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18日 星期一

代表委员热议“新三难” 未来养老院将一床难求

  代表委员专家热议“新三难” 建议加大资金投入完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

  当“上学难”“看病难”、“就业难”等老三难仍未完全解决,“养老难”、“入托难”、“出行难”等“新三难”,又成为困扰人们的新难题。养老院床位紧张、社保养老金缺口巨大、空巢家庭增长等使养老问题引发一波又一波热烈的讨论甚至激烈争论;入托难,甚至难于读大学;出行难,公共交通不堪重负,私家汽车举步维艰。如何看待“新三难”,养老难是否真如人们所忧虑的那样来势汹汹?入托难如何破解?出行难又如何考验政府管理?昨日,本报记者为此采访了多位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和人口发展研究专家。

  养老难

  支持社会力量办养老院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中山纪念中学校长贺优琳说,目前我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老年人口超过1亿的国家,到2050年,我国60岁以上人口比重可能会高达29.9%。以家庭养老为主的养老模式已不堪重负。他建议,在加强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中国家要主动承担起责任,加大资金投入。

  贺优琳首先建议国家在法律层面加大老年人保障力度,对《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进行一些实质性修改,对于不尽赡养义务,甚至遗弃老人的行为加大处罚力度;同时使家庭养老有明确的法律界定;鼓励发展社会化养老,实现从家庭养老向“家庭、社会、国家”综合养老体系过渡。

  针对社会养老床位严重不足的现状,贺优琳说,目前我国养老床位总数仅占全国老年人口总数的1.59%,不仅低于发达国家7%的比例,也低于一些发展中国家2%至3%的水平。他建议国家在建立和健全社会养老体系中引进市场运行机制,按照“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要求,大力推进投资主体、投资方式多元化。

  全国政协委员杨志红昨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老年人养老问题,尤其是在偏远地区和贫穷地区的老年人养老问题亟待解决,应该更积极去帮助这些老人,“政府应该给予这些老人更多补助,或者动用更多社会力量,比如,发挥慈善组织的作用。”

  重病老人养老难问题突出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侯东民表示,就养老难而言,很多人误认为养老院床位紧张,未来,当中国老龄化人口进一步增多,养老院床位将“一床难求”。

  “未来,究竟应该如何保障老年人养老?我认为,主要存在两方面问题。”他说,“其一是资金,国家的钱是不是能养活很多老人,从这个角度讲,国家财政没有问题;另一方面,具体到如何照顾老年人的问题,随着中国老龄化步伐加快,这个趋势无可避免,而针对老年人所提供的各种社会服务,比如,护理、陪伴关怀、生活照料等,只能是随着老龄化进程发展而发展,一方面需要国家投资,另一方面还要靠市场解决。”

  “我并不认为,现在大家所说的床位难反映的是真实需求,在北京,我们知道,很多养老院是不满额的,排队特别长的都是国家补助、福利非常好的养老院,这样的养老院床位稀缺,但这不能反映总体情况。”他说,现在,养老问题最突出的是严重生病甚至卧床不起的老人,这些老人往往家庭负担重,养老难问题突出,政府应该着力和尽快解决这部分老人的养老难问题。

  养老金在财政上压力不大

  对于养老金的焦虑,侯东民教授认为,根据相关测算,到2080年,劳动人口赡养老人的比例变化不大。“所以,财政方面的压力并不大。”

  关于养老金问题,他说,目前,中国养老保障基金对中国GDP的占比仅达到了7%至8%,而西方许多国家的占比达30%左右,“中国的养老保障刚刚起步,哪有什么问题,我们这方面的财政状况和国力相比,根本不是问题。”

  •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赵琳琳、何涛、卢文洁、李颖
  • 编辑:张明江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