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1月25日 星期六

财经 > 新闻 > 国内经济 > 正文

字号:  

6月PMI创7个月新低 二季度GDP或跌破8%(2)

  - 分析预测

  1 存款准备金率或将下调

  近期稳增长的政策陆续出台,其中央行已两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并一次降息,政策“适度”宽松已经非常明显,但实体经济回暖迹象并不明显,“政策是否有效”、“什么时候见效”成为市场争议的焦点。

  在上周末举行的陆家嘴金融论坛上,央行行长周小川表态称:“要继续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适时、适度进行预调、微调”,对此,学界一致预期还需进一步宽松政策。

  从目前的经济数据看,通胀压力正在不断减轻,对宏观调控也腾出一定空间。刘利刚和屈宏斌均认为,央行将很快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以保证中国经济能够在下半年出现快速的周期性反弹。

  屈宏斌认为,在今年下半年存款准备金率有200个基点的下调空间。刘利刚则表示,从市场端来看,由于降准可期,市场利率可能出现一定的下滑,这也将使更多的企业发行债券来降低融资成本。这也将降低企业对于银行信贷的过度依赖,使其融资结构更加多元化。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对于货币政策,如果6月信贷到万亿,那么7月可能不会下调准备金率;如果不到8000亿,7月就会再降准。

  2 二季度GDP或跌破8

  就在PMI指数再创年内新低的同时,多机构发布预测称,二季度经济增速仍在低位徘徊,破八的可能性大。

  国家统计局将于7月9日公布部分宏观经济数据。截至目前,已有多家机构发布对6月份CPI和二季度GDP数据的预测报告。

  交行金研中心的报告称,至今年一季度,我国经济增速已连续五个季度放缓,4月份工业增加值增速创近三年的新低以及5月份增速未有明显回升进一步扩大了市场悲观情绪。内外需求同步放缓是上半年经济弱势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欧债危机未出现根本性转机;另一方面,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在调控政策不放松、销售不畅以及资金来源受限等的影响下大幅放缓。预计二季度经济增速仍可能在低位徘徊,破8的可能性较大,其预测为7.8%左右。

  交行认为,在近期政府持续出台的一些稳定增长的政策作用下,5月份内外需求已经有恢复迹象,预计三季度经济增速有望企稳回升。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目前经济正处于年内探底回升的“U形底部”。不过三季度的回升幅度会相当温和,而不会像2009年那样迅速拉升。政策将保持“中庸”,与2009 年相比,本轮政策刺激的力度明显温和。

  3 6月CPI或大幅回落

  此外,多机构还预测称,6月CPI涨幅较上月将继续较大幅度回落。

  第一创业证券认为6月CPI同比上涨2.2%。其中,食品价格对CPI贡献1.3个百分点;非食品价格对CPI贡献0.9个百分点。就6月食品价格而言,估算各品种的环比价格,虽然是涨多跌少,但上涨品种中除鸡蛋价格有10%以上涨幅外,其他品种均涨幅不大;而跌幅最大的蔬菜价格,下跌幅度接近20%;猪肉价格也有2%左右的跌幅。而就6月工业品出厂价格而言,受国际原油价格下跌影响,成品油和化工产品价格的跌幅较大。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对6月CPI的预测是2.4%。其报告称,今年一季度CPI同比去年四季度已下降0.8个百分点,预计二、三季度CPI同比将继续下行,如不出现新的涨价因素,预计三季度CPI同比将维持在3%以下的较低水平;第四季度将有所回升,全年CPI同比涨幅在3%左右,较上年明显回落。年内陆续推出的资源价格改革措施可能会使物价下行速度放缓,但总体来看都不会改变全年物价整体回落的趋势。

  - 声音

  当前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是没有把国内这一根本的问题解决好,目前我们的问题并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消费与内需的问题,而现行这种宽松的货币政策,会带来经济的下滑,乃至‘滞胀’。要摆脱当前的困境,对外应当坚持自由贸易的理念;对内则应该沉下心来,解决好当前存在的结构性问题。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

  导致中国经济下行的原因有三,一是早前为了控制通胀,紧缩政策导致了政府在基建领域的投资下降;二是控制房地产市场的一些政策,对宏观经济的影响逐步显现;三是美欧等海外市场的需求仍较弱。在宏观政策、财政货币逆周期调整的时候,更应该维持和加强对房地产的调控,绝对不应该放松,否则就会前功尽弃,对中国经济的长远发展是不利的。

  ——中国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

  • 来源:新京报 作者:苏曼丽 李蕾 刘兰兰
  • 编辑:蓝宇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