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7月12日 星期天

林毅夫:未来中国将保持7.5%到8%的经济增长



原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全国政协常委、国务院参事、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演讲。

  中国网财经12月15日讯 原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全国政协常委、国务院参事、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今日在中国网“大国远见”财经峰会上表示,作为一个中等发达国家,中国还有很多很好的投资空间,未来几年中国保持7.5%到8%之间的经济增长是完全有可能的。【进入专题】

  由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的“大国远见”财经峰会2013年12月15日在北京召开。本届峰会的主题为“远见2014:改革驱动未来”,由开幕论坛、金融、产业、消费和汽车四场主题论坛及颁奖晚宴组成。

  原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全国政协常委、国务院参事、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在开幕式上致辞称,中国在2010年以后连续13年季度的经济增长下滑,是国际因素造成的,不是我们体制机制的原因造成的。

  林毅夫表示,在国际周期因素影响而且国外需求可能会长期疲软的情况之下,我们要维持经济增长,当然更多必须靠内需,而内需第一个就是投资。中国有没有继续投资的空间呢,我觉得作为一个中等发达国家,我们还有很多很好的投资空间。虽然在我们经济当中,出现了一些产能过剩的情形,但是我们作为一个中等发达国家,还有很多产业升级的空间,都是非常好的投资项目,这是第一点。

  林毅夫称,作为一个中等发达国家,这几年基础设施投资非常多,目前绝大多数的投资是连接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的投资,高速公路、高速铁路、港口、机场,大城市里的设施,包括地下铁路、污水处理等等基础设施投资目前还是严重不足的,而这些投资都会有很高的经济回报率跟社会回报率。另外像环境方面的投资,内需要投资同样是会有很高的经济回报率和社会回报率。

  所以,林毅夫认为,跟发达国家不一样,发达国家出现产能过剩就很难找到复苏的机会,我们是即使现有产能都是过剩的,仍然还有很多好的投资机会。不仅有好的投资机会,要投资就要有钱,我们有没有钱,这些政府要扮演积极的角色,政府有没有钱呢?根据统计,到2012年,我们政府积累下来的国债余额占国内生产总值是14.9%,这是世界上极低的水平,各位要说我们不能只看国债,地方政府的这些债啊,地方政府通过投资平台所举的债,根据审计署去年公布的数字是10万亿,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是19.2%,这两个加起来是34.1%,其他估算地方政府的债务是是17万亿,这样两项加起来47.6%。而日本整个数字超过200%,其他发达国家都是普遍超过百分之百,我们最糟的情况算也不过50%左右的水平,属于极低的水平。

  林毅夫表示,有一点不同,其他国家政府负债一般支持消费的,消费完了就没有了,是真的负债,我们地方政府的负债是搞投资的,是有资产做抵押的,在这种情况之下,即使是47.6%的负债,当中有不少是有资产做支撑的,并不是说没有问题,地方政府负债基础设施投资是长期的,回报是长期的,但是我们经常是用银行借款或者是影子银行的短债来做投资,所谓期限不对称的问题,这个问题只要中央下决心,地方债长债换短债就可以消除这个危机,搞一些缓周期的投资,或者产业升级,不仅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继续用积极的财政政策空间相当大,民间的资金也相当多,只要中央能够用积极的财政政策来撬动民间的投资,我想这个空间很大。

  “另外中国还有3.7万亿的外汇储备,跟其他发展中国家不一样。其他发展中国家经常政府负债已经很高了,使用积极财政政策空间非常小,或者外汇储备不足,没有储备就没有办法进行,这就是为什么像巴西、印度在国际周期因素的压力之下,他们的经济增长速度下滑幅度比我们大的原因。把我们这些有利的条件用好,达成我们预期的经济增长的目标是完全有可能的,这也是第二季度经济速度下滑到7.5%之后,我们中央政府批准铁路建设项目、安居工程项目后,第三季度经济增长速度就恢复到7.7%。所以我相信,未来几年中国保持7.5%到8%之间的经济增长是完全有可能的”,林毅夫说。

相关报道》》》

林毅夫:中国经济增度连续下滑是国际周期因素

林毅夫:发达国家经济仍然疲软 未进行结构性改革

林毅夫:美欧日尚未根本解决2008年经济危机困境

  • 来源:中国网财经
  • 编辑:杨威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