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7月11日 星期六

财经 > 新闻 > 专家视点 > 正文

字号:  

王小广:经济回升是事实 但非市场内在作用结果

7月16日上午,国家统计局发布了上半年宏观经济数据。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经济运行与发展研究室主任表示,经济回升是事实,但这是强力的政策拉动所人为形成的,非市场内在作用的结果,主要是靠过量的货币供应而产生的一种短期效应,其持续性值得怀疑。

一、经济增长在政策的推动下明显企稳回升

今年3月份以来,宏观经济的一些重要指标开始呈现积极的变化,主要的好转指标为投资强劲回升、一些重要市场如房市与汽车市场明显回暖、工业增长明显反弹、价格下跌的势头有所遏制等。经过第二季度的发展,这种积极效应在一些方面更集中地显现,并有一定的扩散趋势。

在中央政府的4万亿元的刺激计划及银行大幅扩张信贷的作用下,投资增长强劲回升。上半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91321亿元,同比增长33.5%,增速比上年同期加快7.2个百分点,比一季度加快4.7个百分点。从产业上看,投资增长加速的主要动力在于第三产业和第二产业中的基础产业,上半年第三产业投资增长36.6%,主要是铁路等基础设施投资的加速增长,上半年铁路运输业投资比去年同期增长126.5%,道路运输业增长54.7%;第二产业中能源电力、基础原材料产业增长加速明显。从企业类型看,投资增长的主要动力来自于国有及控股企业投资的超常增长,一季度国有及控股企业投资就劲升37.7%,二季度增速超过40%,据我们估计,其对规模以上城镇投资增长的贡献率高达50%以上。

国有及控股投资再次成为主导。从区域看,投资增长的主要动力在中西部,沿海地区投资增长相对较慢,这与基础设施建设及基础产业发展的重点在中西部地区是一致的。从内外资比较看,内资投资增长强劲,而外资投资明显疲弱。总之,即与政府关系紧密的部门、政策重点支持的行业等方面的投资增长明显加快,而与市场关联度大的行业、地区投资增长则明显偏弱,投资增长的这种差异反映了经济回升主要是政策效应,不是内在的市场效应。

房地产与汽车市场的强劲回升,也与政策的强力支持密不可分,特别是房地产,其价量齐升与极为宽松的金融环境及地方政府所采取的各种放松或新鼓励政策直接相关,这是短期经济企稳的重要支持力量。另外,工业增长连续回升,进入正常增长区间,自3月开始,工业增长出现连续四个月反弹,现在基本稳定在8%以上的正常增长区间。这一方面显示了政府投资的拉动效应显现,在经济增长的调整期,特别是政府刺激经济的力量很强时,工业增长将受投资的驱动,即先投资回升,后工业增长回升,这与市场主导型的经济调整期有很大的不同,另一方面,这也显示工业的“去库存化”的过程基本结束,工业增长进入回补库存阶段。

从GDP增长的季度趋势看,今年一季度肯定是低点,二季度已基本达到政策调控的预期目标,预计三季度GDP增长在投资继续加快、消费稳定增长及出口降幅收窄的影响下将会进一步回升,全年保增长的任务基本能完成。

二、货币供应过度增加对中长期经济稳定增长的影响

经济回升是事实,但这是强力的政策拉动所人为形成的,非市场内在作用的结果,主要是靠过量的货币供应而产生的一种短期效应,其持续性值得怀疑。一季度新增贷款达4.6万亿元,二季度又新增近2.8万亿元,其中6月份再次超万亿元,整个上半年信贷新增量达7.4万亿元,这是前所未有的信贷和货币扩张。然而,实体经济调整远没有结束,在这种情况持续过快的货币供应增长不仅不能刺激实体经济长期回升,相反,会对未来经济的增长产生很大的不稳定因素,须高度重视。

1、过度的信贷扩张可能会加大未来的总供给大于总需求的矛盾,使中国经济可能面临长期的通货紧缩局面。过度的信贷供给会明显地增加总供给,由于各种体制性和结构性因素的作用,以及受国际发展环境变化的影响,未来总需求增长压力较大,可能表现出长期的需求不足(目前是外需的明显不足,未来消费需求增长恐怕也会明显放慢),从而加大供大于求的矛盾,使中国经济可能陷入长期性的通货紧缩泥潭。

2、延缓经济增长的内在的结构调整,耽误了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的大好时机。此次全球金融危机尽管对我国出口增长产生巨大的压力,但也是我国经济在外力作用下调整经济结构的好机会。现在经济已企稳回升,应是收缩信贷增长的好时机,我们建议金融货币政策应由前期的“名义上的适度宽松实际上是极为宽松”转为“实际的适度宽松”。不能再大量新增贷款规模了,货币政策应明显收紧。

3、过度的信贷供应将会延缓房地产市场的合理调整,加剧房地产的泡沫化,使中国面临由经济泡沫转为泡沫经济的风险。只要房地产市场不进行充分的调整,中国经济就会难以摆脱增长失衡的局面,经济结构性矛盾便难以解决。应出台相应政策,抑制房地产市场的过度投机行为。房地产的合理调整利国利民。

4、在实体经济调整未到位、需求仍面临很大压力的情况下,大量增加货币,尽管不会导致通货膨胀,但会转化为虚拟经济过度膨胀、资产泡沫化。其带来的一个严重后果是:社会资金和人力都倾向于甚至严重依赖于投机,而自主创新、产业升级方面的投资将会明显不足(动力不足),这会加剧经济的失衡,经济增长将缺乏后劲。

当前,“止落回稳”已成定局,政策的着眼点要从应急为主转向中长期,主要是在刺激消费需求增长和加大产业结构调整力度、提高产业的国际竞争力上下功夫,在加速改革、促进增长的公平分享上下功夫。(王小广 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经济运行与发展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 来源:中国网 作者:李刚
  • 编辑:蔡经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