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2月02日 星期三

财经 > 新闻 > 财经中国观 > 正文

字号:  

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倒计时 专家称重在分配公平

  

资料图。图片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国网10月21日讯(记者 杨威)国务院日前召开常务会议,再次为收入分配改革的出台制定了“时间表”。在此之前,由于涉及多方利益的博弈,备受关注的改革方案历经八年仍未出台。业内专家分析表示,收入分配改革将重点放在提高居民收入上来,建立公平合理的分配制度,形成充分有效激励约束机制。

  国务院:四季度要制定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总体方案

  在历时八年的争议后,收入分配改革近日再次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国务院总理温家宝17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分析当前经济形势。会议在谈到四季度各项工作时提出,要制定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总体方案。这是今年官方层面再次发出有关收入分配改革方面的“时间表”。

  此前最近的一次,是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平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做报告时,表示“下半年要认真落实2012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抓紧制定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总体方案”。

  据悉,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的起草工作始于2004年,至今已8年。在2007年至2009年中,曾先后举行过6次征求意见讨论会,而自2010年以来,也多次传出方案即将出台的消息,但方案始终未正式出台。

  收入分配改革方案为何如此“难产”?其中的“阻碍”,外界似乎早已有了共识:改革牵涉各种利益的博弈,包括权贵利益群体、以垄断利益群体和资源利益群体。

  著名财经评论家叶檀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它牵涉到所有的企业跟员工之间的关系,牵涉到高收入阶层与中低收入阶层之间的关系,也牵涉到政府和民间的财富分配的问题,涉及的群体特别大,会遇到各方面的阻力。”

  而据《齐鲁晚报》报道,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李实曾多次参与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的征求意见讨论会,他透露,意见征集中有不少争论。“比如垄断部门高收入问题,怎么界定垄断部门,政策执行过程中可能会有些困难。另外一个争论是解决城乡收入差距的问题,有人认为这是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不认为政府政策能够起多大作用。”

  外界认为,收入分配改革是以发改委牵头、多部门参与的方式进行的,但有专家对这一方式非常反对,因为部门之间缺乏规范的磋商沟通机制,牵头部门往往需要付出极大协调成本,加上部门之间利益的博弈,方案出台极其困难。

  收入分配改革对百姓有何影响?专家:建立公平合理的分配制度

  据媒体此前普遍报道,国家发改委已经完成了改革方案初稿的起草工作,目前正在深入征求部级以上官员的意见。总体方案共涉及十大问题,包括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工资正常增长和最低工资标准、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国有企业金融机构高管人员薪酬管理以及公务员津贴补贴和事业单位绩效工资等。

  在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的当下,改革的好处如何直接体现在百姓收入上?“这是一个认识的问题”,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在接受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采访时认为,“具体到每个人身上,肯定不是方案一出台,工资就你加3千、我加1万的结果。方案主要是要建立公平合理的分配制度,形成充分有效的激励约束机制。”

  苏海南表示,在这个过程中,只要真正地付出劳动做出贡献的人,就会得到相应的收入。但对于方案的出台,他表示“要在几个难点问题上有所突破,达成共识。比如控制高管的过高收入、特别是制度外的灰色收入的清理。”

  9月中旬,国内两家研究机构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0年我国基尼系数已达到0.438,20世纪90年代以来,基尼系数在以每年0.1个百分点的速度提高,并且有进一步扩大的可能。

  “中国本身存在一些问题,收入分配问题不断恶化,已经超过基尼系数的0.45。一般来讲这是一个安全警戒线。”世界银行前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日前在出席“中国开放新阶段高峰论坛”上表示。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日前发布的2011年《中国薪酬发展报告》指出,部分行业工资上涨过快,企业高管与农民工工资收入差距最大达4000多倍外,企业内部近5年来高管工资增幅明显超过普通职工工资增幅。媒体认为,收入差距拉大趋势尚未根本扭转。

  此外,上述《中国薪酬发展报告》还显示,2011年居民收入增长远远低于财政收入和企业收入增长,使得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相对比重不升反降。

  对此,同样参加中国开放新阶段高峰论坛的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副院长、经济系主任白重恩认为,要提高居民部门可支配收入占比,一要增加劳动收入,如大力发展服务业、减少垄断、降低税赋、进一步对外开放;二要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如拓宽居民投资渠道、提高存款利息;三要加强社会保障、做好再分配,如用国企分红支持社保、降低社保缴费率。

  收入分配改革已没有退路 关注“提低、控高、扩中”主线

  前两年,为了避免我国掉入中等收入陷阱,提高居民收入水平从而拉动国民消费,业内曾探讨出台“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不过,在国内外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从企业层面大幅提高员工工资的增长路径,显然不太现实。“现在经济增速下滑,讲收入倍增已经没有意义了,”苏海南表示。

  对于收入分配改革已“刻不容缓”的共识,业内分析认为,未来总体方案的“突破点”应该重点体现在提高居民收入上来。

  苏海南在此前表示,收入分配总体方案要把‘提低、控高、扩中’这条主线弄清楚。“提低”的重点是提高农民、城乡贫困居民、企业退休人员和低收入工薪劳动者这四部分低收入工薪劳动者的所得。“控高”主要在于调控部分企业高管的偏高过高收入,调控垄断行业的偏高过高收入,调控社会某些群体的偏高过高收入;同时加强规范灰色收入和打击非法收入,促进遏制并扭转收入分配不合理差距。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常修泽认为,居民的收入增长远远跟不上财富增长,“这是一个很大的战略性的问题”,因此必须实行一种新的改革思路,就是使居民收入增长幅度能够跟上社会财富增长的幅度。

  与此同时,备受争议的垄断行业改革,在常修泽看来,是下一步收入分配改革的重要领域。他表示,大部分垄断行业是国家掌控的,但使用权是企业。要推进垄断性行业改革,主要的问题则是产业问题。而现在的情况是,垄断行业作为国家的产权,国家却没有相应的得到这种产权在经济上的实现。

  《中华工商时报》评论认为,在各方利益博弈下,收入分配改革显然牵涉到“财富蛋糕”重新切割与分配的问题,势必要打破既得利益群体的固有利益格局。无论是从缩小贫富差距,亦或是从激活内需,推动中国经济加快转型升级的现实考虑,还是从兑现“十二五”规划中“两提高”的承诺,加快收入分配的改革步伐已没有任何借口或退路。(中国网财经中心)

  • 来源:中国网
  • 编辑:杨威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