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0月20日 星期天

本期嘉宾

精彩观点

精彩图片

问与答

全国人大代表宗庆后建议:高收入者购房不得贷款

针对房价贵、住房难等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宗庆后建议:建立廉租房、经济适用房、商品房三个级别一体的阶梯式供房制度。宗庆后认为,近年来我国大部分城市、特别是一些大中城市房价上涨过快的势头得到遏制,但同时也应该看到,大城市的房价即使降一半,普通工薪阶层还是买不起,解决不了刚性需求的问题。

宗庆后:建议将100平米以下存量房转为经适房

全国人大代表、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2日在谈到楼市调控时对中国网财经中心记者表示,目前房地产行业几乎停止发展,大量住房闲置,建议将100平米以下存量商品房价格调控到经适房水平,供应无房户购置居住。宗庆后称,在楼市调控的大背景下,房地产行业几乎停滞发展……

宗庆后建议银行减少个人业务收费 发展民营银行

银行业“暴利”问题近期一直为社会所关注,全国人大代表、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在接受中国网财经中心采访时明确指出,银行高利润既不是因为其管理效率高,也不是因为其创新能力强,主要是通过名目繁多的收费以及高息差获取,对实体经济和百姓生活造成了压力。

宗庆后不在乎内地新首富帽子 称幸福感不如员工

胡润研究院日前在北京发布《丽江瑞吉 2012胡润全球富豪榜》,67岁的宗庆后以财富105亿美金成为“2012年中国内地首富”。正参加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的代表宗庆后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自己每天早7点前到公司,晚上11点半才回家。“我的幸福感不如娃哈哈的员工。”

文字实录

记者:

您今年的提案中有关于社保方面的问题,现在人口流动在大城市特别频繁,社保的转移接续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在这个问题上您是怎么建议的?

宗庆后:

对于社保我提了这样几个问题:社保个人部分目前可以转,我建议企业缴纳的部分也可以转。转社保的有很多外地的农民,我们叫外来务工人员。从农村到大城市打工,不可能实现真正的转移。因为城市里的生活水平太高,他可能住两年就要回去。如果社保不能连续的话,这两年他等于白交,所以很多人不愿意交这个钱,希望能直接拿到钱,也不需要企业给他买养老保险。从长远考虑,社保要有连续性,个人要交过去,企业部分也要能转过去,而且,他从这里离开以后,之后再去就业的话,中间这段时间的社保应该允许补交,否则,退休的时候,工龄就是有差距的。

另外,我建议对新入职员工社保问题需要特殊对待。现在大学生在城市里面就业,前五年他的社会压力太大,必须交的五金几乎占到他收入的40%。所以,我想第一,他自己要交的部分给他给免掉,企业给他交的部分也免掉。如果你在城市里赚3000元的话,就是1200元。5000元的话,就是2000元,免除这部分,他的生活压力就比较小了。

对于社保基金的投资方向,我也有一些看法,必须做好保证增值。以前政府有很大的支出。现在养老保险多了,因为我们交的比较多,交了40%了。目前的状况是用上一代人交的社保支付这一代退休的人,但是,等我们这批人退休的时候,可能那时的社保基金已经不够支付了,而且,现在人的平均寿命已经从60岁延长到70多岁,甚至80岁,所以社保基金的增值很重要。对于社保基金,我也不同意进入股市,但是,央企是垄断性企业,可以保证收入,银行给他高一点的利息,也能保证。央企、国有企业所在的利润拨一部分到社保基金去。这样才能保证我们这代人交的养老保险退休的时候能够享受一些。否则到我们60岁的时候,我们交的很多但是享受不了。另外,也可以鼓励员工愿意多交一点社保基金的,到退休的时候可以给他多一点社会保障的收入。

记者:

目前我国的城市化进程,可以说是在快速的成长,伴随着城市化规模不断扩大,也出现了很多的问题,比如说城市资源紧缺、留守儿童。种种对于目前中国大中城市,包括一些乡镇的发展,有什么样的建议?

宗庆后:

这个问题我也提了好几次了。现在每个国家到一定的发展阶段生产力发展以后,农村的劳动力是多余的。我在农村也呆了15年。当时一亩地产的粮食几百斤,现在是上千斤。所以不需要那么多农民,现在劳动力就多出来了。那都到大城市工作。大城市生活成本很高,他也不可能真正转移到这些城市里面去。而且给大城市带来很多的问题,交通堵塞、包括大城市也没有能力去帮助他把社会保障体系建设起来,也不可能享受城市的待遇,因为他没有那么大的资金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现在农村的居民转移到城市,跟原来在城市的居民享受的待遇也不一样。

所以我建议在农村发展乡镇企业,我认为这个问题就比较容易解决。浙江也好、江苏也好,他是通过发展乡镇企业把中小城市发展起来的。再逐步的城镇化。我们在县城发展了工业以后,县周边的农村,他到县城里面打工,他很方便,他也不需要留守儿童,也不需要什么的。他能够去干活去就可以了,因为都很近。就近转移,他在当地要发展第三产业,可以解决更多的就业。你如果在县城里面就近就业,有社会保障了,我可以动员他把农村土地卖给政府。政府给他一部分资金,他在县城里面买房子,他可以真正的在城市里面就业。你这次把农村的土地、房子买来以后再转租给农民,逐步的把农村的农业集约化生产。现在一家一户的生产成本比较高。如果是集约化生产的话,成本比较低,做农民的利润也高了,也有人去做农民了。这样做法我认为也很简单,控制大城市发展,不给用地指标,他势必就要往下走。还要给他上交税收的任务。城市是商业中心、研发中心、金融中心,这样成城乡一体化的做法,能真正的解决农村闲置劳动力的转移问题。

记者:

对于高房价问题您怎么看,对于解决老百姓住房难的问题,您有何建议?

宗庆后:

目前的房价就算降一半,老百姓也买不起,杭州的五六万一平方,降一半两三万一平方,老百姓也买不起。房子的问题是长期要解决的问题,要解决长期的政策问题。我这次提出来,房子是阶级式供房。现在对房子的刚性需求是就业以后的年轻人,成家立业的年轻人。你现在很多地方的很多企业,年轻人在外地工作,他需要租房。政府现在廉租房要解决他们的住房问题。廉租房要控制在收入的10%以下。3000块钱的工资,如果300块钱用来租房子,还是可以的。再高的话,他也是压力很大的。你工作几年以后,他要成家,这个时候你应该给他供应经济适用房。现在的经济适用房是买不起房子的人有资格买经济适用房,而真正应该是买得起房子、需要房子的给他经济适用房,经济适用房价格控制在两夫妻20%的收入,15年之内能够把它本息还掉的情况下。这样的话才能真正解决老百姓住房的问题。城市贫民什么都没有给,城市贫民失业以后什么都没有,这样也不公平。真正要做到这一点,第一,中央对地方财政的收入要合理。不应该把土地收入作为地方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另外,现在的拆迁成本提高,楼面家都是几万块钱一平方,楼价怎么降得下来?少数农民的利益影响了整个城市居民的利益。这也是不公平的。这个原因怎么造成的?是由政府炒起来的。政府招牌挂,他要控制土地供应的量,慢慢上去了。你卖几万块钱一亩的,你只给农民几千块钱一亩,农民肯定不愿意。现在廉租房中央尽快下令,1800万套,土地从哪里来?征用的时候土地价格降不下来,哪里有钱盖廉租房?既然招牌挂的成本是1500块钱,你给他50平米的房子,7万多块钱,300块钱的租金完全可以经营下去。这是长期问题,是必须下决心解决。否则,年轻人是没有希望的,是不稳定的。因为我接触过很多年轻人,他对前途真的是很悲观。他说我干一杯子都买不起一套房子。媒体说裸婚,实际上是有问题的。

我也提出现在的存量房怎么解决的问题?地方政府、银行、房地产开发商和中央政府博弈。中央也是左右为难。因为现在目前国内最大的需求是房地产。房地产行业是支柱产业,他如果是不发展的话,影响很多产业。所以我想应该是一百平方以下的房子,闲置的商品房全部把它转化为经济适用房。转化为经济适用房有什么办法解决呢?第一,政府的税费减免掉了。第二,银行的利息是不是减免掉了。第三,开发商过去赚那么多钱是不是也拿一点出来?供应刚性需要的人群。一百平方以上的商品房,放开限购令,有钱人愿意买就去买,总归会消化掉。卖不掉的话,慢慢卖。卖掉一套,把银行钱还掉,银行出了证明,才能拿房地产证。省掉银行的一笔坏账,也把房地产行业拉起来。老是僵在那里,也是一个问题,老百姓结婚也买不到房子,现在房价降下来他也买不起。就算降了他也感觉到会继续降,所以也不敢买。所以我想房地产的事情是一个大事情,不能简简单单光是调控方向这么搞搞,要做一个长期的打算,长期政策的策划。

记者:

现在保障房我们看到的现象是越建越多,但是申请的人却是越来越少。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在您看来,保障房应该是由央企来建,还是应该社会力量来参与?

宗庆后:

我认为保障房应该是由社会力量来建比较好。民营企业去建,也可以有很低的价格。央企也不一定会建得好。央企也不一定是用自有资金建,也是用国家的钱来建。你说保障房越来越多,我认为保障房还没有建起来。我了解很多地方把企业自己建的房子算在保障房。其实保障房还没有真正建起来,他也建不起来。我了解的,浙江省提出来,保障房也要人家住的有尊严,不是乱七八糟的搭个房子就让人家住进来,保障房也要有很严格的标准才对。

记者:

中小企业融资难的解决之道是什么?

宗庆后:

我跟银行提了一个建议,去年公布中国企业五百强的时候,我看到排名前二十位的企业大部分是银行。第一位是工商银行,除了中移动、中石油、中石化,其他大部分都是银行。当时我就想对银行提点意见,我认为银行也不是创造财富,是帮人家理财的,你的利润会这么高,你的利润哪里来的?你的利润是贷款和利息的差来的。你是为经济建设服务的,你把制造业、实体经济的钱都赚来了,他破产、没有利润,你的利润很高。第二,中小企业贷款融资难的问题,中央也多次说了要解决,也没有解决。按照现在国有大银行,根本不会给你解决。一个是他如果贷给政府、央企,钱丢掉了无所谓。他们的改变是这个口袋装到那个口袋,都是国家的。实际上这个钱不是国家的,是老百姓的。但是如果你贷给民营企业有坏账的话,他就会怀疑你,是不是和民营企业有权钱交易,有勾结。所以他不会贷给你。中小企业他更不会贷给你,就贷几十万、百十万,他同样要去办手续,同样要监管。他根本就不愿意贷。

现在做小额贷款公司,银监会是不管的。地方政府也没有管。所以出现很多的问题。所以我建议开放民营银行,开放民营银行的时候,你要给他买保险,美国的银行也是很多小银行,他十万美金以下的就买了保险,你的存款在十万美金以下,你银行倒掉的时候,他一分钱都不少你。如果在老百姓存款二十万人民币以下,也保险。哪怕这个银行倒掉以后,二十万一分不少你。这样老百姓才敢存到银行。第二,你要给老百姓的利息稍微高一点,他就会存在民营银行。不然老百姓就存到国有银行了。有专门对准中小企业的民营银行,这样才能真正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问题。

记者:

近两年受到经济危机和经济转型影响,实体经济生存环境困难,很多企业转而把钱投入股市、房市,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宗庆后:

实体经济是在创造财富,虚拟经济是分配财富。把人家袋里的钱拿到他的袋里,创造他的财富。欧洲高福利、高税收,没有人愿意干活了。没有创造财富,而是政府在补贴。把钱用完了以后,就产生了欧债危机。他现在解决方式也不对,光是给银行注资。你要鼓励他勤劳致富,创造财富。现在老百姓养懒了。你执政党想解决问题也是很困难。所以我们现在千万不能走他的道路。现在有点像走他这条路。这样走下去很危险。我认为现在要鼓励老百姓勤劳致富,对老百姓有一个创造财富的平等机会才对。现在为什么人家不愿意搞实体经济?不愿意搞制造业?因为你税费太重,他没有钱赚,而且很辛苦。他看到你那个暴利很容易。所以为什么大家现在都喜欢上市?一上市十几倍、几十倍。把你口袋里面的钱骗走。他认为这个很简单、很轻松。这样长期下去我认为是有问题的。而且上市公司分的红利只要交10%的税收,实体经济分的红利要交20%的税收,这是在鼓励大家搞虚拟经济。所以今年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要搞实体经济,复兴实体经济。说实在的,明白的有点晚了,早一点明白这个的话,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包括改革开放开始的时候,国家给很多外资企业超国民待遇,我认为这样也很好。因为当时我们既没有资金,也没有技术,他到你这边生产成本低,他能赚钱。你说我们是制造业大国,他们的做法也功不可没。你不要认为我们中国政府只有那么大本事。是他原来那个具有市场,他把那边的市场搬到你这边来生产了。把我们的东西带出去。现在出口受阻,我们的企业根本没有国际市场的销售渠道,产品也是人家的,品牌也是人家的。无非是我们廉价打工,但是至少也为我们积累了一些资金,也积累了一些经验。我们有一些自己的国内企业也跟着一块起来了。所以现在是要稍微调整一下了。你现在鼓励出口,你的东西卖出去了,人家给了你一个白条,一个数字。人家汇率一变你什么都没有了。你何必要出口退税鼓励出口?还不如分给老百姓用,那是扩大消费,多分点钱,也不是中国所有的产品都供大于求。

记者:

2011年慈善无疑是最热门的话题。我知道您也创办了一个慈善基金,面对社会上对于慈善的信任危机,您的基金怎么能够保证它的公立性、可信性?

宗庆后:

现在是企业社会责任的问题。我首先创造财富,给国家交税收,创造就业机会。第二,我要让自己员工先富起来。你的员工在你这里工作,他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保护环境。你有能力你去做慈善。现在有人是贷款去做慈善。我认为这不是做慈善。你不是给社会做好事。还有一个关健词,做慈善不是救穷,要给他创造勤劳致富的平脱,让他彻底的脱贫致富。你要帮助他,给他一个平台。我们从城市到区县一级的都会做慈善。我们也没有张扬,因为我们还是比较有实力的。但是我们的慈善主要是在教育方面,另外是在大的灾害方面。过年过节弱势群体没有办法生活下去的,我们给他送钱。我们做的大部分还是在贫困地区建厂,解决他们就业问题。贫困地区收购他们的农产品、原材料。(文字来源:搜狐财经)

往期回顾

联系:010-88825632

本期责编:姚慧婷

出品:中国网财经中心

相关精彩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