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15日 星期天

财经 > 新闻 > 专家视点 > 正文

字号:  

蔡继明:改革应对农民的土地诉求给予极大关注

??? 7月11日上午,中央财经大学中国发展和改革研究院举办“改革开放30周年理论研讨会”。会议围绕回顾和总结30年来取得的成就和经验、理性分析当前存在的问题、科学规划设计未来改革的路径展开讨论。同时,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举办《发展和改革蓝皮书――中国改革开放30年》首发式。中国网现场直播

清华大学教授蔡继明在研讨会上发表了讲话,以下为发言实录:

首先感谢邹东涛院长主办这样一个活动,也祝贺我们《发展和改革蓝皮书》第一卷出版。去年成立的时候我也是参加了这个研讨会,我当时谈了一个观点,就是中国的改革,实际上走的是一条从体制改革入手,逐渐的进入到制度的创新,实际上实现了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制度的转变;从公有制的实现形式向多元私有制结构的转变;从按劳分配形式的探讨向按生产要素贡献分配这样一种制度的转变。

今天我想谈一点改革开放三十年,这本书做了非常全面的总结。当然邹东涛教授他也对未来的改革,特别是科学改革观做了非常全面、深入、系统的探讨。我个人感觉,无论从这本书,还有刚刚也拿到张维迎主编的一本书,他是《中国改革三十年》,我们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他那本书是十位著名经济学家写的,邹东涛教授这本书是诸多专家学者集体的成果。我想我们今天总结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时候,可能更重要的还是展望,展望未来三十年或者更长的时期,恐怕中国的改革开放不是像我们原来想像的那样定一个计划,在10年或者15年甚至20年内就完成了,恐怕是一个很长期的任务。

我个人感觉到,我们改革开放实际上所取得这么多巨大的成绩,可能是建立在一个对农民利益的牺牲基础上的,我们今天改革开放当中面临着很多的问题,也是由于农民的问题没有很好的解决,政治体制改革我们不谈,今天我们谈的都是经济方面的问题。我所说的以农民利益的牺牲为代价,其实整个中国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毛泽东讲的非常清楚,中国的问题是农民的问题,农民的问题是土地问题,中国的民主革命之所以取得胜利,就是因为中国共产党发动农民打土豪、分田地,农民跟着共产党闹革命夺取了政权。在新中国成立的两三年内,农民拿到了土地的所有权,拿到了颁发的土地证。

但是到了1955年和1956年前后,大家所熟知的由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两三年的光景,农民几千年来梦寐以求获得的土地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或者说稀里糊涂的,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前提下,重新又被剥夺了,变成了集体所有。当然城市里面也存在这种情况,一直到1982年的《宪法》出台之前,城市里面很大程度上保留着私人的土地,包括我们每个居民的宅基地,但是1998年的一纸《宪法》突然宣布城市的土地归国家所有,这里面没有任何征收征用,没有任何补偿,这是讲的城市里面。我所说的农民在这个期间为新中国的成立,为我们政权的建立,他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那么在新中国成立之后,农民的土地再一次被剥夺,我们有关数据显示,从改革开放前的剪刀差到改革开放后的合同订购,一直到我们改革开放最近二十多年来对农民土地的征收征用,整个环节从农民那里拿走的大概要五万亿以上,这是有关专家学者保守的估计。

今天我们的改革开放三十年又是以牺牲农民的利益为代价的,这里面又含着我们改革开放的发起就是在农村,是由于农村的联产承包制引发了中国近三十年的改革,但是这三十年来农村的改革停滞不前,我们知道改革就是解放生产力,农村的改革自从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就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现在叫家庭承包制,还有双层管理,公司加农户,所有这些,包括税费改革,甚至包括对农业税的取消,所有这些其实都是表面的东西。

农村的土地制度从56年到现在以来就没有发生根本的变化,改革开放也仅仅是土地承包权交给了农民。因此我想,城市的改革不断的花样翻新,以至于城市居民的收入水平现在远远的超过农村居民,非官方的估计应该在五六倍以上,官方的数据也是3.3倍,所以我想,我们下一步的改革,如果我们展望一下,如果解决农民问题,解决三农问题,恐怕要从我们的土地制度,要从引发农村第二步改革,或者是第二次革命开始。

目前我们在媒体上看到的很多地方,黑龙江、陕西、江苏等地很多农民动辄就是几万、十几万的农民,他们公开发表宣言,要求获得土地的所有权,而不单纯是承包权,他们要求获得是土地所有权,真正做到耕者有其田,很多农民在承包书里面讲到,这些年来政府给他们的好处,他们说是小恩小惠,他们只有拿到土地所有权,才能够自主办医疗,自主办教育,所谓压在农民头上的新的三座大山才能被推翻。我想当代的农民已经觉悟了,所以我们如果再不适时的推进我们国家的土地制度的改革,真的到了那一天引发了尖锐的社会矛盾,农民真的揭竿而起,我觉得付出的代价和成本就更大了。当然在共产党领导下,军队在共产党的绝对指挥下,可能还会维持相当时间的稳定,所以现在可以讲稳定压倒一切,但是长期的稳定和短期的不稳定这是一个辩证关系,如果我们一味的追求眼前的稳定,一味的追求本届政治,乃至于下一届政府的稳定。你把这个改革的风险一件件往下推,将来会承担更大的不稳定的风险。

关于提出制度改革,最近争论的非常激烈,无非是几种观点,有的人说要继续维护家庭承包制,维持集体所有制不变,这当然是官方的观点,强调的是家庭承包长期不变。还有一种主张就是把土地真正归国有,但是交给农民长期使用,这就是所谓的国有,比较激进的就是推行土地私用。第二种观点国家所有,其实目前某种程度上基本上就是国家所有。我看到的一篇文章,实际上农民失去了土地,政府是通过对农民的补偿,补偿的是使用权,三十年土地承包的收益,补偿的是使用权,但是真正得到的是所有权,政府并没有给集体所有权以任何补偿,因此事实上,现在农村集体的土地已经不再是集体了,很大程度上是国有,这种国有制助长了对农民利益进一步的剥夺,也助长了我们的腐败行为,现在腐败分子当中很多是和土地联系在一起的,当然还有其他的,建筑工程、国企改革等等。

所以我想对于农民土地的诉求,我们应该给予极大的关注。应该让农民真正的获得土地的所有权,在获得土地所有权的前提下,所以我想,解决中国的三农问题不是靠所谓的新农村,你建设的农村再新还是农村,应该靠发展城市、推进城市化进程,而要达到这一点,大量的农民要从农村转移到城市,我们的土地制度如果不改革,仔细想一想,现在两亿多农民进了城,但是他们仍然还保留着农村的承包地,大量的农民进城,包括我们党的很多高级干部在城市多年,但是在农村还保留着宅基地,所以什么样的土地制度能够促进我们的农村人口向城市转移,现在一家一户也就是7.5亩地,让耕种7.5亩地的农民发财致富是天方夜谭,我想出台的政策和制度的安排,要鼓励农民进城,让他们放弃土地,在这个过程当中,土地的私有制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我这次本来提交会议的论文就是《论中国土地制度的改革》,由于时间关系,我在这里只是把一个基本的想法告诉大家。清华大学刚刚成立了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我们准备在今年年底之前召开中心成立暨中国土地制度改革研讨会。届时欢迎各位专家学者和媒体参加我们的研讨会,谢谢大家。

  • 来源:中国网 作者:徐雅萍
  • 编辑:徐雅平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