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2月28日 星期五

政协委员称各地分散公布三公经费令查找不易

  河南8.8亿元,北京11.1亿元,上海10.5亿元,广东8.64亿元。两会前夕,部分省份已经公布了其2013年“三公”经费预算数据。这也拉开了今年各地政府晒“三公”的序幕。

  12省份去年公布“三公”经费

  2011年是我国“三公”经费公布元年。应国务院要求,当年有90多个中央部门公布了自己的“三公”经费情况。同年,省级政府层面公布“三公”经费的只有北京、上海、广东、陕西4家。

  2012年4月18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召开常务会议,在要求细化中央部门“三公”经费的同时,也为地方政府设置了时间表,即省级政府要在两年内全面公开其“三公”经费情况。

  国务院办公厅10天后印发的《2012年政府信息公开重点工作安排》(下称《工作安排》)要求,各省(区、市)政府制定“三公”经费公开时间表,争取在两年左右的时间内,实现省级政府全面公开“三公”经费。

  据《中国经济周刊》统计,2012年,共有12个省份对外公布了其省级政府部门的“三公”经费。新增的8个省份中,西部占了一半,其中,四川率先在全国公开省、市两级“三公”经费;青海、新疆、内蒙古也公布了省级政府部门的“三公”经费情况。比如青海省2011年“三公”经费决算为2.2亿,2012年预算为1.55亿。

  四川拟公开省市县三级“三公”经费

  12个省份中,黑龙江、内蒙古等部分公开了省级政府部门的“三公”经费,按照规划,他们将在今年全面公开省级政府部门的“三公”经费情况。此外,青海也将在去年公开省本级以及西宁等5个地区本级“三公”经费的基础上,在全省范围内全面公开“三公”经费;四川更是准备在率先公开省、市两级“三公”经费的基础上,进一步推动公开县区一级的“三公”经费,实现省、市、县三级“三公”经费向社会公开。

  而在没有公开“三公”经费的省份中,河北、重庆等已明确要在2013年公布其省级政府部门的“三公”经费情况。重庆方面表示,要在2013年公开市级政府部门“三公”经费,2014年公开各区县政府及其部门“三公”经费。而浙江、山西等省份则表示,在两年内或争取在两年左右的时间里,按要求公开省级政府部门的“三公”经费。

  不过,上述情况或许会存在变数。

  2011年5月5日,甘肃省政府办公厅印发的《2011年全省政务公开工作要点》中提出,2011年将各级政府“三公”经费支出的预算和决算向社会公开。但截至发稿前,记者未能查询到甘肃省公布“三公”经费的相关信息。

  据《辽宁日报》报道,辽宁省在2012年2月1日举行的全省财政工作会议上提出,省直部门要在2012年公开“三公”经费。但记者并未查询到辽宁省公布其“三公”经费的数据。倒是在2012年8月1日,辽宁省政府办公厅印发的《推进全省政府信息公开重点工作安排》中提出,“省政府及各部门要在2年内全面公开‘三公’经费,市级政府及其部门要在3年内全面公开‘三公’经费”。

  蒋洪委员:“三公”经费公开有制度障碍

  公布“三公”经费的12个省份中,部分省份的“三公”经费因为公布得比较分散,查找起来相当不易。要了解各省级政府部门的“三公”经费信息,只能一个部门网站、一个部门网站地去查找。这就为公众监督“三公”经费设置了一个障碍。

  “这种情况实际上是我们现在制度上有意导致的。”全国政协委员、长期关注“三公”经费以及省级财政透明度的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蒋洪对记者表示,在2010年3月1日公布的《财政部关于进一步做好预算信息公开工作的指导意见》规定:各级政府财政部门负责本级政府总预算、决算的公开,各部门负责本部门预算、决算的公开。这一条规定在去年还写进了《预算法修正案(草案二次审议稿)》。

  “要提高预算公开的效率,法律上必须规定一级政府的财政部门承担收集、整理并集中公开与本级总预算相关的所有预算信息的责任”。2011年,参加全国两会时,蒋洪就对此提交了提案。各部门的“三公”经费是各部门预算、决算的一部分。全国有30多个省份,每个省份都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部门,如果每个省份的省市区三级政府部门的“三公”经费都由本部门来公布,则不利于公众完整全面地看到“三公”经费的情况。在“三公”经费的公布方式上,蒋洪建议交由各级财政部门统一集中公开各级政府部门的“三公”经费。

  另外,蒋洪还建议公布内容要细,“比方说哪些人出国,到什么地方去,花了多少钱,都应该一笔一笔算清楚的,这样才能看出来它合不合适”。目前的情况是,“即使它公布了300万、500万,但它到底合不合理,公众很难判断”。

  而“三公”经费公开,就是为了接受公众监督,要是公众看不懂,监督是谈不上的。在蒋洪看来,香港没有“三公”经费的问题,就是他们公布得比较细,监督比较到位。“我们‘三公’经费的每一笔钱,财务都会有记录,从技术上来说,更细的公布也不存在问题。”

  此外,是否还存在统计之外的“三公”消费,也是蒋洪特别关心的问题,对此,他建议在公布“三公”经费的同时,也把统计口径和计算方法公布出来。

  在蒋洪看来,政府信息公开应该是一个整体的公开,“除了‘三公’经费之外,其他的经费也要公开”。因为“三公”经费也有可能转移到其他的预算里边。中央、地方应该把所有的钱都摊出来。

  •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作者:赵剑云
  • 编辑:姚慧婷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