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8年11月18日 星期天

财经 > 新闻 > 国内经济 > 正文

字号:  

易宪容:对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两大期许

  据报,第四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将在明天举行,主要金融监管机构届时将厘定“金融五年规划”,市场对此期许很高。由于前几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不仅每次都有对金融市场的新规划,而且也建了一个又一个新的金融机构,所以这次关注最多的,或市场流传最多的,是“国家金融国资委”的设置及未来金融市场发展方向。

  “金融国资委”这个新机构是否组建,如果设置“金融国资委”,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是如“国资委”那样作为国有资产最终所有人呢,还是国有金融资产行政管理部门或监管者?其功能职责界定不同,“金融国资委”的性质是不一样的。

  如果是国有金融资产的最终所有人,那么,它的功能与职责与国资委的情况不会有太多差别,只不过所管理的资产性质有所不同。如果如市场所流传的那样,金融国资委既要承担国有金融资产的最终所有人,也要成为整个国内金融监管机构统一监管者。那这个新机构应可解决当前金融市场所面临三个比较重大的问题。

  一是国内金融资产所有人的问题。因为,随着国内金融市场越来越繁荣,国有金融资产总量越来越大,金融资产最终所有权的具体化变得越来越重要。如果金融资产不能具体落实至有什么机构来持有,国有资产最终所有权的虚拟性或最终所有权缺位会十分严重。这不仅容易导致金融资产运作无效率,而且容易导致国有金融资产权益被他人侵害。

  二是“谁来监管监管者”的问题。本来,这个问题在发达的市场体制下也存在,但发达的市场体制有比较合理的制度安排来化解。对中国来说,不仅金融市场是计划经济最后的堡垒,市场还相当不成熟,而且由于金融市场是由计划转轨而来,行政对市场主导作用随处可见。不仅表现为监管者的权力过大,而且表现为监管者的权力没有有效的制度来约束或对监管者进行监管。如果赋予全国金融国资委这样的职责与功能,在一定意义上可起到对“监管者监管”的作用。

  三是面对系统性风险如何确保分业监管体制下的统一监管。应该看到,随全球金融一体化的深入推进,金融业由分业经营向合业经营发展已是大趋势。在这种趋势下,传统的监管理念、监管工具及方式已经不适应了,并逐渐地为统一监管及协调监管所取代。如果金融国资委能够承担这项功能,对加强金融监管,保证国内金融市场安全将功不可没。

  当然,金融国资委所面临最大的困扰,是如何让这个新机构成为国有金融资产最终所有人、金融公共决策的执行者、金融监管机构的监管者和协调者,在不同金融市场运作的主导者、金融市场价格及规模的管制者等。也就是说,金融国资委的功能就是清楚界定产权、为市场运作主体提供公平公正的交易平台、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及严格地监管监管者等,而既不能通过种种行政方式来主导市场、管制市场,更不能通过不同的行政工具与手段倾向性向某种金融机构注入资源(特别是政策性资源)。如果是后者,那么这种金融国资委对未来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有害无益。估计这也是市场对金融国资委的期许。

  对这次金融工作会议的第二个期许,则是当前最急迫的问题:如何让国内金融市场真正从计划经济堡垒中走出来。可以说,国内金融市场,看上去仿佛是最为现代化的市场,可实际上市场化的程度还很低。比如,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形成有效的价格形成机制,整个金融市场的价格相当大的程度上是扭曲的。比如,直接管制银行存贷款利率,并让其成为整个金融市场基准利率。比如,通过不同的政策手段倾向性地向一些企业及金融机构注资,致使金融市场的许多资金不是通过价格机制而是通过行政方式来分配。金融资源运作的无效率或低效率比较常见。国内银行之所以能够不通过努力就能获得较高的利润,完全是相关政策使然。

  政府对金融市场的行政主导过多,必然造成权利寻租现象。因此,加大中国金融市场的改革力度,减少政府对市场的行政主导与干预,理应是这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重心议题。而金融的市场化最为重要的事情,就是加快利率及汇率市场化的改革步伐。不少管理者一直在担心金融市场价格机制放开对市场造成的冲击及负面影响,就是没有看到这种开放可能产生的正面效应,没有看到利率市场化与汇率市场化的真正威力。这就好像在加入WTO前讨论中国汽车业发展的情况一样。当时总认为,如开放中国汽车业,外国汽车企业一定会把中国汽车打垮。可事实是,中国一加入WTO,汽车业一开放,最终成了中国汽车业真正繁荣与发展的新起点。为此,市场期许,利率与汇率的市场化、加大金融市场的改革开放力度,也将会成为中国金融市场繁荣的新起点。

  • 来源:东方网
  • 编辑:李杨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