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14日 星期四

傅成玉称来中石化后经常遇到老下岗职工上访

  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建议——

  解决上一轮国企改革中的社保欠账问题

  10年前的中国,“下岗”这个词大面积出现在中国改革的词典里。从1998年到2003年之间,中央政府提出“三年搞活国有企业”, 数以十万计的企业被“关停并转”,超过2818万名产业工人被要求下岗。

  10年后,在两会的小组讨论会场,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再一次讲起这段往事,而故事的主角则是几十万中石化的老员工,13年前,他们在一场轰轰烈烈的国企改制中“下岗”,如今已经成为改革浪潮中失去声音的一群人。

  傅成玉说,在那一轮减员增效、主辅分离的改革中,30万名职工与企业解除了劳动关系,当时实行的是买断工龄的方法,根据工龄、级别,中石化给了解除劳动关系的员工一次性补偿,这笔费用在8万到11万之间。

  但如果这笔钱留在今天,按傅成玉的计算,“按一个月3000元,3年就可以花完”,另一方面,为了老有所养,这批当年的下岗职工要按照“自由职业者”的标准缴纳社保,全国各地,最低的一年要13000元,最高的省份可以达到26000元。

  “一些人没有工作,住在棚户区,连基本生活都保障不了。”傅成玉介绍道,经过人社部、财政部和国资委的许可,中石化现在能够替一部分人解决临时性工作,做清洁工,做门卫。但是按照当地政府的标准,一个月只能拿800到900元钱。有的买完保险只能剩下147元钱。

  事实上,关于国有企业老职工的社保欠账问题,财经作家吴晓波曾经有过这样的描述:1998年前后,世界银行和国务院体改办课题组分别对社保欠账的数目进行过估算,“一个比较接近的数目是2万亿元”。吴敬琏、周小川、林毅夫等经济学家及出任过财政部长的刘仲藜等官员曾经提出,“这笔养老保险欠账问题不解决,新的养老保险体系就无法正常运作,建立社会安全网、保持社会稳定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两年前,还在中海油任职的傅成玉从来没有听说企业还会有“维稳办”,一年里能收到一两封告状信就不错了。但在来到中石化后,却经常遇到老下岗职工上访、堵路甚至堵公司的情况,总公司下面的一个机关单位就被“围了三次”。

  后来,傅成玉总觉得事出有因,就组织了座谈会见了一些老职工代表。他发现,不是职工们想闹事,想告状,而是“真的活不下去了”。

  在会场上,傅成玉一口气讲完了这段故事。

  “我觉得这是民生问题,是上一轮国企改革的遗留问题。十多年过去了,我们国家的整体经济情况发展好了,但是我们今天不该忘记这一群人,更不应该让他们单独承受改革的成本。”傅成玉说。

  吴晓波曾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回忆,新世纪初,国家体改办制定过一个计划,拟划拨近2万亿元国有资产存量“做实”老职工的社会保障个人账户。然而几经波折,这一计划流产。反对者的理由是“把国有资产变成了职工的私人资产,明摆着是国有资产的流失”。吴敬琏后来在评论这一问题时,曾经用了8个字:“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傅成玉说,中石化去年上缴税收3218亿元,一天给国家缴税8.8个亿,“不能再拖了,现在有条件也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

  他建议,有关部门可以给予政策支持,用财政转移支付的办法来解决这部分下岗职工的养老问题。

  “13年前,企业处在要垮了的状态,我们把好资产留下了,为了支持我们的改革,让他们下岗了。从法律角度说,他们已经不是企业的职工了,但这些资产是全体职工共同努力得来的,这里面也包括他们。”傅成玉说,“我们不是要走回头路,非要再把他们变成正式职工,但是我们应该让他们的基本生活得到保障。他们是我们中国的老百姓,也是我们工人阶级的一部分。”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编辑:胡爱善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