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08日 星期天

财经 > 新闻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字号:  

英媒:农民工是中国拉动内需的关键

  英国路透社2月20日报道,原题:中国城市移民是内需增长的关键 已在北京干了十多年装修工作的刘涛(音)知道,自己永远买不起这里的一套公寓,但他正辛苦攒钱,再过10年就能(在老家)拥有一套有室内卫浴设施的住宅。

  进城打工的亿万农民工推动着中国经济发展,正如他们中许多人一样,刘亲身体会到收入和生活水平稳固提升,但他仍没像中国政府所渴望的那样成为随意花钱的消费者。“我需要抚养孩子和赡养老人”,这名37岁的商丘农民工说。

  限制刘他们花钱的主要原因并非挣钱能力,刘三四千元的月工资远高于2049元的农民工平均工资,但户口制度使其享受不到城市社会福利。刘说:“大城市的高楼大厦是我们建的,我们却没得到什么好处。政府需要确保农民工能分享到更多财富。”

  对中国领导层而言,这是个至关重要的信息,他们正迫切希望将中国由储蓄大国转变为消费大国,并使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更注重巨大的国内市场。30年发展已使6亿中国农民脱贫,但他们的富裕程度仍远落后于城市居民。作为农民工大省的河南,人均GDP只是7国集团的1/10。工资确实在增长,但储蓄也在增长。对商丘附近乡村农民工的调查发现,储蓄率高达30%至70%。

  中国高达80万亿的银行存款和“藏在床垫下”的类似规模的现金,使有关穷人收入增长将顺利转化为消费力的传统经济理论难以自圆其说。河南农民工朱笙(音)就表示,“由于要照顾小孩和老人,我们必须不停地攒钱。在农村我们已拥有电视和洗衣机。除非不得已,不会再买或将它们换掉。”

  经合组织的研究称,中国式的城市化只发挥了一半效用:提高了收入却限制了消费。通胀等因素也使消费意愿遭受侵蚀。尽管多数农民工认为生活水平高于10年前,但他们还未富裕到感受不到物价上升影响的程度。提供食宿的劳动合同也阻碍了消费。宿舍生活使他们缺乏购物或到附近城镇消费的动力。“我的生活就在工厂内”,在青岛轮胎厂打工、每月工资6000至8000元的30岁农民工李杰(音)说。

  世行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表示,相信中国能在未来20年内保持8%的增长率。但不进行深层次的经济改革将令该目标化为泡影。

  •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尼克·爱德华兹等,王会聪译
  • 编辑:张少雷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