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06日 星期五

七部委离愁别绪渐渐浓

资料图片。转自国际金融报

  资料图片。转自国际金融报

资料图片。转自国际金融报

  资料图片。转自国际金融报

  3月10日下午,铁道部大门前,拍照留念的人络绎不绝,其间夹杂铁道部员工,他们除了拍照留念,想必还要牵挂编制问题。按照程序,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经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通过后,国务院将作出具体部署。

  数公里外的全国政协经济界别小组讨论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刘明康表示,“大部门制改革要‘毕其功于一役’并不现实,要完全落实涉及到方方面面。因此,要探索更契合实际的路。”此表态,得到与会人员的认同。

  部门内设机构如何安排?人员编制将采用何种办法?领导人员的总量安排又将如何?截至目前,尚没有涉及改制的部委人员探讨上述问题,被记者围堵的各部委的部长级干部外交言辞颇多,铁道部部长盛光祖表示,“没有遗憾”;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表示,“改革方案非常合理”。

  无论如何,7个部委的职能将转变,相关机构的权利格局将重组,权利个体的纠结、不舍在所难免。事实上,波及7个部委的聚首、离别从消息散播的那一刻开始上演。

  当事人说

  再见,铁道部

  盛光祖称,铁路平均票价偏低

  “我当不当铁道部长没有关系,关键是中国铁路要发展好。我服从于国家事业的需要,服从组织安排。”对于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盛光祖向包括《国际金融报》记者在内的媒体们表示自己作为末任铁道部部长“没有遗憾”。

  根据3月10日披露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中国将实行铁路系统政企分开,国务院将组建国家铁路局和中国铁路总公司。作为“最后一任”铁道部部长的盛光祖昨日自然成为媒体围追堵截的重点对象,“服从于国家事业的需要,服从组织安排。至于社会关心的债务问题,有关部门会区分经营性铁路、公益性铁路的不同属性,按照有关政策法规,认真研究,妥善解决。”

  根据铁道部财务报告显示,截至2012年第三季度,铁道部总资产43044亿元,总负债2660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1.81%。对于媒体非常关注的负债问题,盛光祖表示,“我们会由有关部门分公益性和经营性,按照有关政策法规,认真地研究,妥善地解决。”同时他表示,“目前铁路负债率低于国有企业的平均负债率,没有风险,请大家放心。”

  在谈到人员是否会因机构改革而进行调整时,盛光祖称,铁路系统的员工目前都在岗位上,不存在岗位变动情况,不会裁员,“铁路员工都没有问题,他们都积极支持改革”。

  另外,对于铁路投资的计划是否会缩减,盛光祖表示,“会按照规划如实兑现。” 盛光祖透露,铁路总公司成立后,还会进一步深化改革。但他没有回应记者未来是否会整体上市的问题。此外,对于未来是否会设计职工持股的问题,他也表示暂时还没有考虑。不过,盛光祖透露,未来铁路会分类建设。“公益性的铁路,我们主张由政府和社会资本投入;经营性的,我们鼓励民营资本投入,鼓励外资投入。”

  对于老百姓所关心的铁道部分拆后,火车票价会否上涨的问题,盛光祖认为,“铁路的平均票价是偏低的。”他表示,今后要按照市场规律,企业化经营来定票价。“我们会努力让车票更好买一些。”

  你好,卫计委

  黄洁夫称,不影响医改进程

  3月10日,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公布后,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回答包括《国际金融报》记者在内的多位媒体提问时表示,“改革方案非常合理,有利于下一步的食品药品的监管,同时也有利于卫生部功能的执行。”

  对于本次机构改革,黄洁夫表示,“现在卫生部将会面临一次重大的机构的调整,一是原来的人口计划生育委员会要合并到卫生部,以后就没有卫生部了,有可能就叫卫计委;二是,原本属于卫生部职能范畴的药监局,要跟那个食安办合并。”

  对于卫生部本次改革中的“进”与“出”,黄洁夫坦言,“这对医疗卫生的整个布局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不过我相信这个方案是非常合理的,是有利于下一步的食品药品的监管,同时也有利于我们卫生的功能的执行。”

  新成立的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在黄洁夫看来,一定会更好地对新药的研发批准,以及老百姓的用药安全起到利好作用,“之前,食品药品管理职能都分散在了很多的职能部门,而新组成的食品和药品监管总局将对新药的研发、批准还有安全用药起到更好的作用。从生产流通到老百姓使用,这个新的机构一定会为老百姓带来更多的放心。”

  在谈及改革的具体实施时,黄洁夫毫不讳言地指出:“任何事情无论你机构怎么变,最后还是要有人来做,所以此次机构改革一定会带来人事调整,涉及一些人员的定编、定岗、定职务问题。”黄洁夫表示人与人之间、部门与部门之间的工作方式一定会有所不同,“在这个时候大家都要以人民群众的利益为最高的出发点,都想着老百姓,那这个事情才能做好。”

  而就机构改革是否会影响到医改进程时,黄洁夫果断地回应,“不会”。

  政协把脉

  铁道部债务如何消化

  3月10日,全国政协经济界别小组讨论,两位铁道部的副部长兼全国政协委员彭开宙和胡亚东未出现在小组讨论现场。但铁道部分拆成为经济界别的4个小组讨论会的焦点。

  全国政协委员贺平直言,铁路总公司的设置问题已经“讨论了很多年”,是“很老的话题”。现在的问题是,将这个公司“放到哪儿去?是完全独立出来,还是另有计划”?这个总公司或许跟中投比,“只大不小”。

  有意思的是,刘明康中途打断了贺平的发言,“老贺,现在铁路贷款融资等,有3万亿元左右。”这引起了会场一阵轻声的感慨。

  “这么多负债,到底由谁来承担?是中国的银行们来承担?还是其他人?”贺平发问。

  事实上,业界恰恰最担心的就是铁道部的负债。经济界别36组的全国政协委员易纲表示,“铁路建设欠了众多银行的贷款,铁道债也要落实好,给市场和公众以稳定的预期,这有利于今后铁路建设的展开。”

  经济界别35组小组讨论结束后,刘明康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补充,“一方面,3万亿元是指到‘十二五’末期的预计负债会有这么多;另一方面,铁路总公司的负债,本人并不清楚会怎么处理,希望有关部门及时介入,哪些债务由政府来担保?哪些债务由新成立的铁路总公司来负担?”

  不过,有政协委员强调,尽管铁道部负债很高,但从不拖欠一分钱利息。全国政协委员贾康称,“在透明度高、公众监督的股份制公司之下,很多矛盾都可解决,还可以找到合理的解决方案”。他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强调,铁道债没有任何问题。

  专家问诊

  电价改革方向如何定

  此次大部制改革中,国家能源局的权责范围再次扩大,但业界此前盛传的“大能源部”没有单独出现,能源局本身还是正部级单位。中央编办负责人称, “这次改革将现国家能源局、电监会的职责整合,重新组建国家能源局,主要是为了更好地统筹推进能源发展和改革,强化能源监督管理,促进能源行业健康发展。”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李毅中仅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简短回应,“还是要按国务院有关部门的要求,稳步地推进这项改革”。而经济界别小组讨论的现场和会后,也几乎没有全国政协委员非常具体地谈及国家能源局的改革。

  不过,能源专家林伯强昨日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发出疑问说,作为一个热衷改革的部门,原先为正部级的电监会“降格”并入能源局之后,未来电价的改革方向在哪儿?假如电监会难以再发出独立声音,这是不是不利于能源体制改革?”

  全国政协委员迟福林认为,“这一次重新组建国家能源局,完善能源监督管理体制,是走向大能源体制的重要一笔”。

  • 来源:新华网
  • 编辑:胡爱善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