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0月21日 星期一

人大代表喻新强:清洁能源送得出落得下用得上

  清洁能源须送得出落得下用得上

  ——访全国人大代表、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助理喻新强

  因为有丰富的煤、风、光等能源资源储备,“硬件”条件相当充沛的西北地区早已升格为国家重要的能源战略基地。但如何将能源送到“嗷嗷待哺”的东部地区,是对智慧和魄力的考量。随着西北地区能源的开发,能源消纳和送出备受关注。针对西北能源通道建设问题,记者采访了全国人大代表、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助理、西北分部主任喻新强。

  记者:作为当年青藏联网工程的总指挥,如今该工程已经投运一年多的时间了,请您介绍一下,目前该工程的运行情况如何?

  喻新强:青藏联网工程投运之后,其调度管理还在西北分调。我们也非常关心这个工程,包括我们每天的碰头会、每周的工作例会、每月的工作例会,都会把青藏直流的安全生产、调度运行情况列入我们管理工作的范畴。可以说,这项工程哪里有一点风吹草动,我的手机都会收到短信提示,甚至包括工程的一些细微之处,只要是调度知道的信息,我都能掌握。所以,对我来说,这项工程可不是建完就完了。从目前来看,青藏联网工程投运至今,安全运行的整体情况是非常不错的。现在,藏中电网缺电问题应该说已经解决,青藏联网工程投运之后,该地区没有再出现过“拉闸限电”的情况。现在,主要是由青海向西藏送电,因为西藏投运的水电项目不是特别多,西藏目前还没有富余电往外送,但未来藏木水电站、旁多水电站投运之后,丰水期时青藏联网工程会发挥送出优势。

  记者:现在西北能源的利用现状,新疆是风电和煤电为主,青海有水电、光伏,甘肃有风电,每个省区的情况都不同,现在这些地区的清洁能源消纳情况如何?

  喻新强:去年西北地区风电发电179亿千瓦时,增长的比例很高,速度特别快。

  同时黄河水电大发,比原计划多发了100多亿千瓦时。西北地区光伏装机达到213万千瓦。全国目前是700万千瓦左右,西北占了近30%。

  清洁能源在西北地区的消纳还是要靠大电网的支撑。水电方面,去年除了青海自用之外,还组织在甘肃、宁夏消纳水电。另外,还通过外送通道向华北、华中地区输送。风电方面也是这个问题,省内是消纳不了的,一部分是在西北地区消纳,另一部分与火电、水电打捆外送。去年西北外送电量首次超过500亿千瓦时。

  记者:去年甘肃风电消纳情况如何?目前风电消纳还存在哪些困难?随着西北清洁能源装机的增加,未来是否会出现外送通道紧张的问题?

  喻新强:应该讲,甘肃河西走廊的风电去年总体消纳不错。

  2012年针对几次风电机组脱网事件,我们组织进行了风电机组低电压穿越能力的改造,然后再进行试验检测,整改面超过80%。当然,整改期间风电上网自然会有一些影响。根据调度的统计,现在弃风率是3%到5%,比较低。当然也有一些是电站本身电缆的问题,同时也不排除风电机组检修的影响。

  但如果河西走廊地区风电装机容量继续上升,就要产生外送问题。现有750千伏通道的输送容量是280万千瓦,如果实现整个河西走廊风电装机达到2710万千瓦的规划,我们建议,必须在酒泉建设新的直流外送通道,这样就可以风火“打捆”往外送。

  目前甘肃的负荷是1000万千瓦多一点,而2020年左右,甘肃的风电装机就可能达到2000多万千瓦。即使西北地区内可以消纳一部分,但750千伏断面输送能力也是有限的,现有通道不够用。总而言之,我们要贯彻一个原则,要确保“送得出、落得下、用得上”。

  记者:现在西北能源结构越来越复杂,用电需求增速也越来越快,这对西北电网的要求是不是也越来越高?

  喻新强:近些年,国家电网公司在西北地区,主要以750千伏电网为骨干网架,也包括330千伏电网的建设力度不断加大。

  2010年实现了西北主网与新疆电网联网,2011年实现了青藏联网,去年又开始了新疆与西北主网联网第二通道工程建设。可以说,这些年是西北电网发展最好、最快的时期。

  正因为有这样的发展,包括我们的外送通道,加上前些年建成的宁东直流、宝鸡到德阳、灵宝线的扩建,如今西北向“三华”电网的外送通道能力达到811万千瓦,去年首次实现了满负荷运行。

  西北的资源很丰富,必须建设更多的特高压外送通道,以有效地将电力资源送到中东部地区。所以去年已经开工的±800千伏哈密南—郑州输送通道,今年年内将正式投运。今年,我们还将开工宁东—绍兴的±800千伏直流输电工程送电通道。“十二五”期间,国家电网公司还将陆续投资建设哈密—重庆、准东—成都等特高压直流,和靖边—潍坊特高压交流外送电工程,真正实现国家西电东送战略。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