字号:  

金融学家吴念鲁:中国外汇领域出现的新变化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我国进一步融入国际社会,要求我们加快放松外汇管理体制,加快资本项目开放和人民币可兑换的步伐。这都要需我们密切关注外汇领域出现的新变化,用新思维、新视角、新思路来审视中国的外汇。”近日,我国著名金融学家吴念鲁教授做客《理论前言沿》,就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外汇储备管理与风险、人民币国际化等问题畅谈了他的观点。

中国外汇领域出现的新变化

记者: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外汇管理体制改革沿着逐步缩小指令性计划,培育市场机制的方向,有序地由高度集中的外汇管理体制向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外汇管理体制转变。请您谈谈改革开放前后,特别是近些年来,我国外汇领域出现的新变化。

吴念鲁: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曾经面临着储蓄缺口和外汇缺口两大困境。“双缺口”严重地制约着我国经济发展。当时外汇管理的主要目标就是保障国家对外汇这种稀缺资源的高度集中和统一支配。现在,我国已经成为世界贸易进出口和外汇储备的大国,已经告别了外汇短缺时代,因此,我国的外汇管理已从过去的重于创汇、收汇向用好外汇、管好外汇转变,要在使用外汇中得到保值和增值。我国外汇管理的主要目标应该从“宽进严出”的强制性结售汇制度转变为意愿结售汇制度,以实现外汇资金流入和流出的均衡管理,维护国家金融安全和服务经济发展。其他的转变有:

从被动的外汇风险管理向主动的外汇经营管理转变。所谓外汇风险就是外汇汇率变动带来的外汇价值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既可能给外汇持有者(企业和个人)带来收益,也可能给外汇持有者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因此,按照市场原则,主动经营外汇,学会如何防范和转移外汇风险,选择持有哪些外汇资产,处理好收益与风险之间的辩证关系十分重要,变被动的外汇风险管理向主动的外汇经营管理转变。

由国家统担外汇储备风险向各经济主体自担风险转变。随着我国外汇管理制度的改革,随着“意愿结售汇”的制度的推进,由国家统担外汇风险的格局,向各持汇主体转移。

人民币由部分可兑换逐步向完全可兑换转变。2001年底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步伐加快。2002年我国推出了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制度,允许境外投资者投资于我国资本市场;随后,相继允许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机构以自有资本或代客从事境外证券投资业务(QDII)等。人民币跨境结算的领域也逐步扩大。到目前为止,我国资本项目已经实现了部分可兑换,随着对外开放的日益扩大,人民币可兑换的步伐将会加快,最终实现人民币的完全可兑换。

还有从大力引进外资向有选择地引进外资的转变、外汇储备资产进一步向储备资产多元化的转变、由外汇储备大国利益向区域化和国际化的大国责任转变,等等。

以新思维审视中国的外汇

记者:外汇领域出现的这些新变化会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外汇储备管理、人民币国际化等问题产生什么影响?如何看待当前中国的外汇?

吴念鲁:我们必须要用新思维、新视角、新思路来审视中国的外汇。

重新审视人民币与外汇之间运动的关系。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国内无论哪一种形式的债权与债务结算均必须以人民币为媒介。然而在我国与国外经济实体发生了经济金融业务关系后,其债权债务的结算运动方式则表现为:外汇的实体在国外,债权债务的转移运动均表现在我国银行在国外银行(包括自己的海外联行)的往来账户上,即收入外汇贷记,支付外汇借记。在我国外汇资金的收入、支出、流入流出构成了外汇资金的运动,它在每一个环节都与人民币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就外汇运动来说,任何一个时点上,外汇资金的流量的运动结果将主要反映两个存量的变化:一个是国家外汇储备,一个是国家对外债权债务。外汇资金收入和支出的流量构成国家外汇储备存量的变化;外汇资金流入和流出的流量运动则构成国家对外债权债务存量的变化。而上述两组外汇资金的存量与人民币资金的关系是各不相同的。为此,在新时期,人民币与外汇资金的运动关系是否发生改变,对经济金融发展的影响是否出现新的特点,必须进行再认识。

重新审视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一般来说,人民币在国内的购买力代表了它在国内的价值,但它在国外具有的价值要通过汇率来体现。实行怎样的汇率制度是一个国家自己的主权。在新时期对汇率的研究和改革必需要充分认识,一国汇率制度的选择主要取决于该国的经济发展,经济发展目标、经济规模、经济开放程度,进出口贸易结构、通货膨胀状况、金融市场化程度,其中经济体制和经济发展目标对汇率选择起根本作用。因此,研究人民币汇率改革,人民币汇率市场化进程,要切实把握我国外汇体制和外汇管理状况,汇率改革是否与外汇体制改革相适应,与改革开放相适应,与宏观经济调控相适应。

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人民币汇率的运行机制也有所改进,并发生了很多实质性的变化,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的趋势增强。因此,只有重新认真审视这些变化,才能在新时期中,进一步明确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方向,才能进一步在国民经济和对外经济金融往来中发挥经济杠杆作用。

重新审视外汇储备管理与风险。温家宝总理在200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提出:“进一步完善人民币汇率的形成机制,加强外汇储备经营管理,积极探索和拓展外汇储备的使用渠道和方式,采取综合措施促进国际收支平衡。”他的讲话指明了我国外汇储备经营改革的方向。

当前,我国经济金融界和许多学者对加强我国外汇储备经营管理、重新构建我国外汇储备管理体系提出了不少积极的建议和构想。我认为,首先必须对我国外汇储备的形成、性质、特点再作深入的认识和分析,从全球国际收支失衡、全球外汇资产配置失衡、中美之间经济和贸易的特殊关系和模式来加强认识。所谓中-美独特的共生储蓄消费模式。简单地讲,该模式就是美国通过贸易逆差消费中国商品和劳务,以拉动中国经济增长;而中国将获得的顺差购买美国国债,供给美国消费,因此形成中国储蓄-美国消费两个经济体协同增长的发展模式。要想从根本上解决上述失衡,先应从美国做起,改善美国经济结构,调整美国金融体系。与此同时,我国应加快“走出去”的步伐,用资本输出带动商品输出,加快对外投资,实现生产、销售本土化,调整出口商品结构和出口地区结构,增加高新技术的进口,促进国际收支的平衡。需要指出的是,在新时期改善我国国际收支失衡,不是一日之计,因此必须进一步加强和完善我国外汇储备的经营管理,规避储备过多产生的机会成本风险、汇率波动风险、金融资产贬值风险、以及相关委托保管存放的金融机构倒闭的风险,应努力做到外汇储备的“安全、灵活、保值、增值”,努力减少外汇储备过多的存量,努力减少央行基础货币的投放,努力提高外汇储备的投资运作水平,努力适当调整外汇储备的构成,这是一件具有战略意义的大事。当然,改变调整我国外汇储备组成以及各种金融资产的构成涉及到我国国际收支发展战略,也即对外经济贸易投资等一系列的重大方针政策,这都需要认真审视。

重新审视外汇管理的原则和理念。在新时期新的形势下,特别在这场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如何用新思维、新视角审视资本项目下外汇资金的管理,是继续实行计划管理,审批制度,还是将外汇管理的理念和原则从管理逐步向监管、监测、服务、预警转变。如何进一步为促进外汇的双向流动创造条件,如何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创造条件,如何为资本项目的完全开放创造条件,也就是说在外汇管理的理念上要有超前意识和准备,为加快实现人民币可兑换打下基础,同时,也要把握好渐进、有序、可控的原则,应对好国际短期资金,特别是热钱的冲击和干扰。这些问题都需要认真研究。

重新审视人民币可兑换与国际化。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的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国家宏观经济调控下的市场化的商品经济,是开放化的商品经济,它要求将国内价格体系与国际价格体系联系起来,将国内产业结构,经济结构融入世界经济结构,以市场作为合理配置资源的基础方式。它要求充分地参与国际分工和国际竞争,利用两种资源、两个市场以促进资金双向合理流动,优化国内资源配置,加速发展社会主义经济。这就要求人民币在很大程度上是可兑换的。随着经济金融全球化的深化,资本自由流动已是必然的发展趋势。2001年12月,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我国经济与世界经济交往的规模迅速扩大,所形成的各种债权债务结算不断扩大。这都要求人民币成为可兑换货币,成为可用于贸易支付结算的货币。在实现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按照“三角悖论”的观点,中国现阶段要保持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和汇率的稳定,只有放弃资本的自由流动,但从我国外汇体制改革,从经常项目完全开放到逐步放开资本项目的进程来看,充分说明中国正以中国式的改革方式,创新性地在保持国家宏观调控的前提下,正确地处理了产业政策、贸易政策与金融政策三者协调的关系。也就是说,必须以新思维积极审视和探索,在实现了资本自由流动的情况下,仍然能保持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和较好的维持汇率的稳定。

同时,我们也应从战略高度出发,加快推进资本项目的开放,实现人民币的可兑换,从而使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中国应加快制订和提出实现人民币可兑换与国际化的实施方案和时间表,以及对利益和风险进行全面的评估。

记者:近年来,外商投资由过去来料加工、投资设厂为主,扩大到股权投资和并购等方式,由加工制造业等传统领域逐步转向通讯设备、计算机等高新技术领域,特别是银行、保险、证券领域,这是外商直接投资的新动向。对此,请谈谈您的看法。

吴念鲁:改革开放30多年来,引进外资对我国经济高速发展起到重要的作用。

在审视引进利用外资的得失时,必须充分肯定利用外资的作用同时也必须用新思维加以审视。比如,如何全面、科学、辩证地一分为二地考量国有商业银行引进境外投资者,即是否引进境外战略投资者,如何选择境外战略投资者;如何确定境内外战略投资者的股权定价;如何衡量可能存在或出现得利益冲突;如何看待境外战略投资者的套现行为。比如,对外资参股控股中资金融机构需不需要,如何制定股权比例。比如,如何提高引进外资的质量,引导外资进入的领域。比如,如何加强监管外资的频繁流动,对经济金融造成冲击和风险。

在引进外资上,如何取得双赢或多赢不仅是个经济问题,也是一个重要的政治问题、国际关系问题,同时也是一个经济金融安全问题。因此,凡是涉及国计民生,国家经济命脉的企业必须认真权衡是否引进外资。如果允许参股,绝不允许其拥有控股权。

当前,我国出口约三分之二是由外企承担。我们应加强对外商投资企业本外币资金运动的分析和管理,及时确定和调整切实可行的政策措施。尤其应关注外企在自由结售汇中以及境内外筹措流动资金和其他配套资金时,对信贷投放、外汇储备的增减所产生正面和负面的影响。(记者 柳立)

  • 来源:金融时报 作者:柳立
  • 编辑:xyp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