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09日 星期一

全国人大代表蔡继明:节日调休应由人大立法确定

  法定节假日怎么安排,永远都有不同的意见!3日,曾经参与假日调整改革的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教授蔡继明表示,他在今年两会的议案中,提出了法定节假日应该由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立法形式加以确定,不要年年变。

  调休应以法律形式实施

  在2007年的假日制度改革中,蔡继明是改革推动者之一,但其言论曾遭到不少网友误解。所以,今年蔡继明没有对哪个节日该不该放假表达看法,他表示想淡化“蔡假”的色彩,并从宏观的角度为假日改革建言:把国家的法定假日上升到国家法律的形式来实施。

  “实际上,法定节假日怎么确定和放多少天假,既关系到国民经济的承载能力,又涉及各个行业的利益,很难形成人人都满意的安排。”蔡继明认为,只有把法定节假日及其放假天数的权限交给广泛代表民意同时又具有最高立法权力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才能更妥善、更公平、更具有公信力地处理好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的关系、少数人的偏好与多数人的意愿的矛盾。

  蔡继明说,全国节假日的确定和调整涉及社会各层面,因为没有全国人大的授权,国务院无权决定全国行政机关以外的其他机关、部门的节假日。“无论从应当依法治国、依法行政角度,还是社会影响和社会效果角度,全国的节假日都应当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依照宪法规定以立法形式来确定。至于由全国人大或由其常委会来立法确定,由全国人大会议决定。”

  建议制定节假日法

  此外,蔡继明还提出,类似于国庆节、元旦、教师节、劳动节、妇女节等这些纪念日和节假日,形成于不同时期,由不同级别和不同性质的机构决定,并不具有同等的法律地位,修订也过于频繁。为此,他建议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或全国人大常委会统一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节假日法》,该法实施后,国务院现行《全国年节及纪念日放假办法》立即废止。

  为什么要上升到全国人大的高度?蔡继明认为,只有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或全国人大常委会讨论通过的法定节假日调整方案,才可以避免法定节假日调整的随意性,可以避免把少数人的意愿强加给多数人,从而提高国家法定节假日的权威性和稳定性。“由国务院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节假日法》一旦确定,就不要年年变动,可以嵌入每年的日历,全国假日办也无须每年拟定全年放假安排并由国务院下达放假通知了。”

  “假日办”将消失?

  这是否意味着可以取消假日办?对此,蔡继明此前接受采访表示,假日办并不是一个立法机构,实际上是国务院关于旅游的一个协调机构。它每年公布的方案不是假日制度,只是根据国家制定的假日制度具体地安排如何放假,假日办的职能“说白了就是怎么调休”。

  据他介绍,目前的法定节假日调休是由国务院制定的,从1949年开始到现在一共修改了三次,所有这些修改都跟假日办没有关系。所以说,媒体和公众对某个放假方案不满意就骂假日办,也是对假日办的一种误解。蔡继明表示,最终假日方案是以国务院办公厅的名义认可,然后每年年底发布来年放假办法,所以这种假日制度无论是由国务院,还是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确定,其实都跟假日办没有直接的关系。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