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0月14日 星期一

傅成玉:央企不是收入分配改革阻力

  尽管围堵记者越来越多,但傅成玉还是回答了几乎所有的问题,包括一些敏感问题,如“央企会不会成为收入分配的阻力”、“员工福利分房”等。当然,在采访中,傅成玉多次建议记者“你要先去做个调查”或“你们要去再了解下”,以期望与媒体更好地进行沟通。从3月7日上午10点55开会结束,到晚上近11点半返回驻地的房间,一直“有约”的全国政协委员傅成玉总算留给了记者半个小时的采访时间。

  国企不是收入分配阻力

  央企即使想拦,也拦不住。一方面,国家政策都从全国人民利益出发;另一方面,央企高管的任命是半任命制,高管还得完全听政府的,你不听,就会“下去”。

  收入分配改革是近年来公众“揪心”的事,坊间一直流传着“央企或国企是收入分配改革阻力”的说法。去年年底,有媒体援引一位曾参与调研国民收入分配问题人士的话表示,“改革阻力主要来自垄断企业的抵制,尤其是一些央企高管的反对。”

  对此,傅成玉予以坚决否定。“首先,央企没动力去阻碍,搞投机取巧。因为,央企都直接归中央管,中央监管绝不会站在企业的利益上看问题。”他说,“其次,央企即使想拦,也拦不住。一方面,国家政策都从全国人民利益出发;另一方面,央企高管的任命还不是完全市场化,是半任命制,即既有董事会任命,也有国家任命。因此,高管还得完全听政府的,你不听,就会‘下去’。”

  傅成玉对记者说,高管薪酬完全由政府决定,国资委在市场化基础(董事会考核)上,再根据国情考核,“因此,薪酬不是我说‘我该多拿’就有用的”。

  央企成果让全民共享

  加大对社保基金的支持,用国有上市公司的股份,尤其是央企的一部分股份让社保基金持有,每年分红补贴给社保基金来解决社保资金的难题。

  “央企是人民的企业,国企发展的成果要让全民共享,这是将来社会发展必走的一步。”傅成玉还表示,“央企要带动就业和民企,让他们一起发展。”

  事实上,在当天的全国政协经济界别联席会议发言中,他建言,加大对社保基金的支持,“用国有上市公司的股份,尤其是央企的一部分股份让社保基金持有,每年分红补贴给社保基金来解决社保资金的难题”。这与先前央企给人们留下的印象不同。

  全国政协委员周汉民日前也建议,“一次性把国企上缴红利比例提升至25%的国际基本水平。所交红利全部划入社保基金账户。”

  不过,有数据显示,2012年,中央企业上缴红利仅有不足8%用于民生支出,“大部分收益因科技创新、节能减排项目、改革脱困补助、国有经济及产业结构调整等原因重新回到央企内部”。

  页岩气开采处起步十年

  中国开采设备没问题,但在深层的水平井压裂设备,中国还需要时间。

  谈完了“严肃”话题,傅成玉又谈到了油气行业。“美国之所以会重新成为化工制造中心,是因为成本便宜了。”他说,“用气做化工,比用石油做化工便宜。美国500美元/吨左右的用气成本,就可以生产1吨乙烯。中国用油的成本却是1200美元/吨,这自然会竞争不过人家。”

  “人家走那儿(页岩气),你还在这儿(传统油气)走,就没明天了。”傅成玉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这就是调整结构,转变发展方式,看未来。”

  “中国开采设备没问题,但在深层的水平井压裂设备,中国还需要时间。”傅成玉说,“从现在开始的前十年,页岩气开采都处于起步阶段。”

  对于成品油新定价机制中“取消4%变动幅度的问题”,傅成玉对记者表示,价格都是国家定的,“一定站在全民的利益上,不会站在企业的利益考虑”。他还认为,短期内,成品油的定价权“不会下放到‘三桶油’”,“毕竟,中国处在这个阶段,仍需要政府的宏观协调”。

  • 来源:人民网 作者:黄烨
  • 编辑:姚慧婷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