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6月06日 星期六

财经 > 新闻 > 财经中国观 > 提速·贵州 > 正文

字号:  

中央"稳增长"落子贵州提速 经济洼地成新增长极

贵州秀美的风光。记者 万全 摄

贵州经济正在提速。记者 万全 摄

  中国网7月16日讯(记者 张世福 闻育旻)贵州,名称中虽有“贵”,却因贫穷而出名。当时间来到2012年,经济相对欠发达的贵州却出现在中国经济舞台的中央,吸引了全国乃至全球投资者的目光。贵州,这一传统意义上的“经济洼地”,因其后发优势,将成为中国经济“稳增长”最关键的落脚点,并很有希望成为中国经济一个全新增长极。

  贵州提速亟待弯道超车

  贵州长时间居于中国经济榜的末位,全省小康进程落后于中国平均水平8年,距西部的平均水平也要落后4年……连2010年刚刚履新贵州省省长的赵克志都不得不承认,从全国看,贵州仍是一个经济发展的洼地。他谈到,从总体上看,贫穷和落后仍是贵州的主要矛盾,加快发展是贵州的主要任务。

  他坦称,速度慢,方式粗放,工业化和城市化水平比较低,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交通和水利基础设施及教育、人才等都形成了对贵州发展的制约。

  贵州省认识到自身差距,便展开了后发赶超的征程。贵州省按照中央“稳中求进”的要求,确定了贵州工作的总基调、总目标是“稳中求进,提速转型”,总要求是“稳中求快、快中保好,能快则快、又好又快”,由此不难看出,“提速”实现弯道超车,已成为贵州渴望实现的目标和工作的重中之重。

  欲“提速”须先了解车况路况,贵州优势工业领域重有装备制造业、轻有白酒产业、茶产业等,此外还有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等等亟待开发。然而虽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但因社会观念等原因,贵州长期在市场竞争中处于劣势,且因地处边远山区,硬件条件也难比东部沿海地区。在这一背景下,中央政府能否出台特殊扶持政策,便成为贵州“提速”的关键。

  经济“稳增长”落子贵州

  自2011年下半年以来,欧美经济增速明显放缓,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欧洲深陷主权债务危机中难以自拔。外部环境低迷,中国经济本身也因主动调整结构而出现了增速回落的现象。

  在这一背景下,中国政府高层多个重要的经济领域会议中越来越多地重视到“稳增长”的重要性。

  2011年10月29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时曾明确提出,国内外环境十分复杂,出现不少新情况、新问题,必须保持清醒头脑,冷静观察,科学判断,未雨绸缪,做出正确的政策选择。会议提出切实把握好宏观调控的方向、力度和节奏。会议要求敏锐、准确地把握经济走势出现的趋势性变化,更加注重政策的针对性、灵活性和前瞻性,适时适度进行预调微调。

  去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明确提出,2012年中国经济工作的主要目标是稳增长、控物价、调结构、惠民生、抓改革、促和谐。稳增长替代控物价,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

  放眼已高速发展了三十余年的中国,东部沿海地区正处于转型调结构关键期,“稳增长”的重担自然优先放到了中西部欠发达地区。

  1月9日,国务院讨论通过了《西部大开发“十二五”规划》和《东北振兴“十二五”规划》。此次会议召开三天后,国务院就正式下发了《关于进一步促进贵州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号文件)。按照贵州省委副书记、省长赵克志的说法,这是“中央一次全面的‘给力’”。

  国发2号文件是首个从国家层面系统支持贵州发展的政策文件,文件指出,“贫困和落后是贵州的主要矛盾,加快发展是贵州的主要任务。贵州尽快实现富裕,是西部和欠发达地区与全国缩小差距的一个重要象征,是国家兴旺发达的一个重要标志”。由此不难看出,贵州提速,在中国经济全局、中央稳增长政策中具有何等重要地位。

  “当前,贵州已经进入加速发展的新阶段,站在了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我们一定要加快经济社会发展步伐,努力走出一条符合自身实际和时代要求的后发赶超之路。”赵克志告诉记者。

  贵州瞄准中国区域经济新增长极

  在经济赛跑中已经处于劣势的贵州,在国发2号文件出台之前便已经认识到了自身差距,展开了赶超。2011年贵州省地区生产总值达5702亿元,增长15%;固定资产投资5100亿元,增长60%;财政总收入1330亿元、一般预算收入773亿元,分别增长37%和44.9%;主要经济指标增速为近20年来最高,几个重要指标增量突破1000亿元。

  此次国发2号文件的出台,更是赋予了贵州一个实现“弯道超车”的绝好机遇。贵州接连用几个“全国第一”证明了自己的赶超决心:今年一季度,贵州省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14.7%,其中第一、二、三产业分别增长8%、17.7%、12.8%,增速均排全国第一。1—4月,贵州省2000万元以上口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7.4%,排全国第一;贵州全省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增长42.2%,增速排全国第一;500万元以上口径固定资产投资增长37.7%,增幅排全国第一……

  实现赶超发展的同时,贵州省上上下下也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发展不应走过去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而应在赶超的同时,大力推进转型,甚至以转型来进一步带动发展,获得更好的后发优势。

  对于2012年贵州的发展,赵克志曾表示,要做好“五个结合”,把加速发展与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结合起来,把发展经济与保护环境结合起来,把推进城镇化与新农村建设结合起来,把深化改革与扩大开放结合起来,把发展经济与改善民生结合起来。

  放眼“十二五”,赵克志更指出,贵州一要“赶”,赶上全国的发展步伐。二要“转”,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推动经济结构调整两大任务。贵州将加快工业经济由粗放型增长向集约型发展转变,加快工业产品从原材料粗加工向精深加工和配套加工转变,加快工业企业由小到大、由弱到强转变,走出一条具有贵州特色的山区城镇化道路。

  而在中央的通盘布局中,给予贵州后发赶超的政策优惠,用意并不仅仅是当地经济做大做强及民生的改善,更是为中国经济配置逆转全球经济下行趋势的新“发动机”,为中国打造迈向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全新增长极。(中国网财经中心)

  • 来源:中国网
  • 编辑:闻育旻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